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零一章 鱼俱罗的接应
    墨家之人简直就是修行界的狗皮膏药,一旦被纠缠上,除非将对方所有机关斩杀殆尽,不然事情没完没了。

    墨家的机关兽乃是铁石以及一些奇异材料制成,当真上天入地、刀山火海无所不能,是以墨家在修行界中占据的地位绝对不低,能单独制造出机关兽的人都可以称之为一声大师。

    瞧着那一大把机关兽洒落,仿佛拇指大小面色狰狞的蚂蚁向着自己追来,张百仁摇了摇头:“元磁乃万物之源。”

    说着话张百仁灵魂深处至道阳神世界内,地心元磁本源散发出一股微妙波动,瞬间勾动了大地磁场,张百仁周身此时化为了磁场,元磁之力迸射,所有机关兽受到元磁之力牵引汇聚于一处,然后袖里乾坤一转,所有机关兽都被收取进去。

    机关兽的命令是搏杀地底一切生命,实际上机关兽并没有自己主观意识,进入袖里乾坤后瞧着七位武者,二话不说扑了过去。

    面对着大成武者,机关兽眨眼间被拆的稀巴烂,化为了一地零件。

    “咱们要想个办法逃出去”外族修炼了玄铁真身的男子眼中带着一抹沉重:“被困在这里,咱们只有死路一条。”

    “难啊!”王毅苦笑:“咱们打不破空间壁垒,就无法接触现实世界。”

    “不管如何,都要试一试!”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此时张百仁却是大开杀戒,手中的困仙绳犹若蛟龙一般猛然钻出地底,将地面上的一位武者拽入地下,手中长剑送入了对方咽喉。

    此时众位武者只能干瞪眼了,面对着地下的张百仁,谁又能有什么办法?

    “小先生,咱们赶紧走吧,此地不安全,见好就收才是智者所为!”雏默苦笑站在张百仁身边:“外界高手不过是被小先生遁地术打了个措手不及,稍后若是反应过来,咱们被瓮中捉鳖可就不妙了。”

    “倒也是这个理”张百仁在地下穿梭,手中长剑画了个圈,掐了印诀:“还需刮一场风沙,咱们才有机会趁乱逃出去。”

    一场风沙铺天盖地,吹得人睁不开眼。

    风沙仿佛是平地卷起,说来就来。

    呼风也是元磁之力简单的应用,好歹前世也学过物理的人,所谓的风就是空气的流动性,利用元磁卷起空气的流动一点都不难。

    地地穿梭有种种不便,还是地面跑起来速度更快一些。

    在混乱的风沙中张百仁猛然出手,剑光纵横送入了一位道人的咽喉,血腥味在风沙中快速传递。

    “不好,这小子居然在风沙中偷袭,大家戒备!莫要慌乱!”有人在狂风中高呼呐喊,瞬间灌了满嘴黄沙。

    张百仁剑意太霸道,易骨大成武者之下,任何武者当发现张百仁偷袭的那一刻,已经来不及做出任何防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剑送入自己的咽喉。

    柿子专挑软的捏,武者当然要挑弱的杀!

    陆续杀了三个人后,场中一片惊慌,张百仁趁机隐退,一步迈出脚下黄沙压缩倒退,转眼已经到了百米之外。

    “快走!”招呼了雏默一声,张百仁甩开步子,逃出了千米之外,方才眉头皱起,捂着胸口。

    元磁之力搬运身躯,拉开了尚未愈合的伤势,张百仁面色难看,明明有快速赶路的办法,但却偏偏施展不得,你说要不要命?

    “我带你走!”雏默从大地中钻出来,一把将张百仁仍在自己背上,扎入地底快速奔逃。

    跑了大半日,地底世界不辨方向,雏默也不敢露头查看,生怕被外界众人感知。

    转头看着背上的张百仁,雏默道:“在走个三五日,便到了张掖地界,那个时候才是考验的开始。越到最后越疯狂,若是挺不过去,只怕……。”

    “还有多久过年?”张百仁忽然开口。

    “一个月不到!”雏默愣了愣道。

    “还好,时间足够!”张百仁说完后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走吧,朝廷早就应该听到九州鼎出世的消息了,不应该没有动静啊。”

    朝廷确实是听到了九州鼎出世的消息,但并非没有动静,而是在张百仁所不知道的地方进行着更大的博弈。

    九州鼎关乎重大,为何没有见神不坏强者出手?为何不见阳神真人偷袭?难道九州鼎不值得这些人动作吗?

    当然不是,因为鱼俱罗早就来到了塞外,并且不断与各路见神不坏高手、阳神真人争斗,退去了一位位阳神真人与见神不坏高手。

    鱼俱罗太强了,要不是有东突厥内的那位半步至道强者牵制,只怕整个西部所有大高手都要被鱼俱罗斩尽杀绝。

    于无声处听惊雷,在无色处看繁花,在众人不知道的地方,有着属于另外一个境界的战场。

    当然,除了鱼俱罗外朝廷还有别的高手,只是所有外族以及关内群雄似乎有意识想着要将朝廷这位最大的大佬排除在外,于是联合起来偷袭暗算,刚刚步入张掖、敦煌,朝廷人马已经折损了一小半。

    不断的偷袭令人防不胜防,朝廷高手赶路的速度大大降低。

    半个月的征战,鱼俱罗终于摆平了塞外的各族高手,循着冥冥之中感应,看着残破的朝廷大队人马,露出愠怒之色:“你们怎么才到这里?”

    “将军,这里不是咱们地盘,咱们在这里仿佛瞎子一般,处处受到肘制,损兵折将不说,咱们如今也彻底与探子失去了联系,这可真怪不得末将”武者苦笑。

    看着昏昏黄沙,无边无际的沙海,鱼俱罗沉闷道:“耽搁了这么久,希望小先生没事,本将军亲自去走一遭,你等回张掖待命。”

    说着话只听得隆隆作响,鱼俱罗卷起音爆消失在大漠中。

    沙漠中,张百仁一瘸一拐的走在黄沙上,哀怨的看了雏默一眼,雏默低头看着脚下黄沙,对于张百仁的小眼神仿若未见。

    雏默也不是阳神真人,体内真气有限,不想被闷死在大地中,只能出来恢复真气。

    “我说雏默,你既然投靠我了,我好歹也是你主公,你就算不肯背我,搀扶我也是好的”张百仁无语。

    “我要回复真气,搀扶你会拖慢我恢复真气的速度,一旦后面追兵赶上来,咱们都要丧命!”雏默闷声道。

    瞧着雏默的动作,张百仁手中屠龙缓缓点在了黄沙上,感应着地下的波动。

    “五十里!这群人距离咱们还有五十里,还需半日的时间”张百仁顿了顿。

    遁术未必能跑得过快马,更何况是比马还快的易骨强者?

    二人继续前行,走了半个时辰后,张百仁脚步忽然停住,瞧着远处那道干瘦的人影,嘴角逐渐咧到了耳后,露出了雪白的牙齿:“终于来了!”

    “那个人是谁?”遥遥的看着天边人影,雏默疑惑道。

    “一个可以救命的人,咱们小命总归是保住了”张百仁一瘸一拐的来到雏默身边:“快蹲下背我过去,不用你回复真气了,有这位在,咱们性命无忧。”

    张百仁说的如此笃定,雏默没有反驳,将张百仁背在身上,立即发动遁术,向着天边的人影赶去。

    远处

    群雄看着在风沙中狂奔的张百仁,再看看天边更远的那道人影,瞬间纷纷止住脚步。

    虽然看不到张百仁的面孔,但众人仿佛看到了那张脸上的那股子得意笑容。

    “这小子太难缠,咱们这么多人出动都被其走脱,败得不冤!”王家弟子无奈一叹。

    “为何不追了?”有人面露不解之色。

    “蠢货,知道远处那人是谁吗?”

    男子摇摇头,脸上满是疑惑。

    “大隋第一高手鱼俱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