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三十章 玄机观
    包子不重要,但是张百仁感受到了其中的情谊,无关于男女之情,而是姐弟之情。

    巧燕虽是萧皇后身边的贴身丫鬟,但若被人发现偷藏御宴,一顿板子免不了,甚至于还会失去萧皇后的信任。

    皇宫中勾心斗角,不知多少人盯着巧燕的位置,巧燕能为自己偷包子,张百仁确实是感觉这包子有些沉重。

    “巧燕姐,下次不要这样了,这样做不好,一旦被人发现可就麻烦了”张百仁将包子小心翼翼塞好。

    这是一个孤独的世界,除了父母之外没有人会对你好。

    张百仁没有兄弟姐妹,有一个姐姐倒也不错。

    “这是皇宫御厨新研究出来的口味,正好给你填饱肚子,也不知道合不合胃口”巧燕笑了笑。

    “知道了,那我先走了!”张百仁低着头没有多说,转身走出了皇宫。

    玄机观距离洛阳足足有三百里,处于洛阳城外的深山老林之中,常人想要走一遭,没有半个月是休想。

    皇城中不许施展道法,张百仁脚踏罡斗,缩地成寸,所过之处大地微微一震,再出现时张百仁已经到了百米之外。

    上京城

    李渊跪在大殿中,不断给杨广磕头:“陛下,还请陛下救救我家小儿。”

    杨广被运河之事弄的心烦意乱,瞧着李渊道:“你不在太原镇守,来上京城作甚。你家儿子怎么了?”

    “陛下,小儿玄霸如今已经易骨大成,尚差一步便可见神不坏,可是此时居然遭了贼人暗算,体内被打入一道剑气,无法磨灭,非见神不坏不可,还请陛下救救小儿,臣听人说陛下要选取天下武士培育成见神不坏武者,还请陛下网开一面,救救犬子!”李渊连连磕头。

    瞧着李渊,杨广能说什么?

    好歹大家也是亲戚一场,而且李渊也颇得杨广信任,被杨广当成左膀右臂,不能叫手下寒了心啊。

    “也罢,朕就网开一面,叫你家小儿速速入京吧!也不知是何等伤势,居然能要了人性命!”杨广嘀咕一声。

    李渊不敢说张百仁下的黑手,漠北禹王鼎之事见不得光,李阀这口气也只能捏鼻子认了。

    “小儿已经在上京城,等候陛下宣召了”李渊连忙道。

    张百仁脚步轻缓,一步迈出已经是百米之遥。

    萧皇后说卜算子在玄机观,张百仁当然要率先赶到玄机观,免得卜算子被人杀了灭口。

    其实卜算之道,张百仁也懂一些,虽然有时候会出差错,但多数时候还是可以算得准的。不单单是张百仁,修道之人对于命理的研究从未断过,命理乃是道士的必修课。

    张百仁一路上走走停停,不断打听,没有jprs导航的时代,走路就是麻烦,稍有不注意便会走错了路。

    出了洛阳城,进入偏远农村,瞧着远处连绵的大山,张百仁背负双手继续前行。

    半日寻找,总算是找到了山下的入口小路,张百仁登临台阶,却被知客拦路:“这位公子,玄机道观已经封上,公子请回吧。”

    “封山?”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本官军机秘府督尉张百仁,前来拜会卜算子,你且去通传一声吧。”

    “卜算子师祖?你识得卜算子师祖?”玄机观弟子一愣。

    “忒啰嗦,速去通传!”张百仁冷冷一哼,剑意自眼中迸射而出,瞬间射于对方脑海,那弟子只觉得天塌地陷灵魂崩溃,已经失去了自我,听了张百仁的话不由自主执行,转身向着山上走去。

    张百仁跟在弟子身后,一路上直接入了山门,穿过层层庄严庙宇,来到某一处宅院前。

    普普通通的茅草屋,外面围着一层篱笆,似乎与远处庄严的道观格格不入。

    “师叔祖,有人找你!”那弟子喊了一声。

    张百仁放眼打量草屋,见到地上布满了一层灰尘,脚印已经模糊不清,直接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墙壁上布满了灰尘,院子里杂草没人收拾,似乎很久没有人住过的样子。

    张百仁一剑斩断铁索,推门走入屋子里。

    灰尘扑面,张百仁捂住鼻子,案几上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一封书信密封,摆放在案几上。

    丝毫没有任何客气,更不在乎窥视隐私的指责,直接将那书信拿起来漫不经意的看了一会,然后眉头皱起来。

    “卜算子这老东西居然提前出去躲灾了!”张百仁摸着下巴:“有点门道。”

    书信里提到卜算子已经出去躲灾了,甚至于早就提前预测到运河之事,麻烦会找上自己,于是提前躲藏起来。

    “贪生怕死,怕凶手灭口吗?”张百仁眉头一皱,失去了卜算子的行迹,如何寻找幕后黑手?

    “你先回去!”张百仁看了门外弟子一眼,不紧不慢的打量着手中书信:“卜算子说有人会来暗杀他,但此地灰尘堆积,想来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那就证明杀手还没有来。”

    不紧不慢的将诛仙四剑挂在墙上,屠龙剑塞入袖里乾坤内,然后张百仁在屋子里一阵翻找,寻了几件衣服,说来也巧,衣服里居然当真有孩童的服饰,张百仁穿上刚刚好。

    换了衣服,扮作小道童的模样,张百仁将屋子擦洗一番,然后小心翼翼的整理了一番庭院,布置成一副这里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人的假象,甚至于还有心思去后院烧火煮饭。

    夜晚

    张百仁端坐在油灯下看着书籍,小心翼翼的将油灯火苗挑大,看着那浓浓的熏烟,张百仁摇摇头:“好在古时候屋子密封性不好,不然呛也要把人呛死。”

    灯火比不得夜明珠,但眼下也不得不受着。

    就这般等了三天,山门处看守的弟子似乎将张百仁忘了一般,没有人来打扰张百仁的安静。

    第三日夜里,三更天之时,张百仁正要熄灭了烛火去睡觉,突然远处传来阵阵鸟雀惊飞之声,惹得张百仁心中一动,按捺住心神坐了下去,似乎没听到外面的动静一般,静静看着手中道德经。

    道德经不愧是道德经,越看越玄妙,甚至于好多内容即便是张百仁也要细心研读,体悟许久才能默然一笑,略带恍然。

    “嗖!”

    空气爆鸣声响起,一只箭矢破开窗纸,眨眼间来到了张百仁近前。

    “唰!”

    大袖一卷,袖里乾坤短,壶中日月长。

    箭矢被张百仁的袖里乾坤收摄,然后木窗破碎,刀光在月色下化为一道匹练,呼吸间来到了张百仁近前。

    “铛!”

    张百仁飞身后退,右手轻轻一转,袖里乾坤内的屠龙被其拿在手中。

    剑意无匹,霸道绝伦,似乎比之九天名月还要夺人眼球。

    在这一刻,月光焕然失色,黯淡了下去。

    “无生剑张百仁!你不是卜算子的孙女!”人影在剑下惊恐的吼叫了一声,但却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无生剑向自己咽喉送来,整个人却无法动弹分毫。

    “嗖!”

    眼见着男子即将丧命,忽然一阵破空声响起,三道箭矢笼罩张百仁周身三处关窍,瞬息间来到了近前。

    “咄”

    “咄”

    “咄”

    三声急促的声响,箭矢插入了张百仁身后的墙壁上。

    面前黑衣人得到喘息之机,瞬间纵身跃起跳出窗外高声道:“无生剑不过如此!”

    嘴上这般说,但心中却暗自惊惧:“无生剑果真名不虚传,老子差点栽了。”

    “想跑?”张百仁手中困仙绳被其拿出,但看着那黑咕隆咚的山林,心中起了犹豫顾忌。

    抓起案几上的剑囊,张百仁打开屋门,一步迈出追了过去:“想跑?跑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