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一十五章 背黑锅的来了
    张百仁年纪虽幼,但却有一种令人折服的气度,一种令人信服的气质。

    瞧着月色下远去的小小人影,白云脚踏禹步,落在了张百仁身后不远处。

    “小先生,收手吧!前面你是绝对过不去的!前面有人布下了天罗地网,一旦闯入其中,唯有死路一条”白云看着张百仁,这小子确实是一个苗子,只可惜太过于自负,不过这又能怪得了谁呢?

    小小年纪成为名动天下的高手之一,本身就值得骄傲。

    “天罗地网,我倒要看看!”张百仁笑了笑,并没有回头。

    白云道士不是自己的对手,这般近距离,想要杀之一剑足矣。

    “唉!”白云无奈一叹:“我与小先生私交不错,但白云观的众位长辈以及各大门阀世家可绝对不会看在我面子上而留手。”

    张百仁笑而不语,只是看着远处的河水,白云无奈一叹转身离去,留下张百仁站在木头前方,笑看着河水深处,只见一只只水鬼在河水里游动。

    “砰!”

    “砰!”

    “砰”

    河水炸开,铺天盖地的寒气汇聚,所过之处江水冻结,张百仁脚下的木头被冻住。

    “好手段!”这一幕叫张百仁眼睛一亮:“不知是何方高人出手?”

    “我乃东海水师大将军力隆”一个顶着蛟龙脑袋的男子缓缓自河底走出,在其身后道人、武者排布整齐,一只只水晶网拉开,在河水上不断扭曲蜿蜒。

    “好手段,居然敢勾结妖兽,尔等乃我人族大叛徒也!”张百仁看向力隆身后的众位人族高手,然后看向了眼前的力隆:“不知各大门阀给了你东海什么好处,居然叫东海也出手趟这遭浑水。”

    力隆笑了笑:“天下河道所有权够不够?”

    “该死!”张百仁面色一变:“简直是卖国求荣,当真混账至极。尔等都该死!若叫你等执掌朝政,岂不是要将我人族列祖列宗打下来的基业全部都赔偿出去。”

    “大话谁不会说,今个爷爷只是和你说,小子你麻烦大了。你与我龙族有不死不休之仇,今个咱们便决一高下,也算是祭奠我东海死去的同袍”力隆笑了笑。

    一边说着,众人手中拿着水晶网向张百仁笼罩而来。

    “麻烦!”对于这种水晶丝网,张百仁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奇门之物对付起来最是麻烦。

    也不知道丝网是什么编制,质量如何。

    一边说着,张百仁纵身跃起,见到一张张笼罩来的丝网,不清楚对方底细之前,张百仁绝不敢随便被这一张张丝网困住。

    力隆口中喷出一股寒气,只见那寒气仿佛有灵性一般,向着张百仁追了过来,欲要将张百仁冻结住。

    张百仁修炼真水玉章在前,炼化祖龙龙珠在后,这些年随着对于龙珠的参悟,倒也琢磨出一些关窍。

    张百仁体内溺水可以吞噬一切力量,这是张百仁与易骨大成武者过招的本钱,也是张百仁调动真水玉章的本钱。

    只见张百仁猛然一掌拍在寒冰上,溺水真气发动,脚下寒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然后涛涛水流卷起,化作了一条水龙带着强劲之力迎上了力隆的寒潮。

    “咔嚓!”

    “咔嚓!”

    “咔嚓!”

    寒潮瞬间冰封了水流,并且不断向着张百仁蔓延而来。

    “瞧瞧我太阳真火!”张百仁调动体内的太阳之力,指尖一点火红色流光仿佛雾气一般扩散,指尖那火红色雾气过处化为熊熊烈火,力隆的寒潮犹若是春风一般,瞬间被化解掉。

    “好邪门的家伙!”力隆一愣,那火红色烟雾过处寒冰融化,无数虾兵蟹将身子泛红,已经被烤熟。

    “怎么样!小爷我的正阳之力不错吧!”说完后张百仁懒得和众人缠斗,直接落入水中不见了踪迹。

    除了留下一地被正阳之力烤熟的虾兵蟹将外,什么都没有留下,张百仁的影子都没抓到。

    远处

    白云轻轻一叹,止住了脚步,转身向着白云观总坛而去。

    天罗地网乃是困住张百仁的最后一关,如今被张百仁闯过去,此事则作罢。

    “剑仙果真难缠!”看着死伤的手下,力隆面色阴沉,一头扎入了河水中,只留下各家道观、门阀之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反倒不知该如何是好。

    沿途风景张百仁看着眼熟,绿草青青颇为喜人,如今阳春三月,正是踏春的好时节。

    中途除了换洗一些物品之外,张百仁一切从简,不过半月便已经来到了西苑。

    “皇莆议,这老东西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这混账是李阀的人,也不知道有没有被贬职”张百仁遥遥看着运河役夫大营,一步迈出弃了脚下的木头直接上岸。

    瞧着那小小人影,即便是这么长时间不见,张百仁长了不少,面容更是长开,但却依旧可以看到以前的影子。

    张百仁的名号在西苑无人不知,对于监工来说,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大人!”有士兵立即迎上来。

    张百仁手中拿着圣旨:“陛下有旨,命我清查运河之事,你速去将这运河大小的管事全部都召集起来。”

    “是!”瞧着明晃晃的卷轴,在阳光下有些刺眼。

    士兵丝毫不怀疑圣旨的真实性,敢假传圣旨的人都已经死了。

    “快去通秉诸位达人,就说那小魔王又来了!”一阵低沉的话语响起。

    小魔王又来了?

    霎时间大营一片慌乱,众位管事二话不说立即跑出来,恭恭敬敬的接见。

    当年张百仁虐杀监工、西苑官府的老爷之时,大家亲眼目睹,就算是尚书右丞皇莆议也只有干瞪眼的份。

    虽然说最后这小子辞官了离去,但那股威风却留了下来,惹得众人闻之胆寒,身子发颤。

    扫过眼前大大小小的运河管事,再看看远处面色发黄的役夫,张百仁手中拖着圣旨:“皇莆议那老匹夫何在?”

    “大人,尚书右丞忙着为陛下启程前往长安之事安排,有些日子没过来了”一个运河的管事苦笑道。

    “给我去将那老匹夫找回来,如今运河出事想一走了之,早干嘛去了!”张百仁冷冷一笑,瞧着一边的管事:“还不快去!”

    运河出血,这绝对是一个大麻烦,皇莆议可不想往这里凑合。

    以前是香饽饽,捞钱的运河肥差,如今却成了烫手山芋,随时都有可能会掉脑袋,只要皇莆议不傻,就肯定会远远的避开。

    只可惜通济渠之事乃皇莆议全程督办,如今出了这么大纰漏,他就是想要避开,也没门。麻烦赖定他了。

    洛阳

    皇莆议府邸

    听着下人的禀告,皇莆议顿时眼睛亮了:“你说什么?张百仁来了?”

    皇莆议的脸上不但没有任何愤怒,反而满是狂喜,正愁如何甩掉这个大包裹呢,不曾想到居然有人主动来蹚浑水,将这大麻烦揽过去。

    以自己背后的势力,稍微用力便可将黑锅扣在张百仁头上,这可是自己摆脱麻烦的最佳时机。

    “哈哈哈,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去醉花楼订一桌宴席送入西苑,本官亲自去迎接这小子”皇莆议大笑,快速穿戴好衣袍之后,向着西苑而去。

    西苑

    一群官老爷在寒风中站立,虽然如今已经是阳春三月,但绝对不暖和。

    张百仁坐在太师椅上,面向太阳仿佛睡着了一般,眯起眼睛微微打瞌睡,甚至于还有呼噜声传来,叫众位官僚满肚子怨气,但偏偏发作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