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查案
    大都督耿直的有些过分,张百仁听了能说什么?

    这黑锅谁都背不起,只有自己关系够硬,即便背了黑锅也没什么。

    这种事情当然谁背黑锅谁说的算,张百仁背了黑锅当然是张百仁说的算。

    看着大都督走远,张百仁转过身道:“温大夫被灭门,此事影响之恶劣,不必本官多说,各位心中都应该有数。”

    说到这里,张百仁道:“打开天窗说亮话,黑锅是我背,所有事情当然要听我的,众位封锁京师要道,但凡发现可疑之人全都抓起来塞入监狱之中,然后逐一排查送入诏狱审问,在派遣一队人马守住温大人家中,没我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

    “尊令”

    张百仁话语落下,下方众人齐齐应了一声,立即开始动作。

    这等事情震惊天下,若能破案功劳滔天,若不能破案岂止脑袋搬家那么简单。

    安稳为主,没有人愿意和张百仁争功,更不会有人给张百仁下绊子。

    “带上笔墨纸砚,随我前往温大人府中”张百仁对着身边的萧家兄弟招呼一声,快速向温大人家中走去。

    如今已经五更天,天快要亮了,城门再有两个时辰也该打开,必须要在开城门前找到线索,不然只怕凶手会趁机逃出上京。

    “对方有阳神真人,想来势力不小”张百仁坐在马上思忖。

    阳神真人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地位,就像王者荣耀里的脆皮一般。

    远程攻击那是无往不利,若一旦被人摸到身边,唯有死翘翘的份。

    在张百仁看来阳神高手就像是一个人形发射塔,不断与天地勾动,借助天地伟力。

    来到温大夫府邸,此时周边府邸内灯火通明,一双双眼睛看了过来,围在温大夫家门前议论纷纷。

    “清场,所有人都赶走!”张百仁阴沉着脸。

    军机秘府侍卫管你是王公贵族,直接手中大刀连带着刀鞘砸下去,一群人哭爹喊娘纷纷逃走。

    “用生石灰找到场中所有凶手的脚印,然后用石灰圈起来”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

    “大人,三更半夜哪里去找石灰啊”一位千人长苦笑。

    “这就是你们的事了,偷也好抢也罢,本官一定要见到生石灰”张百仁走入庭院,打量着被冰雹砸得稀巴烂的院子,血肉一团看起来颇为惊人。

    好在是冬日,冰块并没有融化,张百仁高声道:“生石灰可曾准备好,大家赶紧将属于凶手的脚印大概圈画出来。”

    庭院内火把通明,张百仁看着被逐渐圈画出来的脚印,蹲下身子默默打量,伸出手指略作测量,然后便奋笔疾书。

    “男,身高一百八十公分,体重九十公斤!”

    “男,身高一米六到一米七,体重五十公斤!”

    “男,身高一米七到一米七五,外八字腿,体重七十公斤”

    “……”

    萧家兄弟看着张百仁写好的文书,面露愕然之色:“大人,您单凭一个脚印就能看出这么多?”

    “会的人不难,虽然仅仅只是一枚脚印,但却可以透漏出很多信息”张百仁林林总总书写了三十多个脚印,然后道:“去城中探查,按照这些条件去搜索,若是有三五个在一伙的符合其中条件,那便是真凶了!将文书抄一份送往守门之处,还有……”张百仁看着脚下尸体的刀伤:“这些家伙里居然还有一个左撇子,叫人去搜查。”

    “大人,不过是刀伤罢了,怎么看出是左撇子?”骁虎好奇道。

    “自己拿一把刀砍两下子就知道了!”张百仁不耐烦的应付一声,继续检查地上的尸体。

    “大人,这件事未必没有线索,下官倒是有些猜测!”骁虎跟在张百仁身后,看着死不瞑目的老母鸡,口中啧啧有声:“太凶残了。”

    “什么线索?”张百仁道。

    “大人之前算定脚印大概有三十多个,咱们兄弟这些日子不是说外地有一伙人来路不明吗?这伙人恰好也是三十几个,当时咱们兄弟见到这伙人身材壮硕,做事低调,来到上京城后居然就这般住下,没有丝毫动作,于是心中起疑……这件事还和大人禀报过”骁虎道。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你带人速速去将这伙人拘禁起来,然后按照特征对比”张百仁深吸一口气,继续查验着伤势。

    “是!”骁虎领命而去,张百仁看着地上的尸体,眉头皱起来。

    入目出惨不忍睹,脑袋仿佛一个水西瓜般被从天而降的冰雹打碎、击穿。

    有的人甚至于直接化为了肉泥。

    “这是左骁卫的士兵”张百仁看着对方服饰,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内忧外患,不知朝中牵连出多少人,此次若能查明,只怕朝中不少大臣都要人头落地”宇文述不知何时来到场中。

    “宇文大人深夜不去睡觉,怎么有空来这里”张百仁笑了笑。

    宇文述深吸一口气:“左骁卫死了不少人,这件事需要一个交代。”

    “宇文大人掌管的是左翊卫吧,左骁卫归属大将军张瑾掌管,怎么不见张瑾大将军在此”宇文述摇摇头:“这队人马中有我亲侄子!亲侄子!”

    张百仁闻言沉默了下来,暗中替张瑾悲哀,本以为是一个美差卖好宇文述,结果出了这么大纰漏。

    “大人节哀顺变!”张百仁轻轻一叹。

    “关于此事,本官似乎知道那么一点点……”宇文述开口,话没说完就听远处传来一阵叫吵声。

    “发生了什么?”张百仁眉头皱起。

    “大人,左骁卫来收尸了,下官不允许,于是双方吵了起来”有督尉过来禀告。

    “告诉他们明天再来”张百仁不耐烦的摆摆手,对宇文述道:“之前大人说……。”

    “小子我告诉你,别以为你们军机秘府就了不起,我们左骁卫可不吃那一套,我乃大将军手下偏将牛顶,你们放我进去也就罢了,不然咱们今个没完”门外传来一阵大嗓门,再次打乱了张百仁的话。

    “牛顶?这名字听起来有些耳熟,你们放他进来”张百仁略带烦躁道。

    “大将军之前说……”张百仁看向宇文述,宇文述连连摇头:“本将军可什么都没说,告辞!。”

    说完话后宇文述匆匆离去,留下张百仁一个人站在那里郁闷万分。

    “进来就进来,谁怕谁是孙子!”牛顶大嗓门吼着走进来,不过看到张百仁的那一刻顿时哑火了:“怎么是先生?”

    张百仁面色阴沉:“牛顶,你长胆子了!”

    “先生,这绝对是一个误会,这绝对是误会啊!”牛顶连连摆手,当初张百仁第一次与牛顶相遇,还是搭乘涿郡侯的船队,遇到了押运役夫的牛顶,本来牛顶想要截一杆子,却被张百仁退了去。

    随着张百仁逐渐名震天下,牛顶心中越加没底,暗自庆幸那日没有和张百仁起冲突。

    张百仁看着牛顶,心中恍然,怪不得这小子敢胡作非为,有张瑾背后撑腰,天大的事情也能压下去。

    “行了,你小子在一边候着吧,我这里还没忙完呢!”张百仁摆摆手,转过身继续查验尸体:“大将军呢?怎么不曾见到左骁卫大将军?毕竟死了这么多人。”

    “大将军忙着安抚军中的情绪,哪敢来这里啊”牛顶闷闷的道了一声。

    看着牛顶,张百仁道:“反正你们都来了,干脆去替我办差,寻找附近的可疑之人,如今距离解除宵禁还差一些时间,咱们可以做好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