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月下拦路
    想长生否?

    谁人不想长生?

    不想长生还修什么道啊!

    只是张百仁实在不明白,大隋的兴亡怎么就和长生扯上关系了。

    瞧着浩瀚气机覆压整个大隋的天宫,张百仁摸了摸下巴:“白云是什么意思?”

    白云是什么意思,张百仁不知道,但此事绝对和天宫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张百仁抚摸着下巴,眼中道道神光流转不定,过了一会才谓然一叹:“猜不透!”

    猜不透,那就不去猜,顺其自然,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只要时机到了,就全都明白了。

    不过以大隋无数人口的安稳来换取少数人的长生不死,张百仁感觉有些不值得。

    瞧着夜色下碧波荡漾的江水,惹得人心神陶醉,只是在这碧波荡漾之下,却隐藏着无尽杀机。

    “嗖!”河水猛然破开,剑光在月色下扭曲闪烁,瞬间蜿蜒流转,眨眼间便斩开了眼前的虚空,仿佛一条白色的灵蛇一般,向着张百仁的脖颈间咬来。

    “截杀我又有什么用呢?死了一个张百仁,朝廷会有李百仁、王百仁、刘百仁,大隋朝廷人才无数,你们这些家伙也够蠢的了!”

    一边说着,只见张百仁大袖翻飞,却猛然将这一剑纠缠住,然后瞬间扣死。

    袖子只是普通的布料,但加持了袖里乾坤之后,却坚若铁石,成为了这天下间最为坚韧之物。

    一根细嫩的手指伸出,向着来人的眉心点去,于无声处惊雷炸响,一根手指简简单单,但却是定住了眼前男子的魂魄,只见其眉心之处点点流光闪动,天地在这根手指下变得无限拉伸、缩小。

    “嗖!”

    就在此时,一阵破空声响起,锋锐无匹的寒芒迸射,一道箭矢强有力的自背后射出来,落在了张百仁的后背上。

    眼见着箭矢即将洞穿张百仁的血肉之躯,却见张百仁周身磁场微微一阵扭曲,那箭矢居然瞬间偏移,错了过去。

    这一幕瞧得远处射箭之人牙花子发凉,嘴里叨咕一声:“好邪门的手段。”

    言语落下,手中动作却不慢,再次有三根箭矢弯弓搭箭,化作了流星迸射出来。

    “铛!”

    小船居然被箭矢射穿,可见其力道。

    此时射箭之人仿佛见鬼了一般,死死的盯着张百仁,明明自己瞄准了张百仁,为何箭矢却偏离了轨道?

    地磁扭曲了张百仁周边的磁场,就仿佛水中的折射一般,你射得可能不是水里的鱼,而是鱼的影像而已。

    道理相同,张百仁周身磁场扭曲,男子看到的可能并非张百仁真身,而是磁场扭曲的镜像而已。

    “嗖!”此时刺杀张百仁的男子趁机抛弃长剑,跳入了江水之中隐藏起来。

    水波翻滚,张百仁瞧着逐渐漏入水流的小船,嘴角微微翘起:“好玩了!想要阻我,只怕你们办不到。”

    说完话张百仁一步迈出,脚下大地磁场扭曲,来到了岸边,瞧着月色下仿佛铺盖了一层银沙的河水,腰间长剑出鞘,削断了身边的一颗人抱巨树。

    借助大树倒下来的力量,张百仁施展袖里乾坤将大树收起来,在放入河水里。

    干脆以大树代替了扁舟,脚踩大树南下。

    瞧着这一幕,隐藏在暗中的众人俱都是面色难看,忽然只听得战鼓声响,不知自何处来的虾兵蟹将推波弄浪,卷起千丈高的巨浪,想要将张百仁的巨树推入上游。

    张百仁笑了笑:“在我面前舞波弄浪?当年我连龙王都杀得,更何况是尔等区区水妖?”

    伏波咒微微念诵,只见咒语过处风平浪静,无数鱼虾跌入了湖水中。

    张百仁懒得和这群虾兵蟹将费劲,虾兵蟹将之类的水妖太多,杀之不绝,而运河之事迫在眉睫,耽搁不得。

    瞧着张百仁南下,白云道士无奈一叹:“小先生是铁了心的要与我等为难了。”

    “唉!”又有一阵叹息声响起。

    下方,铁索横江。

    一排排灯火通明的船只阵型整齐封锁住了江面。

    张百仁视力很好,猛然止住了脚下漂浮的树木,就那般硬生生钉在了江上,任凭江水流过。

    “弓弩!好大的手笔!”

    几百把弓弩对准自己,张百仁只要不是疯子,就绝对不敢闯过去。

    “小子,现在退去还来得及!”似乎看出了张百仁的窘状,远处传来一阵低沉的嗓音。

    张百仁摇摇头,云母水精拿出来:“你们太小瞧我了,当年三百把神机弩铁索横江挡在面前,我都不曾畏惧,更何况是尔等区区普通硬弩?”

    浓雾滚滚,仿佛海啸一般铺天盖地的向着岸边、下方铁索横江的船队而去。

    “快撤!大家立即撤退,退出白雾之外!”

    领头之人明显是兵法大家,绝对不是简单之辈,浓雾之中一旦失人数的优势去,众人只会被张百仁各个击破,再无还手之力。甚至于最坏的情况是所有人都被留在江中喂鱼虾,须知塞外围攻张百仁的六大易骨强者失踪之后,张百仁的修为在众人心中已然不可思议,深不可测了。

    单对单除了阳神真人、见神不坏之外,没有人敢说自己是张百仁的对手!

    眼见着浓雾滚滚,铺天盖地的浪潮向着下游侵袭,指挥之人高声呼喝:“全部靠岸!全部靠岸!布下圆盾阵法。”

    一只只小船惊慌失措的向着岸边划去,张百仁的威名几近于天下皆知,说实话,来截杀张百仁这种大人物,众人心里若说不发毛是骗人的。

    尤其是如今张百仁施展手段起了雾气,把江面化为自己的战场,绝对是令人最为恐惧之事。

    本来实力就不如人,如今更是失去了天时地利不说,还要受到种种肘制,若说不发毛绝对是骗人的。

    瞧着一群人退开,隔着夜色张百仁看不清指挥之人的面孔,但大概能看得出其周身轮廓:“识时务者为俊杰,阁下倒是不错,不知是兵家哪位俊杰?”

    “不敢当小张真人如此说,小张真人与大将军鱼俱罗平辈论交,说起来在下还是小张真人晚辈,我等这就放行,只希望小张真人手下留情,莫要害了我兄弟性命!小张真人剑道惊天动地,我们兄弟都是一些庄稼汉子,绝非真人对手,还请真人体念天心,放我等一条生路。”

    隔着浓雾,汉子站在岸边看着在水中没头苍蝇一般乱闯的自家下属,心中焦急万分,不断开口求情。

    看不到浓雾中张百仁的身形,但汉子知道,张百仁绝对能看得到他。

    “你既然如此识相,放你一条生路又能如何?”张百仁收起云雾,在月色下南下而去。

    “小张真人,你也说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自己去却为何迟迟不肯收手?”那汉子在后面喊了一声。

    “时务?我自然是识时务,谁能叫我止住脚步?非是小瞧你等也!”张百仁身形消失在天际,在月下变得朦胧。

    白云道人自远处走来,面色难看:“果真是厉害!”

    “岂止!”那首领摇摇头:“如此俊杰、气度,在下还是第一次见到。比之所谓的年轻俊杰不知强了多少倍。”

    话语落下,瞧着远方自家散乱的阵型,汉子道:“这些流民都是新招收过来的,阵法演练的不纯熟,待我领其上过战场,几次下来大浪淘沙留下精锐,未必不能破了这术法。可惜!时机不对,日后我定然还有机会与这小子交手的。”

    白云摇摇头:“我跟去看看,你整理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