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六十章 神国中的杀戮
    一般来说,大家遇到马贼,都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只要将马贼杀退就算了,很少有像张百仁这般主动追击的。

    要不是张百仁看穿了这伙人的破绽,知道中原门阀世家搀和其中,也懒得去管麻烦,他这个人最怕麻烦。

    但对方既然是冲着自己来的,这麻烦肯定绕不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自己是什么人了?

    与神祗一场大战,张百仁诛仙剑意出其不意的创伤了神祗的神体,盯着那流光远去,张百仁眼中带着一抹冷笑:“逃?逃得掉吗?中了我的诛仙剑气,你必死无疑。”

    说着话张百仁干脆连老鼠都收了,循着剑意感应向着远处神祗所在方向追了过去。

    一场大战停息,纳兰家的商旅此时你看我我看你,没想到一场大战就这么结束了,本以为是一场龙争虎斗,不曾想居然几个交锋的功夫,战斗已经停息。

    见到张百仁远去,铁军道:“大小姐,咱们追不追啊?”

    “白痴,莫要给自己找麻烦。此事没那么简单,不然小先生也不会主动追出去”纳兰静钻回马车:“继续安营扎寨,等候小先生回来。”

    村寨

    无数村民正在狂热跪拜,只见一道神光闪烁,瞬间落在了庙宇中,无数泥沙汇聚形成了雕塑,一道波动从祭祀脑海中闪过:“门外有一稚子,务必将其斩杀!不得有违!”

    “神谕”祭祀一愣,随即攻击道:“谨遵法旨。”

    说完后满脸狂热道:“神上大人口谕,门外有一稚子,尔等速速将其斩杀!”

    “是”无数狂信徒喊了一声。

    “村寨!”

    张百仁站在村寨外,瞧着修建起来的微小城池,眼中露出一抹怪异笑容:“难得!难得!这里居然还有这种异域城池,这便是那神祗的根基所在,只要我入城斩杀了神祗的根基,便可将其彻底覆灭。”

    诛杀神祗的事情张百仁不是第一次做,心里没有半点负担。

    “嗯?气氛有点不对劲,怎么有些风雨酝酿的味道”张百仁摸着腰间剑柄。

    “小子,快点滚开,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一位身穿异域服饰,手中拿着钢刀的汉子,看起来仿佛是沙俄人种,身材高大壮硕的站在城头上,俯视着张百仁瘦小的身影。

    “神祗大人有令,将这小子斩杀当场,万万不可叫其入城,尔等还不速速动手!”一袭怪异服饰的祭祀出现在城头,只见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几十位汉子手中持弯刀向着张百仁杀了过来。

    “你们怎么不动手?”大祭司转身看向了败逃而回的一群人。

    这些人早就被张百仁吓破了胆子,哪里敢出城和张百仁为敌?一时间呆愣愣的站在那里,迟迟不敢动手。

    “难道你等要违背神祗法谕吗?”大祭司话语阴沉了几分。

    众位汉子站在那里默然不语。

    此时只听得一声惊呼,叫大祭司转过身。

    “怎么可能!”看着下方的杀戮,大祭司目瞪口呆。

    一面倒的屠杀,面对着寒光闪烁的长剑,武士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化为了一具尸体倒在地上,血液染红了泥沙!

    狂信徒也不是傻子,眼见自家人数已经死了大半,纷纷带着一阵阵狼哭鬼嚎跑回去,迅速关闭了城门。

    长剑入鞘,似乎对于地上的尸体视若不见,张百仁声音淡漠无波:“贫道张百仁,欲要见尔等尊神!”

    “放肆,你是何等身份,区区一只卑微的凡俗间蝼蚁,神上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祭祀嗤笑一声:“当真不知天高地厚。”

    “这么说,尔等是不肯放我进去喽?”张百仁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怀抱着长剑,周身仿佛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的纱衣,似乎神明转世,降临人间,有太阳为之加冕。

    “此乃神祗法谕,你小子就算是再厉害,又能如何?这城中两万人口,你杀的完吗?”祭祀冷笑,手中的拄杖轻轻一点,只听得一阵轰隆,地面卷动,沙土开始缓缓凸起,形成了一个个泥沙组成的小人,向着张百仁杀来。

    “不堪一击!”

    弹指间长剑出鞘,剑光仿佛是电石一般,所过之处沙人纷纷溃散,这一幕瞧得城头祭祀面色一变。

    就在此时,城中一道神光垂落,无数沙人居然发生了质的变化,居然凝聚压缩化为了石头人,身子轻盈的向着张百仁杀来。瞧着石头人手中石刀,张百仁可不敢以肉体尝试。

    “不肯开门!”张百仁避开石头人,手中困仙绳猛然自袖子里射出,不等祭祀反应过来,已经被困仙绳绕住了脖子。

    “不要!”祭祀凄厉的吼了一声,有侍卫疾步上前,欲要斩断困仙绳,可惜张百仁速度太快。

    “砰!”

    沙尘卷起,张百仁困仙绳一拽,祭祀已经抛飞自城头坠落,化为了肉泥。

    施法者死亡,石头人僵硬在哪里动也不动。

    “祭祀死了!”

    “天塌了!”

    “祭祀居然真的死了!”

    城中村民一阵惶恐。

    “小子,你当真要赶尽杀绝不成!”城中传来神祗的怒吼,一把石矛破空,卷起层层引爆欲要将张百仁钉死。

    张百仁脚步一划,避开了石矛:“当然要赶尽杀绝!你既然胆敢对我出手,不付出代价怎么行!”

    张百仁能清晰的感应到剑丝在不断破坏神祗体内的神体,吞噬着其神力壮大自己,弄得神祗手忙脚乱。

    “小子,此地乃是本神法域,你可要想好了,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神祗冷冷一笑。

    “鱼死网破?可惜你是鱼,但我却不是网,我是渔夫!说鱼死网破,你没资格。”

    “小子,是你逼我的!”神祗一声怒喝,一根地刺突然窜出,差点将张百仁的子孙根给切掉。

    “好狠毒!”张百仁惊得一身冷汗,接着却见城门前密密麻麻的地刺猛然窜出,似乎要将张百仁扎死一般。

    “嗖!”困仙绳飞出,卷住了城门前的垛子,张百仁整个人被困仙绳拉了上去。

    “嗤”

    “嗤”

    破空声不停,地上、城墙上地刺不断冒出,根本就不给张百仁落脚之处。

    “铛!”

    长剑惊鸿,削铁如泥,无数石刺被斩断。

    “杀!”

    城头上众人被眼前一抹惊呆了,神祗与凡人大战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眼见着张百仁杀上城头,几十位信徒在次拿起钢刀劈砍而来。

    “麻烦!”张百仁心中暗自一叹,地刺已经叫自己疲于应付,更何况是几十位武士。

    关键时刻张百仁一截发丝脱落,瞬间刺破了空气,还不待一群狂信徒接近,已经洞穿了对方的眉心。

    “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陷仙剑气已经进入你的身体,会逐渐锁住你的神力,束缚你的身体,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你施展神力越快,陷仙剑气对你的束缚也就越大!”张百仁丹田中一缕紫气升腾,化为了精纯的生命力缓解着肉体的疲乏。

    “好狠毒的小子!”神庙中传来神祗咬牙切齿声音。

    神祗也不是没想过逃,但这里是他的神国,他能往哪里逃?域外神祗与中原的神祗可不一样,对于地盘的重视超乎了想象。

    “嗤!”

    血液喷溅,瞧着一具具倒下的尸体,张百仁大腿殷红,一瘸一拐的看着面露畏惧之色的城中武士。

    地刺已经消失,只是张百仁大腿上的一片血肉模糊,叫人看起来颇为心惊肉跳。

    一场苦战,足足持续了一日的时间,从清晨持续到第二日黎明,当天边紫气又一次升腾而起,张百仁知道自己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