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九十三章 袖里乾坤出
    长剑极度弯曲,瞬间将张百仁弹了出去。

    张百仁面色狂变,自己这一剑在男子身上不过留下了一道血红色的印子,甚至于连血液都没流出来,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小子,老子这玄铁真身岂是寻常刀剑能破的,这功法修炼难,但练成了却全身上下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男子冷冷一笑,一掌向张百仁拍了过来。

    “玄铁真身,以前怎么没听过世上居然有这种功法!居然叫人身体的硬度挡得住刀剑,未免太过于恐怖了!如此一来你岂不是天下无敌了?”张百仁愕然,身子后退,周身五鬼流转,卷起阵阵阴风,瞬间将张百仁搬运起,避开了男子的攻击。

    “小子,你别被这几个外族蛮子忽悠了,这些外族蛮子总是追求旁门左道,所谓的玄铁真身不过是在易骨、易筋之时,做了一些手脚罢了!”天边响起道道惊雷,一道人影虚无缥缈自天边走来,人未到声音已经遥遥传来。

    “什么手脚?”张百仁问了一声,心中暗骂道:“阳神真人!这些混账好快的速度。”

    “天外有奇铁,自域外星辰坠落,这种铁精纯至极,不论是用作打造兵器也好,还是锻造其余物品也罢,都是一等一的好用。武者在易筋、易骨之时,是生命本质的蜕变。因为骨头产生蜕变,发生了质的变化,所以可以吸收任何能量为己用,那天外玄铁也不过是宇宙间能量的一种外在表现罢了”阳神真人由远及近:“在易骨、易筋之时,这些家伙会将自己的皮肉切开,然后将打磨好的玄铁塞入筋骨之中。在筋骨发生蜕变之时,会将玄铁当成养分吸收,这样一来所谓的玄铁真身就成了。”

    “既然是易筋、易骨,那为何他们皮肉也是刀枪不入?”张百仁犯傻了,呆呆的问了一句。

    “因为人身体是一个平衡宇宙,筋骨的增强打破了平衡,血液循环之下,气机交换,自然刺激了筋骨皮肉”道人面容年轻,三十多岁的样子,站在场中对着众人慢慢一礼:“南天师道陆奇,见过小张真人!”

    一句小张真人,却是将张百仁的地位提升到极高地步,一则张百仁修为道行确实不凡。二来免得自己落下以大欺小之嫌。

    南天师道说实话,其实与五斗米教之间的关系并不大,北天师道才是五斗米教真正的改革势力。不过当年南天师道建立的时候,许多五斗米教的人混了进去,并且逐渐成为了其内的中坚力量,随即陆静修干脆在众人的撺掇下改名成了南天师道,与北天师道分治南北。

    王家的力量太强,魏晋时期旧时王谢堂前燕可不是随便说说,北天师道尊奉的乃是张家,整个体系中都有着张家的烙印,王家想要取代张家根本就不可能,因为天师道的祖师爷便是张家之人,张道陵为天下第一天师,可以说得上是道家创始人之一,是道家最早的流派之一。

    张家的烙印无法抹去,王家自然将目标对准了南天师道,凭借王家本身的影响,再加上北天师道一部分人物的支持,于是王家在北天师道中迅速发展壮大,虽然说不上是一家之堂,但话语权柄也数一数二,少有敢于违逆者。

    “陆奇?没听过”张百仁默不作声,一双眼睛看着陆奇。

    陆奇瞧着张百仁,二人大眼瞪小眼,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没有开口。

    “小子,交出九州鼎与袖里乾坤的修炼之法,今个就放你离去,不然定叫你葬身此地”修炼了玄铁真身的大汉瓮声瓮气迈步走来。

    “真人也是想要抢夺九州鼎的?”张百仁手指抚摸着青锋,剑身殷红,仿佛一团火焰,亦或者是凝固了的血液。

    陆奇苦笑:“非也!非也!九州鼎乃王权之物,与我方外之人何干?老夫来此不过是想见识一下袖里乾坤的玄妙罢了。”

    修道之人对与袖里乾坤的好奇,犹若是修炼之人无不希望自己能长生不死,没有人能抵抗这个诱惑,就算阳神真人也不可以。

    “真人想要怎么见识?”张百仁看着陆奇:“只要真人敢接我一剑,叫你见识一番倒也无妨。”

    念动间袖里乾坤瞬间扭曲,将收藏之物分隔开来,张百仁瞧着对面的家伙,眼中露出阵阵冷笑:“玄铁真身又能如何?没饭吃还不是要被饿死?”

    阳神真人心性一般都不会太差,就比如说眼前的陆奇,分明很想要袖里乾坤与九州鼎,但却有自己的准则,并不会随意出手。

    修道之人观天之道执天之行,上体天心,下恤众生,注重因果循环,知敬畏、善恶、因果。

    “哦?素闻小张真人剑道之精粹为天下第一,老道到很想见识一番!”陆奇笑了笑。

    “待我打发了这两个蛮子,你自然有机会见识到!这蛮子修炼成玄铁真身,若能祭炼成僵尸,那再好不过了!”说着话长剑归鞘,瞧着一拳打来裹挟着呼啸音爆的汉子,罡风刮得张百仁睁不开眼。

    “袖里乾坤短,壶中日月长!”天地似乎在张百仁的袖子下无限压缩、缩小,空间之力被扭曲,袖子仿若可以遮天蔽日,盖住了天空中的太阳,遮住了无边无际的蓝天,唯有一个黑洞洞的袖子散发着无匹吸力,黄沙滚滚裹挟着汉子,落入了袖里乾坤之内。

    一个照面,这般肉身坦克就被张百仁给收起来了,根本毫无反抗余地。

    并非是汉子不强,而是袖里乾坤实在太有针对性。

    这人虽然修炼了玄铁真身,但距离易骨大成应该还差不少,面对着空间的拉扯之力根本就逃不开,玄铁之身虽然赋予了汉子金刚不坏之力,但却也叫其失去了轻灵,变得又笨又重,世上就有两全其美的事情。

    “好一个袖里乾坤!好一个袖里乾坤!”陆奇瞧得瞪大眼睛,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袖口,恨不能上前一探究竟。

    陆奇看得满面惊叹,对面突厥的祭祀却是慌了神,瞧着自家同伴一个照面就被袖里乾坤收了,二话不所说转身就跑,天空中妖兽颇具灵性,居然一个俯冲将自家主人抓起,插入了云端。

    张百仁没有去追赶祭祀,眼前阳神境界的陆奇才是自己最大敌人。

    “你不必这般看着我,我若是你,就去杀了那祭祀,而不是防备我!”陆奇摇摇头。

    张百仁笑而不语,陆奇无奈的摸了摸耳朵:“你打算如何处置这汉子?”

    “此人虽然修成玄铁真身,但想要杀他却不难,将其关起来,不知能不能将其活活饿死”张百仁笑了笑。

    “就知道你打的是这个算盘,我劝你还是不要打这个主意的好”陆奇摇着头。

    “为何?”张百仁面带不解。

    “这混账已经脱胎换骨,并且练成了玄铁真身,已经非人,近乎于半人半铁,想要饿死他太难,没有个三五年是休想!”陆奇笑了笑。

    “有这么夸张?三五年不吃东西才会被饿死?”张百仁有些不敢置信,你丫的别蒙我,好歹老子当年也练成了至道阳神,境界比你还高了不知道要多少。

    “他若是陷入假死状态,或许活的时间比这个还要久远,所以想要以这种办法将其杀死,未免太过于不现实!”陆奇看着张百仁:“这家伙就是一个大麻烦,唯一的破绽就是寿命比寻常武者要端。”

    ps:求订阅……求订阅啊,呜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