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两百九十六章 不死之身!
    伤势不是立即复原,而是快速的复原。

    张百仁看也不看李玄霸,此子被自己诛仙剑气攻入体内,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攻入五脏六腑,想壮士断腕都没得机会!

    张百仁抚摸手中的困仙绳,缓缓将其塞入袖子里:“尔等今日所作所为,本公子若有命活着出去,必然遗灭你等九族!”

    “独孤、宇文、李家、王家好得很,剩下的两个家伙为何不开口,不知你们是哪个家族的?”张百仁看向后赶来的两位壮汉。

    “这位乃是河北绿林巨擘旱地熊,这位乃是河南绿林巨擘浪里白条小蛟龙!”宇文家的门客轻轻一笑。

    “还有更多人手在后面赶来,我若是小先生,就尽早将禹王鼎交出来,免得麻烦越来越大,白白丢了性命”宇文家的人轻轻一叹。

    “想要禹王鼎,凭本事来拿吧!”张百仁说完后也不啰嗦,手中长剑仿若蛟龙一般,瞬间出鞘,锋锐无匹的剑意撼动着易骨大成武者六感。

    易骨大成武者已经骨肉混元,距离见神不坏只差一步,虽然不能被完全定住,但也无法避免诛仙剑意的影响,扭曲了感知。

    张百仁避实击虚,不与六人接触。

    易骨强者的力道张百仁不想尝试,更不能尝试,一时间黄沙滚滚,双方打成了一团。

    就在此时,忽然张百仁身子一闪,瞧着独孤家的易骨强者气势汹汹扑了过来,眼中带着道道冷笑,右手袖子猛然张开,一股拉扯之力瞬间爆发而出。

    “不要!”独孤家武者因为速度太快,再加上袖里乾坤之力的拉扯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已经落入了张百仁的袖里乾坤之内。

    收摄独孤家的武者不过是眨眼之间,众人尚未反应过来,独孤家武者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一幕顿时叫五人面色一变,出手速度大减,根本就不敢开足马力,生怕将自己给坑进去。

    这样一来张百仁的压力大大减少,瞧着那剩下的五位武者,张百仁手中弱水剑法施展的滴水不漏,缠缠绵绵,再加上诛仙剑意不断迟缓几人感官,就在此时忽然张百仁袖子里困仙绳飞出,这回不是击打,而是将宇文家的武者给缠绕住,还不待其反应过来,已经被拽入了袖里乾坤之内。

    这一幕瞧得剩下四个人面色再次变了变,王家武者手中带着阵阵音爆:“大家小心,这小子的手段太厉害,稍有不慎便会着了算计,大家小心些。”

    四位武者分成四面,围绕住了张百仁。

    李玄霸中了自己的诛仙剑气,张百仁暗中不断催促诛仙剑气吞噬着李玄霸体内生机,另外一方面又在不断与剩下的三人缠斗。

    袖里乾坤之内,突厥大汉正百无聊赖的坐在黑咕隆咚袖子里,此地不见半点光亮,仿佛被世界遗弃,令人心生绝望。

    就在此时,只听得一声惊呼传来,独孤家、宇文家高手相继落了进来。

    “什么人?”宇文家高手惊呼。

    “和你一样被关进来的人”突厥高手闷闷道。

    听闻此言,二人略微松了一口气,独孤家的人道:“阁下也是因为夺宝被关进来的?”

    “别瞅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出路,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消耗,维持生机,晚死一会是一会”突厥武者绝望一叹:“这便是袖里乾坤,根本就是另外一方世界,咱们不到至高武道,不入见神便无法看破虚空,根本就逃不出去,只能坐而等死。”

    听了这话,独孤阀与宇文阀的二人无奈坐下来,瞧着黑咕隆咚的空间,手中拿出火折子:“一时不慎着了暗算,当真可恶。”

    火折子仿佛是萤火虫,所有光线被吞的七七八八,照不了多远的路。

    “等着家族高手援救吧”独孤家武者苦笑。

    外界

    张百仁瞧着剩下的武者,忽然手掌一抖,一只晶莹剔透的水母飞出,瞬间长大向着河北绿林巨擘迎了过去,双方纠缠在一起。

    “你们杀不死我!你们杀不死我!”张百仁看了一眼天空中的熊熊烈日,手中困仙绳再次飞出。

    故技重施!

    这一回三人早有防备,其中一人被捆,另外两人齐齐窜来,欲要围魏救赵。

    “想法是好的!可惜你们不了解我!”对于二人的攻击张百仁看也不看,任凭两掌落在自己胸口,然后便听得‘咔嚓’之音不断,令人头皮发麻的骨头断裂声响起,张百仁胃部居然被震裂,差点四分五裂,这还是两位武者顾忌袖里乾坤,不敢全力施为,更怕将张百仁打死,袖里乾坤无人可以打开,里面的九州鼎谁也拿不出来,大家白忙了一场不说,反而触怒朝廷与鱼俱罗,这买卖亏本至极。

    “嗖!”袖里乾坤施展,两位武者齐齐后退,待到瞧着地上的武林巨擘被收走后才知道,原来这袖里乾坤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眼下只剩下三个人,其中一人还被水母纠缠住,剩下的李玄霸与另外一人对视一眼,瞧着虽然胸骨碎裂,但依旧活蹦乱跳的张百仁,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不由得心底发毛。

    “邪门!”

    李玄霸二话不说转身就跑,那绿林巨擘愣了愣,正要逃跑之时,袖里乾坤已经再次张开,一根困仙绳犹若自九天垂落,将其扯入了袖里乾坤之内。

    仅剩下的王家之人见到李玄霸逃跑,其余四人被收摄,顿时心中一惊,只可惜自己被水母纠缠住,想要逃跑都做不到。

    “给我进来吧!”

    困仙绳寻了一个空子,趁着王家武者与水母难分难解之时,手中困仙绳犹若灵蛇一般飞出,将其裹成了一个大粽子,塞入袖里乾坤之内。

    “可惜跑了一个,不过没关系,不耽误我大计!”张百仁站在滚滚黄沙上,口中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跌倒在沙漠中,吸纳着天空中的滚滚烈日之力,浓郁的朝阳之力转化为生命力,不断为张百仁增幅。

    “门阀世家,你们等着我报复吧,要不是有金乌炼日大法,只怕今个小命就要交代了。

    胸口骨头、背后脊椎居然全部断掉,真是好狠毒的手段!”张百仁深吸一口气,水母悄悄爬入了自家袖子里,躲避着天空中的大日之力。

    “我只希望这些混账追来的速度能够迟缓一些,给我修复伤势时间!”张百仁苦笑。

    夕阳西下,看着天空中的星斗,张百仁不敢耽搁,强忍住伤势继续赶路。

    胃部被震碎,张百仁不敢吃喝,全部生命力都用来供养胃部的修复,至于说脊椎和胸口,因为有生命力支持,暂时到是死不了人。

    “难熬啊!还有一路呢,这些混账定然不会放过我,还需想个法子才行”张百仁缓缓的在沙漠上行走。

    “小子,咱们可是又见面了,难得看到你这么狼狈!”一道熟悉都不能在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姑奶奶,你可来了!”张百仁扑通一声跌倒在地,瞧着走近的杨汐月,苦笑着道:“娘嘞,这回亏本了。”

    “难得看到你这么狼狈,要不要本姑娘帮忙!”杨汐月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打趣,看着张百仁奄奄一息的样子,她可是一点都不相信,之前自己远远在背后面跟着,这小子活蹦乱跳好得很呢。

    “当然需要,你带我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就行,小生感激不尽!”张百仁怪异的腔调道。

    与杨汐月地下生活了几个月,在孤苦绝望的地底世界养出的友谊,杨汐月绝对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