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六十一章 自立神仙
    地刺不断冒出,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几米长的、几厘米长的,犬牙交错参差不齐。

    面对着密密麻麻的地刺,即便张百仁手中‘屠龙’可以切金断玉,也依旧难以完全护持己身,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各种地刺,叫张百仁防不胜防,身上不断留下道道伤口。

    这一战从日上三竿直至深夜,然后到太阳东升,一缕精纯至极的太阳之炁升腾而起,被张百仁吞入腹中,精纯无比的生命能量滋润着张百仁的伤口。

    看着泛红的天边,张百仁知道,自己反击的时候到了!

    有太阳之力的加持,张百仁精气神再次恢复到巅峰状态,身上的伤口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凝聚,然后就见张百仁手中长剑横推,困仙绳射出缠绕住了远处的一个高大建筑,忽悠一下荡了过去。

    “嗤”

    “嗤”

    “嗤”

    阵阵破空声响起,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地刺冒出来,就等着张百仁落脚将其串成冰糖葫芦。

    “嗖”

    困仙绳的另外一端在张百仁手中拉伸,捆住了远处的一座建筑,张百仁脚踏绳索,迈步向着城中心的神庙而去。

    走钢丝,这还是张百仁刚刚想出来的办法,空中没有地刺,神祗又能奈自己如何?

    不过张百仁想多了,只见地刺瞬间暴涨,拔高十几米,欲要将绳索刺断。

    “你也就这点本事!”张百仁拿着屠龙,此时远处的神庙已经在望。

    张百仁很羡慕那些突破音速亦或者是能够飞行的人,若能突破音速或者是御空飞行,就不会有如此麻烦,想要靠近神祗都这么难。

    好在有困仙绳在手,不然今日只能无奈退去。

    “嗖!”

    对于身后欲要刺断困仙绳的地刺张百仁不管不顾,此时连续八步迈出,仿佛缩地成寸一般,几个闪烁还不待神祗回过神来,已经来到了神祗的神庙之前。

    看着耸立在庙宇中,眼眉倒竖的神祗,不给神祗施展神力的时间,只见屠龙化作了流光,一道诛仙剑意迸射,刺破了虚空,洞穿了神祗的胸口。

    天外飞仙!

    两股剑气里应外合,陷仙剑气在其内,诛仙剑气在其外,神祗的法体被陷仙剑气牢牢锁住,动弹不得分毫。

    张百仁面带笑容的走了过去:“怎么样!这种逐渐走向死亡的滋味不好受吧?听人说神祗一旦死亡,就是彻底的魂飞魄散,再也无法转世投胎,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只要你肯交代了背后的家族、势力,放你一命也并非不可以!”张百仁瞧着神像。

    神像拼命的眨眼,但却是动弹不得!眼睛里带有一股焦急之色。

    “负隅顽抗?对你家族倒是忠心。贫道最讨厌与尔等家族之人打交道,一个个对家族忠心不移,最是难缠!真想不明白,你都要魂飞魄散了,家族的兴衰与你有半点关系吗?为何就想不明白呢!”张百仁仰头一叹。

    神像瞧着张百仁,一双眼睛鼓起,死死的盯着,拼了命的眨眼睛。

    “哟,怒气勃发啊!看你是条汉子,今日就给你个痛快!我这个人最敬重汉子”张百仁似乎在自语。

    衣衫褴褛,浑身血液模糊的张百仁背负手掌在庙宇里转悠了一圈,神像眼珠子不断的转动,面露焦急之色。

    “可惜了!”

    神像在拼命的眨眼睛,张百仁不为所动。

    “你就安心地走吧,在我这诛仙剑气之下,魂飞魄散都做不到,只能彻底化为剑气的养料,也算你死得其所”张百仁背负双手,面露笑容。

    感受到神像眼中传来绝望的目光,光彩逐渐暗淡下去,彻底化为了泥塑,两道剑气回转,落入张百仁的剑胎内,却发现诛仙剑气与陷仙剑气似乎吃了大补之物一般,壮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砰!”泥塑爆开,化为沙尘满天飞。

    “我倒是忘了,你已经被陷仙剑气锁住了神体,开不得口!”张百仁拍了拍脑袋,诛仙剑气与陷仙剑气收回,才发觉到了哪里不对劲。

    原来问题居然出现在这里,陷仙剑气确实是霸道无比,之前一场大战张百仁疲乏至极,居然忘记了这茬。

    收回屠龙剑,此时远处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张百仁抚摸着剑柄,部族之人面带惶恐的站在门外,迟迟不敢动作,一双眼睛中满是恐惧。

    将神像脑袋随意踏在脚下,看着外界的一群人,张百仁手中剑光流转,瞬间一块人腰粗细的木头被张百仁切断。

    “唰”

    “唰”

    “唰”

    剑光流转,木屑横飞,待到剑光收敛,只见一尊木雕落在了大堂之中,一抹剑气打入了木雕的眉心,张百仁手中一道空白、金黄色的符诏乘人不备塞入了木雕的脑后,然后被其瞬间封死。

    细看那木雕,居然与张百仁一模一样,分毫不差。眉毛、眼睛、鼻子、耳朵,甚至于脑后的三千青丝也被雕刻上。

    瞧着下方的众人,张百仁面无表情道:“贫道宰了尔等部落神祗,神祗如此无用,反倒不如拜我!日后不许尔等拜神,尔等只能拜我!听懂了吗?”

    冷冽的声音在耳边回荡,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眼中满是迷茫,一时间不知所措。

    张百仁长剑在地上‘铛’‘铛’戳了两下:“听懂了吗?要么拜我,要么死!”

    “听懂了!”

    “小人听懂了!”

    “我等听懂了!”

    一群人连连点头,似乎生怕开口晚了就会被张百仁劈死一般。

    “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叩拜!”张百仁话语阴冷道。

    一言落下,众人手足无措连忙上前纷纷叩拜,拿着一注注香火插了上去。

    整个村寨几万人,全都跑过来跪拜,场面恢弘至极。一时间烟火冲天,宗教氛围伴随着地上血腥的铺垫,更加浓郁了几分。

    “信我者可得永生,死者必定复活!”张百仁话语犹若喃呢,传入了下方群众耳中。

    咔嚓!

    一道晴天霹雳划过沙漠上空,叫人忍不住心中一颤!

    晴天霹雳,沙漠怎么会有晴天霹雳的?

    张百仁小心的看了天空一眼,瞧着下方战战栗栗跪拜的群众,瞧了跪拜的众人一眼,转身走出庙宇来到水井旁,只见井中水流凭空卷起,冲洗着张百仁身上的血污。

    看着大腿上翻滚模糊的血肉,张百仁轻轻一叹,这伤势可不轻,差一点就伤到骨头。

    伤到骨头是一辈子的大事,武者最忌讳的就是伤到骨头,道人虽然没有武者那么严重,但伤到骨头依旧会折损元气,坏了修行。

    细致的清洗了伤口,小心翼翼涂抹好膏药后,张百仁找出布条包扎完毕,运转朝阳之力修复着伤口,瞧着破损的城池,乘人不备之时,转身悄悄溜走。

    之所以在此地立下神庙,张百仁倒是很想知道,自己立下属于自己的神像,以后自己会不会成神?

    张百仁抚摸杵着屠龙,一瘸一拐的走出城池,向着沙漠而去。

    “小先生!你怎么样,你没事吧?”铁军遥遥的看到一瘸一拐的张百仁,连忙迎了过去。

    张百仁哀叹:“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吗?还不快点将我扶进去。”

    听了张百仁的话,铁军连忙扶住张百仁,招呼了一声:“速去通传小姐,就说小先生回来了。”

    帐篷里

    看着大腿上包扎了层层的纱布,大小姐好奇的打量张百仁:“小先生是赢了还是输了!”

    “我都付出这么大伤势,若在不赢,那也太没天理了!不过在神祗的地盘与其争斗,可真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