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五十五章 考验失败,张家秘闻
    “砰!”

    张百仁身子一颤,手掌仿佛被电击了一般,瞬间倒飞出去。

    此时张百仁的眼中满是茫然,梦?非梦?

    是此身梦去二十一世纪,还是二十一世界梦回隋唐?

    张百仁分不清现实与虚幻,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镇妖碑依旧是镇妖碑,所有翠绿色尽数消失,裂痕瞬间弥补,化为了灰色黝黑的石碑。

    “失败了?”中年男子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有些发狂的抓了抓脑袋:“失败了!只差一点就失败了!只要在坚持一下你就成功了!”

    张百仁轻轻一叹,无奈道:“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说完后张百仁闭上眼睛,此时心神有些紊乱,到底隋唐时空的一切是真的,还是二十一世界的那一世是真的?

    “前辈,这考验我怕是过不了了,还请前辈见谅!”广成仙府近在眼前,但张百仁却无缘得见,说不遗憾那是骗人的。

    男子急的抓了抓耳朵,之前还抱着戏虐的心态来看戏,不曾想这么一会形势逆转,自己该求着这小子帮助自己化解困境了。

    “可惜了!”

    “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啊!你只要在努力一下便可堪破幻境,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中年男子苦口婆心的劝慰道。

    说到这里,男子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满是犹豫之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目光里满是复杂、犹豫不决。

    “你小子再试试!没准多试几次就可以了!”男子死死的盯着张百仁,苦口婆心劝导。

    “前辈,你应该知道,道心之事,不是多试几次就可以的,我骗得过别人,却骗不了自己的内心”张百仁话语一阵低落。

    “可惜了!广成仙府内可是有广成子的一生积蓄,还有成仙之秘,可惜了!本以为困在此地几千年可以出世了,不曾想空欢喜一场”中年男子看着张百仁,摇了摇头:“此事强求不得,你走吧!”

    张百仁无奈一叹,纵身一跃猛然跳起身,一步迈出缩地成寸,居然出了水府。

    瞧着张百仁缩地成寸的手段,中年男子一愣,猛然后悔起来:“你回来!你回来啊!一切都还好商量!你掌握了缩地成寸,你怎么不早说啊!”

    可惜迷雾重重,张百仁听不到下方汉子的喊话。

    见到张百仁真的离开,中年汉子气的原地踏步:“他娘的,什么世道啊!什么世道啊!被困在此地几千年,老祖我都要疯了!广成子这王八蛋简直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当年不就是祸害死了几个人族修士嘛,用得着将我困死此地几千年!”

    洞府内的事情张百仁不知道,见到张百仁神情迷迷糊糊的走出来,淮水水神道:“怎么样?居然这么快?一个时辰都不到?”

    张百仁苦笑:“失败了!广成仙人不愧是广成仙人,非我等所能媲美!设下的种种手段叫人无法规避,防不胜防。”

    “无法规避防不胜防就对了,广成子是什么人,岂是我等可以媲美的!说句不好听的,纵观古今能媲美广成子者唯有寥寥数人而已!你在广成子的考验下失败不丢人!”淮水水神语重心长道:“一点都不丢人,我也考验失败了,你应该直接用袖里乾坤收了那镇妖碑,如此便可免去考验。”

    张百仁摇摇头:“免去考验?广成子仙师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若真的有那么简单,广成子的传承早就被人得去了。”

    “说得倒也是”淮水水神抓了抓脑袋:“可惜了,不过你放心,这报酬没能拿到手那便不算数,为兄哪里还有上古密藏,找个时间给你挑一个。”

    “当真?”张百仁猛地抬头看向淮水水神,这厮简直就是土豪啊,真不知道这些活得年岁久远的神祗到底多么富有。

    “我岂会骗你”淮水水神摇摇头。

    “上古仙人直接与先天神魔打交道,手段比咱们厉害也说得过去!”淮水水神道:“这崆峒山景色不错,咱们难得来一次,趁机游玩一日,倒也没算白来。”

    张百仁点点头,二人悄悄下了广成仙府,来到崆峒山不游玩一番,确实是说不过去。

    崆峒山为道家圣地,自然有道家宗门镇守。

    此地当年秦始皇来过,司马迁等等历史名人俱都来过此地,在此地留下一片片脍炙人口的文章,传下一段段佳话。

    张百仁与淮水水神是来夺宝的,当然不敢大摇大摆的乱闯,二人化作普通民众,观赏着崆峒山的景致。

    “这崆峒山大小道观十一家,每一家都继承了广成子的一门绝学,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淮水水神闷闷的抓了抓脑袋。

    “每一家继承了广成子的一门绝学?”张百仁眼睛顿时亮了,满脸激动之色:“大哥,咱们若能盗取了这十一家的术法神通,岂不是能还原广成子的传承。”

    “贤弟想多了!不过是这十一家给自己脸上贴金罢了,也不知道在哪里获得的传承,自称是得自于广成子,反正广成仙师已经死了,那个会站出来辨认真假”淮水水神无奈的摇了摇头。

    “谁也不知这十一家有没有获得广成子的传承,但是这十一家每一家都不可小觑,每一家都有阳神真人坐镇,十一家联起手来在整个大隋也算是超级势力,所以才能占据崆峒山这等洞天福地”淮水水神似乎想起了什么:“崆峒山是何等圣境,若无本事早就被南北天师的人抢去了,这十一家每一家都有一门直指天仙大道的法门,门中道统完整,门人不绝,当年佛家兴盛之时,有朝廷的强力支持也下也仅仅在峨眉山修建了一座道场,不敢与十一家争锋。”

    “这十一家如此厉害,不知比之南北天师如何?”张百仁眨了眨眼睛。

    “北天师代表的是道家正统,有道家祖师张道陵亲自受印,冥冥之中获得道祖庇佑,有气运加持,十一家比之南北天师远远不如,不过南北天师内也是大小团体互相较量,消耗了门中的力量,不然这天下早就是张家的了,还有大隋、草原、塞外什么事!”说到这里,淮水水神看着张百仁:“不论王朝更迭也好,神道变迁也罢,天宫中的四大天师之一有一位永远都姓张!”

    张百仁愕然,淮水水神道:“这里面的门道深着呢!可惜啊,你虽然也姓张,但却是野路子,若能与天师道张家扯上关系,你小子就发达了。”

    “张家有那么邪乎?”张百仁摸了摸下巴。

    “张道陵之前或许有许多修行之法,还有传自于魔神的祭祀之术,等等,但自张道陵之后,世间才有道门,张道陵为天下教祖,彻底肃清了天地间魔神余孽,开创出真正适合人族修炼的法门,你说张家厉不厉害!”淮水水神苦笑:“只可惜几年前张家教祖张道陵流传下来的天书弄丢了!张家日子现在也不好过啊!”

    张百仁闻言陷入了沉思。

    是夜

    张百仁与淮水水神坐在一处水帘洞前饮酒,天空中明月高悬,张百仁醉醺醺的看着淮水水神:“大哥,你是什么年代的人。”

    淮水水神眼中露出一抹感慨:“什么年代的人?这个要保密。”

    张百仁闻言一阵感慨,直接跳入水中,悬浮在水面,看着天空中的明月,整个人仿佛是落叶一般在水面飘荡:“醉枕五湖四海,夜眠九洲山河,快哉!快哉!”

    “贤弟好生潇洒快活!”淮水水神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