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天听
    想要建立暗探,还需建造秘密基地。

    这一点难不倒张百仁,张百仁执掌大地元磁,虽不能说搬山填海,但开辟出一方地下空间还是没问题的。

    没有人知道,在张氏庄园下,地底几十米深的大地深处,一方地下世界在缓缓开辟。

    雏默跟在张百仁身边,再次见识到了张百仁力量的广大,地磁之力御使确实已经到了化境。

    一望无际的地下广场,然后一条条暗道不经意间通向涿郡城外。城内,狡兔三窟莫过如此。

    地下世界夜明珠一颗颗悬挂,有墨家的澹台英在,想要设计出精巧的地下室确实是不难,而且澹台英还有机关兽帮忙,随着一间间房屋建造,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大批的物资被张百仁以袖里乾坤带入庄园内,并没有影响到任何人的注意,张家庄园外十几万流民,需要的物质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没有人会去关注一群流民。

    没有人注意到一夜之间,张家庄园外的乞丐群里的小孩少了近半。

    没有人会去关注这群流民,以张家庄园下地下世界的宽广,收容下这一万小孩子还是不难的。

    人口当然不是一天就消失的,而是逐渐被带入庄园内。

    换洗上干净的衣服,张百仁站在地下世界最高处,瞧着一群四五岁、最大才不过十岁的孩子,一双双眼睛中满是忐忑,对于未来的迷茫。

    “我给了你们第二次生机,所以你们的命都是我的!”张百仁话语不容置疑:“来到这里,你们将脱离贫苦,脱离饥寒,在这里我会教导你们知识,传授尔等武艺,而你们要做的只是不断努力拼搏,将命卖给我!是我将你们从饥寒、死亡的手中拉出来。”

    地下世界一片沉寂,众位孩童一双眼睛怯生生的看着张百仁。

    “想要出了这地底世界,再次进入外面花花世界,你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通过考核!如何通过考核?”张百仁伸出一根手指:“第一,便是识文断字。第二,修炼成五神御鬼大法。第三,便是武艺或者道法有成。第四便学会各种密语。我会为你们请来最好的老师,教你们琴棋书画,识文断字,至于说武艺、道功,由我亲自传授尔等。”

    张百仁终于知道将那十几个青楼姑娘买回来做什么了,这些姑娘岂不是现成的老师?而且卖身契都在自己手中,也由不得他们说不。

    天听!

    这是张百仁对自己组织的命名。

    只要三五年,这万人里便会有一群人率先走出地底世界,安心扎根于大隋的每一个角落,为自己源源不断的刺探着情报。

    五神御鬼大法是控制这群探子的最好手段,只要修炼了五神御鬼大法,并且融入先天神祗气机,便再也难以逃离自己控制。

    “先生,我有一个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雏默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面露犹豫之色。

    “什么事?尽管说来”张百仁打发了那群孩童,十几个侍女安置着这群孩童。

    “先生既然有五神御鬼大法这种手段,何须如此费心费力?只要先生将五神御鬼大法暗中传出去,先生手下暗探岂不是遍地开花?哪里还用得着这般费劲?而且这些女子出于醉花楼,醉花楼可不简单,也是天下间屈指可数的大势力之一,叫这群女子搀和进来……”雏默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张百仁死了自己也不会好过。

    “说的倒也有些道理,此事还需细细研究一番,五神御鬼大法之事好说,除了这些醉花楼的姑娘外,那个教书先生愿意抛弃家业藏匿于不见天日的地下?”张百仁轻轻一叹:“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说完后对着雏默道:“你且去将澹台英替我招来。”

    雏默见到张百仁已经识得事情的严重性,立即转身退出,去找澹台英。

    不多时,澹台英与雏默联袂而来。

    “主公找我?”澹台英一礼。

    “你是墨家弟子,本公子这里有一部功法,想要刻印万份,此事难不倒你吧?”张百仁手中递出五神御鬼大法。

    澹台英接过,打开五神御鬼大法看了一遍,面露惊叹道:“刻印万份?此等妙诀若刻印万份,岂不是要泄露出去?”

    “我只问你能不能成”张百仁看着澹台英。

    “还请先生给我一个月时间”澹台英恭敬道。

    “那就一个月的时间!”张百仁笑了笑。

    澹台英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好奇:“不知道小先生吃了什么,怎么看都不像是七八岁的人,反而像是十二三岁的少年。”

    “是吗?”张百仁脸上带着笑容:“这是秘密。”

    太阳之力代表的是时间之力,张百仁整日里吸纳朝阳之力孕养身躯,发育快也是正常的。

    “等到庄园的事情步入正轨,我也该去忙别的事了”张百仁想去长白山,向王通求取学问是一回事,看看王薄那家伙在不在,若将这家伙宰了,不知会不会出现李薄、刘薄起义。

    转眼间烟花三月。

    天听之事步入正轨,这群孩子年幼,修不得武技、道法,而且身子营养不良,还需调补身子,那十几位姑娘整日忙着为一群孩子传授文字,整日里忙来忙去,忙的不可开交。

    眼见着十几个人确实是忙不过来,张百仁不得不暗中在从醉花楼里又买了几十个姑娘,悄悄塞入了自家地下密室,然后才放心的钻出来。

    这么长时间的修炼,张丽华已经步入正轨,身子更加柔美,妩媚多端,叫人恨不能扑过去咬两口。

    “此行长白山求学,长则一年,短则六七个月,家里的事情就靠你照应了!”张百仁拍着张丽华肩膀,如今终于够到张丽华肩膀,倒也免去了尴尬。

    “小先生放心就好!”张丽华替张百仁整理着行囊。

    “天听之事,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泄露出去”张百仁再次叮嘱一遍。

    “放心吧!”张丽华翻了翻白眼。

    正说着,忽然听得庄园外一阵阵吵闹之音,宋老生大嗓门遥遥传来:“小先生,小先生!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将军请你过去。”

    “什么事居然这么急?”张百仁拍了拍张丽华手掌,转身走出卧室,来到大堂,却见宋老生正在满面焦急的奔走,不断在大厅中打转转。

    “小先生,大事不妙啊!大事不妙啊!运河出大事了,将军请你过去议事!”宋老生瞧见张百仁身形,快速跑过来抓住张百仁袖子,急忙向着远处跑去。

    “哎!哎!哎!什么事这么急?”张百仁诧异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

    运河

    一群役夫正在挖掘着泥土,远处有监工手中皮鞭舞动的噼里啪啦作响,不断抽打着一位位动作稍慢的役夫。

    “听人说了吗?永济渠自从开挖以来,埋葬在河道下的尸体,怕不是有三五万之众了!”有人低声道,一边说着一边用搞头挖掘着大地。

    “真的假的?有那么多?”周边众人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而已,据说那些役夫都是被活活打死的,口中含冤不散,夜里便会出来作恶,吞噬人的精气,好多人都被恶鬼活活吞掉”那役夫怪里怪气道。

    “真的假的?你可别吓我?这运河居然有恶鬼?”

    周边众人吓得一个激灵。

    “铛”一镐头下去,讲故事的人忽然动作一愣,瞧着眼前的泥土揉了揉眼睛:“怎么出现幻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