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七十八章 小鱼人珠
    张百仁漫步在干尸大军之中,逆着干尸大军的潮流而上,没有卷起任何浪花。

    张百仁个头太矮,远处的众位阳神真人看不到他,周边的干尸大军更看不到他。

    身前路过的干尸大军欲要将张百仁吃掉,只是刚刚触及到张百仁的衣袍,便已经被四道剑意诛杀,身上的死气、杀机被剑气席卷一空,成为了四把长剑的养料。

    张百仁可以确定自己目前所在位置,不断默默推算,低着头似乎不将眼前的干尸看在眼中,只是自顾自自的缓步行走。

    也不知走了多久,张百仁的脚步终于停顿下来,此时身后的阳神真人已经不见了踪迹,入眼处唯有铺天盖地的干尸大军。

    “楼兰!”看着城墙上的字体,张百仁嘴角露出了笑容,这里是楼兰古国的国都。

    在这里汇聚了楼兰最有钱、最有权的人,富商、权贵云集。

    “嗖”

    “嗖”

    “嗖”

    一道道五鬼冲天而起,呼吸间没入了古国国都中,搜刮着城中各大权贵府邸中的宝物。

    张百仁缓步走入国都,虽然历经五百年,但国都的样子在模糊中依旧可以看得出当年的恢宏、雄伟。看也不看城中的权贵府邸一眼,张百仁时间有限,哪里会在此地耽搁时间。

    直接来到楼兰的国都皇城,一张张狰狞恐怖的尸体依靠在皇城墙壁,亦或者面容扭曲的倒在地上,可见其死前是何等痛苦。

    张百仁默然,皇城大门半掩,直接走入大门,向着楼兰古国的府库而去。

    所有的干尸都已经冲了出去,所以皇城之中反而显得空荡荡,亦或者王者逝去的威严震慑着城外的干尸,使得皇城化为了一片宁静之地。

    此时铺天盖地的五鬼搬运着各种金银宝物落入张百仁袖子里,金银饰品、玉石。至于说灵药之类就别想了,五百年过去早就成为灰灰了。

    轻轻触摸着发凉的大理石栏杆,宫殿依旧保存完好,推开一扇扇大门,似乎往日的辉煌在眼前流转而过。

    张百仁手指抚摸栏杆,眼角带着一抹沧桑:“雕栏玉彻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岁月变迁历史更迭莫过于如此!”

    看着宫殿中的一具具干尸,宫娥身上衣衫完好,看得出当年楼兰古国确实富得流油,宫娥的身上都是金银玉器悬挂。

    死人财张百仁虽然不介意,但这种无辜之人,张百仁还真不想伸手的。

    死人也要体面,也要尊严。

    皇宫中一片沉寂,此处距离战场太远,天空中的太阳之光难以照射过来,但好在皇宫中夜明珠一颗颗悬挂,整个皇宫虽然不能说亮如白昼,但也胜过路灯。

    来到古国的大殿,大殿中只有十几位臣子。在大殿的正中央乃是一位身穿金缕衣的男子,身披龙袍,虽然已经化为了干尸,但模糊中依旧可以看得出当年的威风。

    楼兰古国的印玺被楼兰皇帝拿在手中,张百仁看了印玺许久才轻轻一叹:“帝王尊严,死后不应折辱!亵渎!我收了皇宫中的宝物,就放过你吧,也算是破财免灾!”

    皇帝身上随身之物一定是最值钱,最有价值的,但张百仁却没有伸手。

    瞧着大殿中的那一具具干尸,张百仁转身走出大殿,开始了自己的搜刮之旅。

    楼兰古国地图上明确的标着楼兰皇宫里各大宫殿所在,张百仁二话不说直接奔着库房而去。

    皇宫中一具具身穿侍卫衣袍的干尸就那般站在那里,五步一岗十步一台,生前的容貌栩栩如生,只不过干瘪了下去。

    来到府库门外,大门前站着一排风干的侍卫。

    左右打量一阵,那看起来服饰不错的男子貌似是众人的头头,张百仁在干尸身上一阵摸索,自其腰间拿出一串钥匙,打开了府库的大门。

    “这锁具居然只有少许锈迹,可见古国成为干尸国度不是没有理由”轻轻的推开大门,沉寂了五百年的楼兰古国府库,终于再次迎来了新的生机,楼兰古国的秘密也将要在张百仁眼前一一展露而出。

    宝光冲天,晃得人眼花缭乱。

    什么叫富可敌国?

    什么叫财大气粗?

    大隋国库张百仁没见过,但眼前楼兰古国的国库张百仁算见识到了。

    无数的珠宝就仿佛垃圾一般随意堆积在地上,一口口朱红色的大箱子堆成一座座小山。

    “啪”张百仁拿出钥匙打开一口箱子,眼中瞳孔一缩。

    还好自己之前没有暴力破门,箱子中居然藏有暗器,只要自己不守规矩,没有使用专门配置的钥匙打开箱子,便会有机关射出,甚至于引发连锁反应。

    好歹也是一国府库,没那么简单!

    自从走入库房后,张百仁就感觉自己周身上下每一寸毛孔、肌肤都在不断炸开,似乎被某一种大恐怖之物盯上了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五百年,这古国之中的暗器是否还有用!”张百仁嘀咕一声。

    “有用,当然有用!”一道低沉的话语响起,唬得张百仁一个激灵,差点跳起来。

    整个死寂的国度忽然有声音传出,若说不害怕是骗人的。

    “谁?谁在开口!”张百仁猛然攥住了袖子里的困仙绳。

    “小伙子,你别害怕!老夫已经犹若风中烛火,害不得你!老夫不过是想要与你做一笔交易罢了!你且上前走三百步”声音低沉道。

    “交易?”张百仁闻言一愣,打量着整个府库,迟迟没有动作。

    “怎么,你一个大活人,难道还怕我一个苟延残喘的死人不成?”话语转为了嘲讽,似乎在取笑张百仁的胆子不够。

    “我有剑诀护体,那个能害我性命?”张百仁冷冷一笑,不动声色迈步走出。

    楼兰的皇宫府库确实不小,张百仁走了三百一十七步,方才止住动作,然后瞳孔猛地急速收缩:“小鱼人珠!”

    有的东西,你即便是仅仅看到他的样子,就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

    “小子,你倒有些眼力,这小鱼人珠你也识得!”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是从小鱼人珠中发出的。

    小鱼人珠虽然带有一个小字,但却一点都不小,足足有篮球那么大。

    在小鱼人珠中,一道模糊的影子沉浮不定。

    “是你在召唤我?”张百仁看着人影,心中暗骂:“小鱼人珠确实是逆天,都已经过去五百年了,这老东西怎么还没有死。”

    “正是老夫,你小子倒是厉害,外面那么多高手,甚至于阳神大高手也有不少,但却偏偏只有你最先走入皇宫,可见你是众人里最独特的,最关键是……卧槽,老夫看花眼了吗?你小子今年多大?”说着说着小鱼人珠里面的人影忽然爆了粗口。

    “七岁”张百仁甜甜一笑。

    “不应该啊,你年纪这麽小,如何搬运河车?”人影话语中满是不敢置信:“不知你师父是何等高手?”

    张百仁笑而不语,那人影苦闷道:“果真世事变迁,外面的修行已经兴盛到如此地步了吗?区区七岁稚子便可搬运河车!”

    张百仁不接话,只是看着人影。

    “这次楼兰古国之事,你师父曾来了?”

    张百仁摇摇头,那人影道:“可惜!”

    “你说要与我做交易?”张百仁看着小鱼人珠内的人影。

    “不错,确实是要与你做交易”人影道。

    “什么交易?”张百仁指尖一缕发丝不断游走。

    “老夫要你出手超度我!助我转世投胎!”人影缓缓开口。

    “转世投胎?”张百仁略带沉思:“你生前是何等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