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九十章 请诛三山道
    “我说什么不是明摆着吗?”张百仁就是要趁对方迷糊中神志尚未清醒过来想要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这里乃是诏狱,你想要说些什么,最好提前想好了再说,否则一旦说错话,丧失了机会,谁都救不了你,你同伙都已经招供了,不然我等岂会找到你?”张百仁话语低沉。

    男子闻言略带迷糊,张百仁手中拿出一个葫芦:“给他喝点水清醒清醒。”

    水是乖乖水,当然不是用童子尿来配置的。

    一碗乖乖水下去,男子情绪陷入低迷,过了一会张百仁道:“叫什么名字?”

    “黄笆”

    “什么来历?”张百仁道。

    “我乃三山道护法!”男子迷迷糊糊道。

    “三山道?”张百仁接过葫芦,缓缓塞入袖子里:“三山道与连山道有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那护法模模糊糊道。

    张百仁眉头皱起,过了一会才站起身:“麻烦,事情有些麻烦!”

    说完话后张百仁来到男子身前:“那伙人都是三山道的弟子吗?”

    “全都是”六子迷迷糊糊道。

    “受何人指使?”

    “不知!”六子摇了摇头。

    张百仁闻言深吸一口气,看着六子,继续问道:“你们行动完毕,都藏在哪里了?”

    “不知道,所有一切都是大师兄临时安排的,没有人知道会撤退到哪里”六子迷茫的摇了摇头。

    盯着迷迷糊糊的六子,众人顿时眼中变了颜色,你看我我看你,不知张百仁施展何等手段居然叫叫对方乖乖开口,此时六子的状态明显不对劲。

    “通知下去,叫人暗中放松看守,叫守卫故意放水,将这群人放出洛阳城,对方必然会返回连山道”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三山道有几位阳神高手?”

    “不知!”六子摇摇头。

    “能和钦天监过招,必然非同寻常,此事不可小觑!”骁龙压低嗓子。

    “三山道!派人去查查三山宗的底细,确定三山宗有几位阳神真人,再问问大将军鱼俱罗何时才能抵达洛阳”张百仁转过身看向赵德宇:“人质保护好,不可走漏半点消息,不然后果你应该知道的。”

    “是是是,下官这就去办!”赵德宇连连点头。

    回到自家庭院时,天空已经泛白,城门打开,张百仁背负双手站在院子里,过了一会才道:“还没找到孙思邈的踪迹吗?”

    “大人,已经有了线索,还请大人宽限一些时间”有军机秘府侍卫道。

    张百仁面色沉重,过了一会才无奈一叹:“唉!”

    时间匆匆,转眼已经日上三竿,此时骁虎脚步匆匆走出来:“大人,有消息了!”

    “给我看看”张百仁拿过情报,过了一会才道:“我这便入宫去见陛下。”

    说完后张百仁二话不说出了府邸,向皇城而去。

    来到皇宫,没让张百仁等多久,杨广便开始召见。

    洛阳城出了这么大乱子,杨广能继续吃喝玩乐下去才怪,听到张百仁有消息,便立马提出了召见。

    张百仁来到御书房,杨广面色阴沉的端坐在哪里。

    张百仁行了一礼:“见过陛下。”

    “快快免礼,可有消息”杨广急切道。

    “消息是有,不过事情怕有些棘手”张百仁看着杨广。

    “什么消息?”杨广道。

    “查到了动手的宗门,这算不算是消息”张百仁递上手中情报,有内侍端过去,杨广二话不说立即查阅。

    “动手的乃三山道宗子弟,这次事情肯定与三山宗道不了干系”张百仁笃定道:“对方算计好了一切,却不知道下官当时一时起意,掠了三山道的一位弟子,三山道算无遗漏却偏偏出了这等岔子,合该今日破案。”

    洛阳城中

    三山道众位弟子面色阴沉,大师兄压低嗓子道:“还是没有六子的消息吗?”

    “没有,这小子贪杯好色,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喝花酒,结果没钱被人家扣住”一位弟子无奈一叹。

    “大师兄,咱们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洛阳城只会越查越严,时间越长对方找到的线索就越多,咱们暴漏的机会就越大!”一位大汉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撤退,先别管六子了,叫咱们身后的门阀暗中发力”大师兄无奈一叹,此时即便是他也无力回天。

    “陛下,天宫那边可能真的出现大问题了”张百仁看着杨广,面色凝重道。

    天宫是杨广的禁忌,不能提及的禁忌。

    果真张百仁话一出口,就见杨广面色顿时阴沉了几分:“天宫那边的事情且先不要去管他,朕自然会派人交涉。”

    “还需军机秘府暗中确定三山道阳神真人所在,然后施展雷霆一击将其斩杀”张百仁转移话题,他是一个聪明人,有些事情提点一下就好。杨广也是一个聪明人,有些事情知道就行,不必多说。

    “这件事朕会派人调查,明日鱼俱罗入京,这件事你与鱼俱罗商量着办吧,朕要名册,一个可以抓到当朝大臣把柄的名册,你可懂朕的意思?”杨广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点点头:“回禀陛下,臣懂!”

    “懂就好,区区一个三山道不被朕放在眼中,关键是群臣中有多少人参与了此事”杨广闭上眼睛,双目中满是盎然杀机。

    张百仁知道,杨广是要借机大肆换血,清洗朝中不受控制之人。

    其实张百仁觉得朝堂成为杨广一家之堂未必会很好,这样只会叫杨广越加刚愎自用不可救药。

    张百仁转身退下,来到了永安宫中。

    萧皇后手下素色丹青轻描淡写,一幅山水画好生细腻。

    “娘娘”张百仁行了一礼。

    “温大夫的事情查办得怎么样了?”萧皇后道。

    张百仁默然,过了一会才道:“娘娘怕是要早作打算了。”

    “为何?”萧皇后一愣。

    “萧家不能全部都压在大隋这辆战车上”张百仁自袖子里拿出一卷地图:“娘娘何不在这大隋疆域内圈画出一片萧家领地。”

    萧皇后眉头慢慢皱起,张百仁苦笑着道:“如今大隋情况似乎有些不妙,科举之事牵扯太大,群臣心神已经动摇。”

    萧皇后闻言面色沉重,过了许久才无奈一叹:“想要划分势力,并非那么容易。”

    “借口总是有的,凭借萧家势力,暗中掌控一方地域也不难”张百仁道。

    萧皇后到底是曾经的公主出身,虽然已经国破家亡,但却无时不刻不想着复国。但萧皇后与杨广育有子女,感情也不是假的。

    听了张百仁的话,萧皇后目光闪烁,张百仁眼睛里带着一丝丝莫名之色:“陛下想要花名册,三山道内一定有花名册。”

    “此事交给你督办吧”萧皇后无奈道。

    “娘娘,天宫那边似乎有大问题”萧皇后道。

    “本宫知道,这种事情本宫也无法插手,只能全凭陛下自己断决”萧皇后无奈一叹。

    看着张百仁的样子,萧皇后闭上眼睛,张百仁悄然告退。

    张家府邸,张百仁喂养着乌鸦,心中各种念头沉浮。

    如今世道与历史记载已然不一样,历史记载乃是杨坚开创了科举,但如今这方世界杨坚只开创了一半,剩下的全都由杨广来推行。

    杨广开科举虽然拉拢了无数寒士,但未来事情依旧不好说,杨广胜算五五分。只是杨广如此刚愎自用,未来胜算还要大打折扣。

    对于所谓的气运之说,张百仁是不信的,只要杨广体爱百姓,天下民众心向朝廷,那个能造反?谁跟你去造反?百姓吃饱了撑的去造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