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神剑轩辕
    张百仁算是发现了,古时候的人似乎都喜欢在石壁上记录一些事情,草纸也好,布娟、兽皮也罢,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会腐朽,在世间的催化下逐渐灰飞烟灭,唯有木石永恒,可以最大年度的将遗迹保存下来。

    亦如广成仙师这等强者,也不得不使用墙壁当做是传承的物品。

    像金书、玉册,乃以真金、玉石雕刻而成,这太奢侈!想象上古之时,冶炼绝对是个大问题,除了那些富得流油之辈,那个能如此奢侈?

    抚摸着墙壁上道道玄妙的文字,张百仁很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种字体。

    “这是什么字体?”张百仁无奈的挠了挠脑袋,传承就在眼前,但偏偏自己却不识得文字,又有什么办法?

    至于说祖龙记忆,当年祖龙陨落之前,还没有广成子呢。

    “不认识字怎么办?”张百仁略带烦躁的在地上转悠了一圈,却发现石室内全都是这种文字,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辨识,不认识字即便再多的传承在眼前,又有什么用?

    至于说扩印或者强行记下来,张百仁摇了摇头,这绝对是无稽之谈,如此多的一堆乱码,怎么记下来?

    不去观看墙壁上的文字,张百仁打量石室,在石室最中央摆放着一方怪异的石台,石台上插着一把金黄色的长剑。

    “轩辕剑!”

    看着长剑,这是出现在张百仁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只见剑身上雕刻着鸟兽虫鱼日月星辰,像极了传说中的轩辕剑。

    在轩辕剑一边,一株巴掌高的翠绿嫩苗静静生长,扎根于轩辕剑的身边。

    除此之外,石洞内再无别物。

    说好的番天印呢?

    说好的广成子传承呢?

    就一把不知是不是轩辕剑的长剑,还有一株不知道什么作用的幼苗,有什么用?

    张百仁打量石室一阵,然后缓步登上台阶,来到高台之上,看着插在高台上的长剑,一只手缓缓向着长剑抓去。

    “嗡”

    张百仁刚刚触摸到轩辕剑,便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来到了另外一方空间。

    无边无际的空虚,天地间俱都是白云朵朵,一位面容清瘦的道人正站在自己面前。

    “你是谁?”看着眼前道人,张百仁下意识开口。

    似乎没有听到张百仁的话,那道人面带微笑自顾自道:“后辈小子,有缘得以进入老夫广成仙府,便是与贫道有缘,既然能过红尘问心,当有资格获得贫道传承,贫道乃广成子是也!”

    “广成子?”看着眼前偏瘦的中年男子,张百仁顿时一愣。

    广成子自顾自道:“老夫留下红尘三问,大业至贞观之年必然会有人降临此地,得老夫传承,不知来者是吕洞宾还是李太白,反正总算是有人来了!”

    李太白?吕洞宾?

    张百仁一愣,这石洞与李太白吕洞宾有什么关系?

    不给张百仁思考的时间,广成子自顾自道:“外面的镇府神兽,乃上古凶兽蜃,当年轩辕讨伐蚩尤,这混账作恶多端,以假乱真,不知将多少人置于死地,如今被我镇压此地几千年,为的就是磨灭其身上凶戾之气,后辈小子若得传承,这厮凶戾之气尽去也就罢了,若依旧冥顽不灵,尽管将其斩杀了事!”

    蜃?

    张百仁一愣,广成子道:“墙壁上雕刻的乃是仙文,亦或者称之为‘先’文,沧海桑田,也不知道世上识得仙文之人有几人,贫道自然会助你一臂之力,叫你识得那上古仙文。”

    说到这里,广成子道:“你手中拿着的乃当年轩辕讨伐蚩尤之时,斩杀蚩尤的轩辕剑,上古一战蚩尤神功滔天,练就了不坏之身,我等诸方大能联手,虽然斩杀了蚩尤,但轩辕剑也遭受重创,经过地脉几千年温养,想来也该恢复当年威能了。轩辕剑当年饱饮蚩尤血,沾染了蚩尤的意志,也不知这些年净化了没有,后辈小子需慎之!慎之!”

    说到这里,广成子眼中满是回忆之色:“至于说轩辕剑一边的幼苗,此乃真正上古神物,比之轩辕剑贵重百倍,唤作是大椿!以四万八千年为春,四万八千年为秋,乃天下万木长生之祖,是我当年云游荆州之时,自一处秘境之中发现的,历经诸般大战,斩杀无数强敌,方才将大椿树幼苗带回中州,此大椿关乎我中州正统命数,后辈小子需慎之培育,不可叫其灭亡。”

    “上古大椿树!”张百仁一愣,接着就是满面狂喜,自家的小空间有了大地本源,如今正需要本源之物,不曾想困了就来枕头,上古万木之祖的大椿树居然送到了自己身前。

    “后辈小子得我正统,当兴我人族,一统九州镇杀天下妖兽,使我人族为天地霸主,望尔慎之、慎之!”说完后广成子周身扭曲,演化一个个上古仙文,面无表情的不断讲解。

    张百仁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广成子动作,不断推算记忆广成子动作的涵义,过了许久后才见天地一阵旋转,幻境破碎唯有广成子的声音在缓缓充斥着耳边:“你我终有相见之日,日后再见!”

    眼前光线扭曲,张百仁回到了现实,手掌攥着轩辕剑,转头看向轩辕剑一边的幼苗,树苗翠绿令人忍不住为之心动,晶莹剔透仿若玉石一般。

    “四万八千年为春,四万八千年为秋,端的不可思议!简直夺天地之造化,我那空间融入土之本源,长生了大地之力,若融入这大椿树,不知会有什么变化!”张百仁眼中闪过心动之色,但却不着急行动,而是仔细的打量着轩辕剑。

    轩辕剑确实已经修复完毕,此时周身金光缓缓收敛,化为了青铜之色,所有异象收敛一空。

    张百仁摇摇头,将轩辕剑拔起来,长剑出鞘,一股皇道之气扑面而来,令人不由得心惊胆颤,道法运转都为之凝滞了一下。

    张百仁嘴角翘起,抚摸着下巴,拿起轩辕剑舞动了一会,手指弹了弹轩辕剑:“也不知道轩辕剑是什么材料铸造,将其揉入我的诛仙四剑又能如何!”

    张百仁想到了自家诛仙四剑的四把胚胎,随即摇摇头,将轩辕剑揉入诛仙四剑胚胎不太现实,此时四道剑胚已经定型,在融入外物只会破坏剑胚的完美。

    更何况轩辕剑其所代表的意义本身大于长剑本身之锋芒!

    身为天下第一位帝王,轩辕剑本身就是皇道的代表,代表的天下正统。

    把玩了一会轩辕剑,张百仁抬头看向洞口,上方汉子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洞口,好像看到的是另外一方世界,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张百仁动作。

    “上古魔兽蜃?这厮居然是上古魔兽蜃?这混账居然骗我,说上方化作水池的蜃气乃广成子收敛,分明是这蜃阴险狡诈,故意设计算计,从水池到下方石室那么高,若无真本事一旦摔落下来,只有肉身成泥转世兵解的下场!”张百仁缓缓踱步:“好狠毒的心思,也不知道这上古魔兽蜃有没有改邪归正,我怎么知道他又没有改邪归正?现如今道法凋零,若叫这厮跑出去,只怕大事不妙啊!”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蜃乃上古神兽,几千年积累修炼,一身气血根基深厚无比,一旦出世当可横推天下,将人族置于水深火热之中,此乃我之罪过也!”张百仁轻轻一叹:“难啊!人心难测,我如何知道蜃的心思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