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宫中风起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张百仁此时对于这句话有了不一样的见解,对于杨广的力量有了不一样的感悟。

    腰间的屠龙剑震动,面对着那铺天盖地的天子龙气,不但没有任何畏惧反而散发出阵阵战意。

    看着那铺天盖地的龙气,张百仁想不清原理,此地乃西苑一处山头,距离洛阳皇宫几十里距离,就算是阳神真人也无法相隔这么远出手,但偏偏杨广做到了。

    神光铺天盖地,仿佛电磁场一般,瞬间将人绞杀。

    龙气照耀虚空,仿佛有灵性一般,不待场中众人反应过来已经将其纠缠住,下一刻只见血雾在空中爆开,随风飘散。

    齑粉,什么是齑粉?看着那满天的血雾张百仁明白了!

    面对天子龙气,关陇门阀的人根本连出手机会都没有,天子龙气似乎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力场,力场内是另外一种规则,武道规则失去了作用,众位关陇门阀的高手变成了普通人,瞬间被强悍的波动化为齑粉。

    如果世间道法都用波动来解释的话,

    那么就很容易理解。

    火是一种波动,水是一种波动,天下万物莫不是一种波动。天子这俩个字绝对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陛下留活口!”张百仁高呼。

    没有理会张百仁的话,龙气过处瞬间血肉纷飞。

    天空中的西屏山山神面露惊恐之色:“陛下饶命!”

    “砰!”天子龙气冲击而下,连带着两位押送的神祗也化为齑粉。

    “朕看好你,运河之事交给你了!”龙气收敛之前,一道波动传出,满天龙气收摄的一干二净。

    张百仁站在那里,看着满地的血肉,苦笑的揉了揉下巴:“活口啊!你不留活口我怎么查案!”

    杨广出手不是没有代价,天子龙气太过于强横霸道,一旦确定目标便不死不休,而且每一出手便会震动天宫,撼动天宫本源,若不加以节制,早晚有朝一日神界会坠入凡尘。

    “呼”张百仁呼出一口气,脚踩在大地上,看着那满地的肉泥,摇了摇头:“关陇门阀的人死了,证人也没了,这案子还怎么查?”

    “杨广这厮做事也太不靠谱!”张百仁轻轻一叹,向着山下走去。

    此时运河大营一片慌乱,张百仁冷冷一笑,走入大营之中,有人发现张百仁踪迹后顿时满面欢喜的迎上来:“大人,您可回来了,再不回来咱们可都要急疯了!”

    “就是!就是!那伙人真的是丧心病狂,居然敢胡乱对大人出手,此事决不能善罢甘休!”

    “张大人回来了!张大人回来了!”

    大营内一片欢呼,紧张气氛瞬间松弛下来。

    “大家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张百仁眯起眼睛,扫视着围聚而来的众人:“本官连番大战,深感疲惫,各位同僚安心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日在说。”

    一众官员里如释重负者有之,还有目光闪烁打探消息者有之,种种形态不一而足。

    返回大帐内,骁龙骁虎站在下首,张百仁坐在主位。

    “大人,不知是哪路毛贼,居然敢偷袭大人!”骁龙眼中杀机闪烁。

    张百仁提笔,缓缓书写着运河出血之事:“本官已经查明,运河的龙脉被人挖了,此事你二人火速送入朝中,不得有任何延误。”

    “运河龙脉被挖了,何人如此大胆?”骁虎惊呼出声。

    “事情闹大了!龙脉已经被挖走,若不能找回来,始终为我大隋隐患,甚至于牵一发而动全身,将我大隋龙运格局化为凶地,一旦天机反噬,只怕不但不能延续大隋寿命,反而会加快大隋的灭亡!”张百仁落笔,用蜜蜡包裹好,然后看着萧家兄弟:“此事还需调动朝中高手,钦天监的那群家伙也不是吃白饭的,要么追回龙脉,要么想办法补全龙脉,此事拖延不得。”

    “是!”萧家兄弟接过书信,骁虎道:“今夜我们兄弟一起走上一遭。”

    “也好!”张百仁点点头。

    萧家兄弟拿着书信匆匆走出大帐,张百仁眯起眼睛,直接躺在虎皮座椅上,听着外面的鬼哭狼嚎,冤魂飞舞,眉头皱起:“这些鬼怪冤魂已经成了气候,若不度化必成大麻烦。”

    说到这里,张百仁缓缓躺下:“龙脉既然已经被挖走,想要追回却是难如登天啊。”

    永安宫

    此时天色明朗,日出东方,才刚刚见天色泛白,萧家兄弟就已经来到了皇城外。

    眼前皇城的大门紧闭,只好无奈等候。

    待到皇城大门打开,才焦急万分请侍卫通传。

    萧皇后在缓缓的梳理着发丝,小黄门裹挟着寒风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娘娘,萧家兄弟在宫门外求见。”

    “他们兄弟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萧皇后一愣,缓缓站起身:“叫他们进来吧。”

    骁龙骁虎脚步匆匆走进来,赶紧行了一礼:“见过皇后娘娘。”

    “二位表哥快起来吧,这里又没外人,何必如此大礼!”萧皇后无奈道。

    “礼不可废,宫中到处都是眼线,若传到礼部哪里,被他们抓到小辫子说坏了礼法,娘娘也是难做!”骁虎摇摇头,从怀中掏出书信:“昨夜小先生遭人袭杀,有加急信报,还请娘娘过目。”

    “昨夜之事本宫已经知晓,那么大动静,惹得陛下亲自出手,想不知道也难!”萧皇后接过书信直接打开,随着阅读面色越加凝重,过了一会将书信收起来:“本宫去陛下哪里,你们兄弟在此候着。”

    说完后萧皇后脚步匆匆的向着杨广寝宫而去。

    昨夜杨广出手,到现在还没醒来。

    萧皇后走入杨广寝宫,众侍卫面色纠结,不知道该拦住还是该放行,犹豫之中萧皇后已经走入了寝宫内。

    随着走入,萧皇后眉头皱起,酒池肉林,一具具白花花的身子片缕不着横七竖八的躺在大殿毯子上,杨广整个人被埋在了肉林中。

    萧皇后面色一变,阴沉着脸走出大殿,到偏殿等候,周边的众位侍卫纷纷低下头,不敢言语。

    内侍瞧着萧皇后走出寝宫,也不敢进去,对着一边等候伺候的宫女道:“你进去将陛下唤醒,就说是皇后娘娘来了。”

    侍女顿时面色一白,身子发颤的站在大殿门前,然后露出一副视死如归表情,迈步走了进去。

    “陛下!皇后娘娘来了!”侍女强忍住心中恐惧,看着那一具具白花花的身子,小脸发白。

    “嗯?”睡梦中的杨广眉头一皱,随即猛然张开眼睛:“皇后来了?在哪里?”

    一边说着,赶紧站起身整理衣服,惹得周边白花花身子纷纷惊醒,然后站起了身。

    “在偏殿候着!”侍女可怜巴巴道。

    “朕知道了!”杨广穿好衣服,打发了众人,然后对着侍女道:“请皇后娘娘进来,这么早来找朕,一定是有要事。”

    不多时,萧皇后面色平静的走了进来,微微对着杨广一礼,然后将手中书信递过去:“陛下看看吧。”

    杨广也不多说,接过书信后看了一遍,眉头皱起来:“信中所言可属实?”

    “既然敢上报,怎么会弄虚作假”萧皇后摇摇头。

    杨广拿着书信在大殿中踱步,过了一会对着侍卫道:“召钦天监的人过来,龙脉被挖,为何这些家伙没有察觉半点动静?”

    “遵旨”侍卫应了一声,立即起身向大殿外跑去。

    “龙脉被挖!要命啊!”

    ps:不多说,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