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卜算子的心思
    自己死了,这小子如何降服八千战魂?

    这可是八千战魂,就算阳神真人也要费一番手脚,自己若死亡,八千战魂失去控制,一旦遁入远处山林、村庄,不知要造下多大罪孽,这小子难道不怕吗?

    带着种种的疑问以及不解,道人意识陷入了无尽黑暗,远处八千战魂察觉到身上束缚消失,顿时仰天咆哮一声,向着张百仁砍杀而来。

    “蠢货!”张百仁冷冷一笑,背后诛仙四剑微微震动,所有战魂瞬间被慑服,然后逃入远处的山林中,不见了踪迹。

    “此地荒山野岭,哪里有人家供这群战魂祸害,去年楼兰古国跑出不知多少亡魂、干尸,也不差这八千战魂”张百仁摇了摇头,上前搜刮着道人的衣物,然后一脚踢出,将其踹入水中。

    “养鬼道!”看着手中的文书,张百仁摇摇头,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想来是不知名的小道观。

    道人身上穷的很,出了一点碎银之外,再无任何钱财,惹得张百仁翻翻白眼,催动着扁舟继续北上,月色下一曲高歌:“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谈笑中。”

    张百仁嗓音稚嫩,但却偏偏唱出了老气横秋的味道,歌声震动茫茫江水,虽然稚嫩但却有一种令人心惊的豪迈。

    天下事事,莫不是犹若东流水下的一朵浪花,唯有长生久视,方才可惯看风月,所谓的王图霸业,也不过是我等谈笑之事也。

    浪花淘尽唯我独在!

    “好心境!好豪迈!好霸气!”远处江水波光荡漾,染上了一层银纱,在江中有一条小渔船,微微烛火弱不可察,若非船上有人开口,张百仁都下意识的将小船忽略了过去。

    月色下,张百仁看的清楚,小船船头两道人影晃动。

    开口的是一个老者,声音中透漏着一抹沧桑。

    “哈哈哈,小哥哥咱们可真是巧,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了你”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船头响起。

    声音听着有些熟悉,张百仁略一回忆,一张令人怜爱的小脸出现在脑海里,怯生生的表情令人永远都无法忘怀。

    “老先生倒是好兴致,居然夜晚独钓江水,咱们又见面了,天黑客栈一别,一切安好否?”张百仁催动扁舟,来到了小船前。

    老者身穿薄衫坐在船头垂钓,不远处小姑娘手中把玩着螃蟹,一双眼睛欢快的看着张百仁。

    “一切安康,只是又涨了一岁,距离棺材板又近了一步”老翁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感慨:“之前的曲子出自何人之手?”

    “老先生以为出自何人之手?”

    张百仁将自家的扁舟与老者渔船绑在一起,瞧着船头小姑娘的红彤彤脸蛋,满是兴奋之色,月色下亮晶晶的眼睛额外吸引人。

    “歌声沧桑豪迈,见过大浪淘沙,王朝更迭,绝非出自于你这小小少年之手”老翁轻轻一叹。

    张百仁不置可否,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眉目如画似乎有一种叫人安静的力量,面对着小姑娘,人的心神就会安静下来。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古今多少事,都付谈笑中!”渔翁默默的念叨一句,似乎痴了,一双眼睛穿梭时光,看到了往昔的峥嵘岁月。

    “上次匆匆一别,尚未请教老先生名讳”张百仁坐在小姑娘身边,两年不见这小姑娘长大了不少,唇红齿白令人爱怜。

    渔翁笑了笑:“你小子到处找我,居然还不知道老夫名号。”

    “我到处找你?”张百仁一愣。

    渔翁笑了笑,抖了抖手,鱼竿猛然拉起,一条二斤重的鲤鱼落在甲板上。

    “小哥哥,我叫公孙小娘!”少女在一边忍不住插嘴道了一声。

    “公孙小娘?”张百仁愣了愣。

    一双眼睛看着老翁背影:“本公子一直寻找的唯有当世第一卜算大家,莫非阁下就是玄机道观卜算子?”

    老翁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张百仁眼睛一亮,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先生叫我找的好苦,不曾想无缘对面不相识,咱们上次就已经有了交集,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了。”

    “你说错了,非是在这里碰到了,而是老夫故意此地等你!”老翁缓缓站起身,手起刀落鲤鱼被开膛破肚,小姑娘公孙小娘乖巧的端来小铁锅,整理好木柴开始烧水。

    水煮鱼张百仁的最爱,张百仁最爱吃烤鱼,不论是蒸的、煮的、炸得、炖的,他都喜欢吃。

    老翁手起刀落,刀工精细,一条鱼下锅后,独自走入船舱,拿出一坛浊酒:“一坛浊酒喜相逢,老翁我只有浊酒,陈年佳酿没有。”

    张百仁笑笑:“足矣!”

    老翁小心的调控着火候,漫不经心道:“我知道你的来意。”

    张百仁点点头,自己在玄机观一番折腾,天下各大势力只要有心,都能听到消息。

    “小哥哥做得真棒,玄机道观都是一群恶人,当初小哥哥就应该将玄机道观那些狗贼斩尽杀绝”公孙小娘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张百仁。

    听了公孙小娘的话,张百仁心中忽然一动,想来卜算子与玄机道观之间的事情不怎么愉快,甚至于结下了死仇。

    “唉,浪花淘尽英雄,往事都过去了,何必看不开”卜算子陷入回忆,过了一才摇摇头:“玄机道观好歹也是养我之地,小真人若有机会,还是不要为难他们了,放其一条生路吧。”

    “我是打算放他们一条生路,但他们偏偏往死路上钻,天要收他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公孙小娘拿来银筷子,张百仁摸着小姑娘头,打破了沉闷的气氛:“你既然叫公孙小娘,那你肯定还有一个姐姐。”

    “我姐姐叫公孙大娘”公孙小娘眉开眼笑:“我姐姐也如你一般,是一个剑道高手,你们可以切磋一番。”

    公孙大娘?

    张百仁一愣,他想到剑舞名震天下的公孙大娘,不过公孙大娘乃是开元时期人,距离如今差了一百年呢。

    很显然,公孙小娘口中的公孙大娘不是后世名震天下的公孙剑舞。

    不过,在这修道世界,童颜永驻者无数,活了百岁也不算是稀奇事,修行有成之人活到一百五十岁没有那么难。

    “可惜,我姐姐剑道遇到了瓶颈,已经闭关半个月,半个月滴水不进,在不吃饭就要被饿死啦!”公孙小娘一双眼睛期盼的看着张百仁:“爷爷说你剑道得天独厚,为天下第一人,你一定有办法救我姐姐。”

    说着说着,公孙小娘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大眼睛瞪着张百仁:“小哥哥救救姐姐好不好。”

    “咳咳咳”卜算子在一边剧烈的一阵咳嗽,心中暗叹:“小孩子就是藏不住心事,本来还想着卖这小子一个人情来着,没想到公孙小娘没按照自己的剧本演,直接将自己的计划给揭穿破产了。”

    瞧着眼睛亮晶晶的公孙小娘,张百仁抚摸小娘的脑袋:“你姐姐在哪里?”

    “就在船舱里”公孙小娘细嫩的手指指着船舱。

    张百仁转过头看着卜算子,就知道这老东西肯定不会屁颠颠的主动跑来江中等候自己,原来是有事求自己啊。

    卜算子在一边抬起头,苦笑一声:“大娘痴迷剑术,独自钻研,没想到出了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