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七十一章 端倪初现
    皇宫中的风波,迅速叫满朝文武认识到了张百仁这个疯子。

    张百仁前脚走出皇宫,后脚皇后的传召就到了。

    永安宫

    张百仁看着萧皇后,萧皇后面带苦笑:“在皇宫中拔剑杀人,这罪名可不小。”

    “确实是不小,不过这些家伙都是识相之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心里肯定有数”张百仁喝了一口茶水,话语悠闲:“李渊这般隐忍,必然有大问题。”

    “这一切还要靠陛下断决,咱们说了没用!”萧皇后亮晶晶的眸子盯着张百仁:“小先生这次可是名扬洛阳了,日后那云定兴遇见你,必然绕道走。”

    “云定兴乃卑鄙小人,不足为惧!”张百仁不屑一笑:“如今年关将近,臣欲要返回塞北过年,李阀的人娘娘找个人招待吧。”

    萧皇后点点头:“此事也不能怪你!那个不希望回家过年。”

    “过年后,下官会给娘娘带一些土特产!”张百仁笑了笑,转身走出皇宫,当夜轻舟北上,向着涿郡而去。

    “张百仁走了”驿站内,李渊轻轻一叹。

    “爹,这小子简直无法无天,无所顾忌,你该不会真的打算将小妹嫁给他吧”李建成略带担忧道。

    “为何不可?”李渊看向李建成。

    “爹,你之前不是重视柴家吗?这小子身世与柴家相比不值一提,爹怎么改变主意了?”李世民在一边插话。

    “柴家?有的时候某些东西并不是家世就可以衡量一切的,你吩咐下去叫人去涿郡探探底细,这小子既然自己主动上船,不将其拉上来咱们都对不起这么好的机会”李渊嗤笑一声:“想要激怒我,手段太嫩,立即派人去涿郡说亲。”

    张百仁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的一席话居然叫李渊当成了机会,还真的派人前往涿郡提亲。

    “金顶观那边已经找到了线索,上次虽然大出血,但却将金顶观拉上了战车,你将消息传过去,请金顶观的人帮忙说和!”李渊眼中闪烁奸诈之光。

    张百仁迎着北风行走,身上裹着胡裘大衣,北风呼啸,天空中雪花飘舞。

    毫不意外,北地今年确实是大丰收,沿途百姓已经逐渐恢复了安生,叫张百仁心中稍微安稳一些。

    流民失所,易子而食太凄惨,张百仁看了受不了。

    随着三阳金乌正法的修炼,此时张百仁周身神光逐渐内敛,异象慢慢消失,唯有满天的太阳之力显露出张百仁的奇特之处,张百仁就像是一个黑洞,在源源不断吞噬着光线,周身十丈之内光线似乎黯淡了许多。

    十只乌鸦在张百仁周身扑腾,朝阳之力、正阳之力、夕阳之力不断灌注于乌鸦体内,不断开发、梳理乌鸦的肉身,寻找着乌鸦体内的一点点祖血。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此期间没有任何回报,只是不断付出。

    随着太阳之力的灌注,张百仁能感觉到自己模糊中似乎与十只金乌有了一种特别的联系,怪异的感应。

    巧鹰子站在张百仁肩膀上,静静的蹲着,仿佛睡着了一般。

    喂了一会十只乌鸦,将其收入袖里乾坤内,张百仁将整个人都缩在了胡裘中,驱使着水流向涿郡而去。

    中途张百仁有见到突厥商队,自然毫不客气大肆劫掠一番,叫无数突厥人哭天怆地,心中将张百仁恨死。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尘随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滔,谁负谁胜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知多少……”张百仁声音寂寥,在这冷清的河水中更显得冷寂。

    此时河水内冰碴沉浮,天空中大日融融,两岸草木枯寂,好生的凄凉。

    一首沧海笑当真是人生寂寞如雪。

    “好曲子!好词调!好豪迈!”远处群山中传来阵阵赞叹。

    张百仁无奈,怎么自己一唱歌就会遇到人,而且都是某些高人,这一点张百仁无力吐槽。

    “阁下何人?”张百仁站在船头,整个人缩在皮裘中。

    “哈哈哈,在下赵如夕!”群山中传来阵阵回响,一道人影策马在岸边奔驰,遥遥的隔着河水与张百仁对话。

    “赵如夕?这名字够娘炮的了!”张百仁撇撇嘴,驱动扁舟向岸边而去,遥遥看着骑在马上的汉子,三十多岁年纪,整个人风流倜傥,标准的小白脸,甚至长着一双修长大长腿,眉心处点点金光仿佛一颗小太阳。

    “赵如夕?贫道张百仁!”张百仁话语在北风中传入男子耳中。

    “阁下好修为”赵如夕拊掌称赞,跳下马来。

    张百仁停下扁舟,掀开了帽子,露出雪白牙齿:“道兄的道功也不错!”

    “百义,你小子怎么在这里?你小子道功什么时候这般深厚了?”道人看着张百仁一愣。

    “百义?阁下莫不是认错了人?贫道张百仁!”张百仁有些莫名其妙。

    “你这孩子今个怎么改性子了?”赵如夕瞪着张百仁,有些摸不着头脑。

    “阁下认错人了,贫道张百仁,不知百义是哪位,莫非和贫道很像吗?”张百仁愣了愣。

    “简直太像了,近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要不是你这口气不太像,我还真以为你是我侄子!”赵如夕连连惊叹:“要不是他尚未踏入练气之境,又没有你这般气势,在下真的会认错人!”

    张百仁一双眉毛很有特点,仿佛是两把利剑,两把可以斩断苍穹的利剑,这般眉毛世上绝对不会有人模仿伪造出来,这是诛仙剑意熏陶而出的眉毛,每一根都仿佛是一把把散发着寒光的利剑。

    而且张百仁发丝坚韧乌黑,看起来仿佛是一根根黑色的绳索,浓密而不杂乱。

    “世上当真有如此相像之人?”张百仁愣了愣。

    “以前我以为没有,但见到你之后我就知道有了,要不是你们俩一个天南一个海北,贫道真以为你们是同胞兄弟!”赵如夕哈哈大笑:“之前听阁下歌声豪迈,忍不住出言赞叹,正式介绍一下,贫道乃金顶观赵如夕。”

    “金顶观?”张百仁愣了愣:“贫道张百仁,添为大隋都督!”

    听了张百仁名号,赵如夕一愣,惊呼道:“潇潇落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的无生剑张百仁?”

    “正是贫道!”张百仁看着赵如夕,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见了纯阳道观的人。

    “失敬!失敬!”赵如夕立即郑重一礼。

    “前些年遇见你纯阳道观老祖,三阳火符留在了塞外,莫非你是来查看三阳火符的?”张百仁略作琢磨,瞬间自行脑补。

    “三阳火符?这你都知道?你见过我家老祖?”赵如夕一愣。

    “前些年见过”张百仁看着赵如夕:“既然是去涿郡,何不与我一同前往?骑马太慢。”

    “你也知道,我们金顶观修炼的法诀最讨厌水,我师弟前些日子与我走散了,贫道还要等候我师弟一下”道人苦笑。

    “原来如此”张百仁点点头。

    “本督尉还要继续赶路,道兄若是来了涿郡,可来城南张家庄园找我”张百仁调转船头。

    眼见着张百仁要走,道人略作犹豫,然后跺了跺脚:“豁出去了,坐船就坐船!”

    “哎哎哎,道友你等等我,这马匹颠簸得我大腿都要烂了,你还是稍带我一程吧!”道人站在岸上招手。

    张百仁嗤笑一声:“上来!”

    说着话袖里乾坤施展,马匹已经被装了进去。

    “传说中的袖里乾坤?”赵如夕愣了愣神。

    “快上船吧!”

    ps:大家中秋快乐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