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六十九章 一剑杀三雄
    只要是个女人,面对色眯眯盯着自己的男人,尤其还不断评头论足,心里都会怒火冲天。

    “啪!”张百仁袖子里的手抓住了纳兰静的胳膊:“交给我就好!”

    “我只听过北极熊、黑熊,什么土浑三雄还真未听过”张百仁缓步上前,此时坑中的众人目光齐齐望了过来,包括众位探子。

    “小子,你敢戏弄我们!”熊大面色不变,依旧笑眯眯的看着几人,不过眼睛里却多了几分阴冷的味道。

    “戏弄又能如何?”张百仁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也开始喜欢废话了。

    “稍后老子会将你抽筋扒皮,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将你浑身骨头彻底敲碎”熊大阴冷道。

    “土浑三雄!”张百仁似乎在自语,但场中众人却听得清清楚楚:“你们说,杀你们需要几剑?”

    “杀我们?这小子说要杀咱们,莫不是被吓傻了”熊二似乎听到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眼中满是诧异,对着其余两位兄弟怪叫了一声。

    对于三雄视若不见,张百仁手掌落在了袍子里的剑柄上:“我杀人从不留情面,管教你魂飞魄散的希望都没有,彻底在世间抹去。”

    说着话一抹璀璨的光华迸射而出,时空似乎被无限拉伸扭曲,感知被无限迟钝。

    天空广大,白云却逐渐退去,夕阳远走,唯有这浩荡苍茫,仿若诛杀逆党的一剑自天而降,剑光充斥着三人的全部感官。

    锋芒!

    无可匹敌的锋芒!

    剑光轻轻一抖,抖出了三朵梅花,轻而易举的送入了三位武者喉咙之中。

    三雄变成了死熊。

    捂着脖子上的血痕,三雄犹自不敢置信的看着张百仁,他们之前心中想过将张百仁如何折磨致死,但却从没想过死的居然会是自己!从没想过!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一剑!

    仅仅一剑而已!

    土浑三雄的眼中满是不甘,他们或许想到自己以后某一天会被人死,但绝对不是今天!更没想过自己会死在区区一个稚子手中,而且还死的这么窝囊,被人给一剑秒杀了!

    感受着剑气在寸寸摧毁着自家的经脉,土浑三雄身子摇摇欲坠,不断扭曲,最终无力跌倒在地,身子抽搐着化为了干尸。

    不单单土浑三雄不敢置信,便是张百仁身后的纳兰静也不敢置信,她站在张百仁身后瞧得清清白白,明明是很普通的一剑,张百仁出手的速度甚至于不会武功的孩童都能躲开,但偏偏土浑三雄面对着张百仁的一剑仿佛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一般,毫无反抗之力引颈待戮。

    纳兰静惊呆了,一边土坑中的各大家族探子也惊呆了,瞧着地上化为了干尸的土浑三雄,众人眼角抽了抽,一时间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土浑三雄是怎么死的,就那么被张百仁轻轻松松一剑杀死了。

    “小先生,你这一剑有何玄妙?”纳兰静忍不住开口。

    没有面对过张百仁长剑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在张百仁剑下有多么恐怖、多么无力。

    道士可以抵抗张百仁的剑意,但却抵抗不了张百仁的手段。

    武者能抵抗张百仁的手段,但不到易骨大成根本就抵抗不得张百仁的意志。

    武道分为三境,易筋、易骨、见神不坏。

    其实武道可以称之为混元之路,犹若道家抱丹一般,易筋境界,打磨周身经脉圆满,然后不断锤炼,使得筋脉与血肉唯一,此谓之筋肉混元。

    筋肉混元无分彼此,整个人视个人先天体质,最弱的易筋大成武者都有七八百斤的力道。

    在之上易骨,骨骼蜕变之后,将骨骼与血肉经脉混合锻造为一,密不可分。

    此谓之易骨混元。

    在之上乃是见神不坏,为混元第三重境界。

    所谓的三重混元,是修行界人说法。军伍之中依旧是易筋、易骨、见神不坏。

    也有人易筋之后不去理会血肉,而是直接易骨,这样一来可以省去时间,减少许多花销,不过双方之间实力的差距虽然说不上天地之别,但也可以清晰的看到鸿沟。

    有的时候只要你功夫、火候到了,不用你去刻意修炼,自然能血肉混元、筋骨混元。

    一个是水磨磨的功夫,一个是自己主动修炼,差距还是有的,而且还不小。

    对于纳兰静的话,张百仁双手插进袍子里:“这三个家伙见我年幼,不曾将我看在眼中,没有半分的防备。有心算无心,这三个狗熊若不死,简直没有天理。”

    法明和尚嘿嘿一笑,跑过去在土浑三雄身上摸来摸去,准备发死人财,不断掏出各种金银器物。

    张百仁看着下方挖掘出来的的黑洞不语,纳兰静站在张百仁身后心中一阵诽谤:“谁能想到你小小年纪便可搬运河车踏入大高手的行列!而且走得还是最偏激的剑仙路子,不单单是土浑三雄,任何没听过你名号的高手遇见你都不会对你有任何防备。”

    “咱们什么时候进去?”纳兰静看着张百仁。

    “如今天色渐暗,进去可是不大妥当,最好明天日出之后再进去的好”法明和尚在一边插嘴:“楼兰古国在埋葬了几十万人口,在经过几百年发酵,恶鬼无数,鬼王估计也有不少,咱们天黑进去只怕是凶多吉少。”

    “蠢!愚不可及!”张百仁鄙夷的看了法明和尚一眼:“这古国之中不见天日,天黑进去和天亮进去有什么区别。”

    “哎,老三你们怎么冲进去了!”

    人群忽然紊乱起来,只听得下方大坑中一阵紊乱,纳兰静闻言顿时一惊,便要动作,却被张百仁伸手拦住。

    “不用着急,楼兰古国岂是那么好进的?贸然进去只有死路一条,就知道这些各大世家的探子不安分”张百仁话语不缓不急。

    “主家,不好了,居然有一些混账趁机冲了进去”有一个汉子跑过来禀告,眼中满是焦急之色。

    “忠义之辈也!算工钱的时候多给他结算五十两银子!”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听了张百仁的话,那汉子闻言顿时满面大喜,连连叩首:“多谢老爷!多谢大老爷!”

    “咱们怎么办?”法明和尚略带焦躁道。

    张百仁自怀中掏出了三个面罩,与寻常面罩不同,这个面罩有拇指厚,里面装了不知是什么东西,仿佛口罩一般被张百仁拿在手中,递给了纳兰静与法明和尚。

    “这是什么东西?”纳兰静好奇的抓住手中面罩。

    “简单的防毒面罩!”说完后张百仁将防毒面罩带上,一边的法明和尚与纳兰静学得有模有样。

    “去准备火把!蜡烛!”

    有侍卫立即将火把蜡烛递上来,纳兰静道:“将五百役夫带回城中,此地已经不安全了,免得被人无辜杀戮。”

    “是!”

    有侍卫应了一声,开口高呼:“大家任务完成,随我回城领赏。”

    听闻此言,下方役夫欢呼,有的人欢天喜地离去,有的人却依旧站在原地未动。

    “我知道你们的身份,你们若是安分守己也就罢了,若敢捣乱有尔等好受!”张百仁看了两百多人的探子,拿住一支火把缓缓点燃,将火折子藏好,然后看着身边的纳兰静与法明和尚:“准备好了吗?”

    “嗯”

    二人齐齐点头,应了一声。

    张百仁纵身跳入大坑里,周边探子纷纷让开身子,看着那黑兮兮的坑洞,张百仁点燃火把随手扔了进去。

    只见火把坠落,离地大概有十几米。

    火焰熊熊,不见熄灭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