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八十九章 何人冒充鬼神?
    牛顶闻言顿时一张脸苦了下来,但也不敢违背,只能受了张百仁命令被抓去当苦役。

    左骁卫大将军宇文述与鱼俱罗之间不存在上下高低之分,双方也没有统属之权,不过鱼俱罗的武道修为比寻常人高了那么一大截,踏入了武者眼里传说中的神话境界,所以才会显得地位尊崇,高了所有大将军一筹。

    其实不单单高了所有武将一筹,而是高了所有大臣一筹。

    张百仁慢慢站起身,将手中的信报填好,然后方才抚摸着下巴道:“送入皇宫。”

    “大人,左骁卫那些兄弟的尸体……”牛顶讪讪一笑。

    “一会来现场检验完毕了,你就可以为死去的士兵收尸了!”张百仁笑了一下,转过身道:“温大夫家中发生如此祸事,为何不见本地各路大小神祗出来汇报?”

    张百仁转身看向身边的军机秘府士兵:“开始吧,我要夜审鬼神,将此地土地、夜游神、灶王爷都召集起来!”

    听了张百仁的话,军机秘府侍卫依言而行,不多时便见到虚空中点点神光汇聚,三位神祗出现在场中,正是夜游神、土地、灶王爷。

    “有劳三位尊神,本官这里有些事要请三位印证”张百仁对三位神祗抱拳一礼。

    “不知大都督召唤我等前来,有何事要审问?”土地爷回了一礼。

    “温大夫灭门之时,为何不见三位向天宫奏报?”张百仁眼中一缕剑意缭绕。

    “哟,大人您可是冤枉我了,小神不是没有向天宫奏报,而是奏报了之后天宫没有反应,怪不得小神”土地爷一阵苦笑。

    张百仁眉头皱起:“向天宫奏报了却没反应?土地爷莫要开玩笑,如此大事天宫怎么会没有任何反应!”

    “这些大人应该去问天宫,而不是来问小人”土地爷苦笑一声。

    张百仁闻言面色阴沉,看向其余两位神祗:“二位尊神莫非也向天宫奏报了?”

    灶王爷摇摇头:“小神负责记录人间福禄寿,这并非我职责之内。”

    夜游神道:“小神负责是妖兽鬼怪镇守,此事我若上奏,那便是逾矩,神道体系规矩坏不得,这件事归属土地的职责。”

    土地爷苦笑,这件事他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既然说不清楚那就干脆闭嘴。

    正要继续审问,忽然天宫中辉煌神光迸射,天花开路仙女奏乐,一位位靓丽的宫娥在虚空中按班站好,只见一尊金甲神将缓缓降临,在之后是一方阵型整齐的军伍。

    张百仁眉头皱起:“尊神何来?”

    “为了土地神”金甲神将不紧不慢道。

    “为了这土地?”张百仁面带疑惑之色。

    “张百仁,神道不管人道之事,人道不插手神道体系,你虽是军机秘府督尉,但此举却已经逾矩,这事情即便是调查,也理应由我天宫出手,你此举便是坏了规矩!”金甲神将冷冷一笑:“来人,将这土地给我压起来,送入天牢中接受审问。”

    “慢着!”

    张百仁一步上前,挡住了两位金甲神将:“不知阁下是哪路神祗,还请报上名号。”

    “你这小小凡人,也配问本尊名号,本神奉了天帝法旨前来羁押土地,你速速退去!”金甲神将不耐烦道。

    “若不说清楚,谁都别想走”张百仁拿住手中屠龙剑,一双眼睛看向土地:“你老实交代清楚,上奏的是哪路神祗?”

    “砰!”

    一把大刀自土地胸口穿过,金黄色血液缓缓滴落,顺着长刀坠落在地。

    夜游神脸上满是狰狞的笑容,大刀的刀柄就在其手中,一双眼睛迎着众人,面目可憎。

    看着这一幕,张百仁心中一突,还不待其反应过来,夜游神已经化作流光消散在空中。

    “砰!”土地爷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化作灰灰炸开在天空中,那插在胸口的大刀也逐渐崩溃瓦解。

    见到眼前的一幕,张百仁不知说些什么好,嘴巴张了张,随即又闭合上。

    此时金甲神将回过神来一声怒斥:“给我站住!”。说完后追了出去,留下灶王爷呆愣愣的站在场中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神祗远去,张百仁当然及不上神祗的速度,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走远,面色阴沉的站在原地:“那金甲神将什么来历?”

    “大人,这金甲神将不像是天宫正神,反倒像某家道观供养的金甲神将”灶王爷略带犹豫道:“小人也分辨不好。”

    “什么!”张百仁顿时面色一变,眼中满是怒火:“端的可恶,居然敢戏耍我。”

    “大人,那日咱们兄弟监视的一伙人踪迹不见了”骁龙脚步匆匆的走来。

    张百仁面色阴沉下来:“手眼通天,门阀世家果真不同凡响。”

    “仔细搜查,对方肯定还在洛阳城中”张百仁阴沉着脸。

    “洛阳城这么大,对方不过三十多人,一旦散开入城中犹若大海捞针”骁龙眉头一皱。

    “询问洛阳城中的各路神祗,这伙黑衣人胆敢夜行,肯定瞒不过各路神祗”张百仁就不明白,神道体系那么庞大,此事非常简单,怎么就变得这么难了?

    似乎看出了张百仁的疑惑,灶王爷道:“神道体系虽然超然世俗,但却无时无刻不被世俗所影响,有的人虽然死了,但却要为后辈子孙谋一份利益,不得不受人肘制,铤而走险。”

    “而且陛下与当今天帝之间的龌龊只有二人清楚,导致神道与人间隔了重重阻碍,有人趁机大做文章,此事难办啊!”灶王爷眉头紧锁,苦瓜脸凑成一团。

    听了灶王爷的话,张百仁眉头紧锁,眼中满是无奈:“这么说洛阳城中神道体系是用不得了?”

    “理论上是用不得,有的时候真消息得不到,反而会被人给误导”灶王爷无奈道。

    张百仁眉头紧锁,一边的骁龙道:“大人,咱们不是没有法子啊,可别忘了咱们前天还抓了这些人中的一个同伙呢。”

    张百仁眼睛一亮,暗道自己之前有先见之明:“快快带我去,将此人秘密押送到诏狱,本官要亲自审问。”

    说完后张百仁对着灶王爷一礼,然后转身快速走了出去。

    诏狱

    张百仁不是一次来,已然轻车路熟,来到了诏狱之中,看到一个老熟人。

    “大人,您要的犯人已经准备好了”赵德宇脸上堆满笑容。

    “有劳大人了!”张百仁点点头,随着赵德宇来到一处牢房前,一个醉醺醺至今没有醒酒的男子躺在诏狱中大睡。

    “怎么睡得这么死?”张百仁看向骁龙。

    “大人,咱们兄弟悄悄给这小子酒中加了一点作料”骁龙阴冷一笑。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将其绑住,防止他自杀,将其叫醒。”

    牢门打开,有侍卫将牢里人捆成一个大字之后,一盆冷水猛然泼撒下去。

    “怎么了?怎么这么冷?”六子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一道道陌生的面孔,猛地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绑了我!”

    “这里是诏狱,诏狱你应该听说过吧”张百仁看着六子,不紧不慢道:“说说吧,本官不想大费手脚逼供,尔等东窗事发,你的同伙尽数落网,已经有人将你招供出来了,不然我们也不会找到你,你自己老老实实交代一番,本官也不为难你,毕竟你尚未参与到行动之中,尚且留有余地。若是负隅顽抗,你干脆留在诏狱中算了。”

    张百仁眼中冷光道道,这话听得六子一个激灵:“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