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九十章 禹王鼎出天下惊
    胡乱的吃了一点早餐,张百仁背上剑囊走出纳兰家庄园,却不知此一行,惹得滔天巨浪,江湖翻滚四海倾覆。

    有道是: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间,不甚人间一场醉。提剑跨骥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英雄路远掌声近,莫问苍生问星辰。天地有漄风有信,大海无量不见人。

    此一行天翻地覆,江湖震动。

    此一行乾坤翻转,日月无光。

    自此之后天下无人不识君,江湖巅峰留姓名。

    狂沙卷起,粉尘飘扬,无边的沙漠上居然凭空卷起了阵阵狂风,天地磁场悄然偏移。

    但这一切张百仁不知道,只是一个人孤单的在黄沙中行走。

    张百仁明白铁军意思,知晓铁军的心思。

    寻宝之路,一般非绝对亲近之人,是不会走在一起的。

    遇到了一件宝物,大家都很想要,怎么分?

    有人或许会说折算成银钱,但有的东西就算你富可敌国也绝对买不来。

    就比如说返阳花,谁能买的来?

    天地间仅此一朵,独一无二!

    脚踩在松软的黄沙上,只留下浅浅的印记。

    天空烈日煌煌,对于寻常人毒辣无比,但对张百仁来说,却是无比的温和。

    张百仁蹲下身子抚摸着脚下黄沙,所有热量瞬间被吸收的一干二净,看了看天空中耀耀骄阳,莫名其妙的揉了揉耳朵:“怪哉,今个总觉得心神不宁,莫非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瞧着一路上过往的武者、道人,有中土人士,有西域诸国的修士,张百仁稚嫩的面孔格外吸引人。

    “这间庙宇倒是怪异!”张百仁驻足在一间庙宇前。

    庙宇残破,残垣断壁林立,与此地异域风格的神庙不同,眼前庙宇带着浓郁的中土风格,倒塌的墙壁上雕刻着一幅幅字画,字画上似乎记录的是上古先民字体。

    张百仁抚摸着脚下黄沙,捡起地上的一块木头,看了看后挫了搓牙花子:“居然是金丝楠木打造,整座神庙都是金丝楠木打造,也不知是谁的庙宇,好大手笔。”

    庙宇内有许多人与张百仁一样闲着无聊到处逛游,一双双眼睛看着庙宇周围,不断在尘埃中翻找。

    庙宇很大,虽然只留下残骸,但依旧可以看得出以前兴盛之时的样子。

    建筑残址连绵,露天的房屋数不可数。

    庙宇的地面是青石铺就,在庙宇大堂里摆放着一尊已经裂开的神像,神像左手拿着一把硕大的斧头,右手杵着拐棍,神像脑袋已经不知所踪。

    在神像下方是一口大鼎,大鼎里香火灰烬堆积,是平日里专门用来插点香火的地方。

    大鼎的周边挂满了蜘蛛网、灰尘,没有人会去在意一个鼎炉,尤其是用来插香的鼎炉。

    好的铁器钢材都用来铸造兵器,唯有剩下的炉渣才会用来铸造鼎炉之类的物品。

    张百仁背负双手,有武者进来走一圈,没有发现什么踪迹,便立即转身离去。

    张百仁站在庙宇中,第一眼就落在了神像上,瞧着一边落满灰尘的雕像,张百仁轻轻一叹:“也不知阁下是我中华哪路神祗,居然流落塞外,香火断绝,实在可惜!”

    说完后张百仁拿出袖子里的扫把,卷起阵阵灰尘,清扫了一下庙宇里的雕像,然后拿出布匹擦拭一番,跳下了神台,看着神像脚下的大鼎,布满了蜘蛛网与灰尘,拿出扫把卷起阵阵尘埃,惹得庙宇里的武者、道人吹胡子瞪眼,但却没有说什么,捏着鼻子退了出去。

    张百仁拿出一柱香火缓缓点燃,看着冲天而起的袅袅青烟,轻轻一叹:“岁月变迁,沧海桑田,时光可以埋葬一切。不知几百年后,我会不会落得与你一般,被这尘世所遗忘,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诉说往日的辉煌,喃呢着过往的凄凉。”

    说完话张百仁收回目光,正要转身往外走,却脚步忽然猛地一滞,转过身仔细盯着眼前布满灰尘的大鼎。

    岁月实在太久,即便是张百仁擦拭,大鼎也看不出丝毫模样,整个外壳看起来像是锈渍斑斑布满了污垢的钱币,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样子。

    但不知为何,张百仁透过鼎炉上的一缕青烟,在看鼎炉之时却发现了一丝丝异常。

    烟雾过处,鼎炉散发出隐晦波动,外壁上的尘埃居然在微不可查的脱落了一点点。

    张百仁几步上前,衣袖在鼎炉上擦拭,使劲的抹着,但见一层灰尘被抹去,一枚怪异的符文显露出来。

    看着那符文,张百仁露出怪异之色,似乎是天书、玉册、金篆,但却没有那种异象。

    “这枚符文看起来好生的怪异!”神庙外有道人走了进来,站在张百仁身边。

    道人的话又吸引了一大批武者汇聚过来,众人打量眼前大鼎,张百仁继续擦拭,陆续露出了两个符文后,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看不出头绪。

    “这似乎不像道家符文,反而更像是上古先民的文字!”一位儒家老学究胡子花白的盯着三枚符文,张百仁再出手擦了擦鼎炉的墙壁,瞧着那一道道模糊怪异纹路,因为污垢太深厚,显得颇为模糊,但依稀可以看出那是山水河图的纹路。

    大鼎、古文、山水河图,张百仁瞬间心中念动,一道惊雷划过脑海。

    不给众人反应的时间,袖里乾坤卷起滔天狂风,吹得天昏地暗,众人站不住脚。

    “嗖!”大鼎瞬间被张百仁摄入了袖子里,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已经冲出了神庙。

    “发生了什么?”老学究从地上爬起身。

    “我是不是眼花了,那么大的一个鼎炉居然被袖子收了起来!”一个道人瞪大眼睛在揉着自家双眼。

    “你也看到了?那鼎炉确实是被一个袖子收走了!”

    “天啊,这简直是神话!莫非传说中的袖里乾坤?”

    “这世上当真有袖里乾坤不成?”

    “这小子一定是看出了什么,所以才不惜暴漏袖里乾坤,也要将那鼎炉收走,天下间鼎炉无数,但能值得那小子如此大动干戈,惹出如此动静的,定然非同寻常,各位可有人看出什么门道?”有汉子高呼。

    “山水脉络、上古文字,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老学究的身子都在颤抖,一双眼睛看着手执巨斧的神像,再看看另外一只手掌中的拐棍,尖锐着嗓子道:“快!快点抓住他!千万不能被其跑了,那是传说中的禹王鼎,千万不能被其跑了!”

    禹王鼎!

    一石激起千层浪,霎时间神庙一片寂静,群雄你看我我看你,眼中满是震惊之色,只觉得脑海中惊雷滚滚,似乎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夫子,莫要和我等开玩笑,禹王鼎早就消失不知多少年了,这荒野神庙怎么会有禹王鼎!”

    “就是!就是!莫要开玩笑!”

    群雄面色难看,笑的极其不自然。

    “蠢货,快追啊!”老夫子爬起来,脚步蹒跚的追了出去。

    “追!快追啊!九州鼎出世了!”

    九州鼎出世这么大的事情,此地人多眼杂根本就瞒不过去,不过半日时间,九州鼎出现在敦煌之地的消息天下皆知,各路阳神真人法驾亲临,各大异族震动,无数高手西行,突厥、土浑等高手倾巢出动。

    伴随着九州鼎出世,更有传说中的袖里乾坤显露于世间,不知惹了天下间多少修士的觊觎。

    果真是一人动则天下惊!张百仁出名了,真正出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