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杀你何须用剑
    刘周干脆坐在地上,背靠大树动也不动,捂住肚子喘着粗气。

    听了刘周的话,刘武停下脚步,转身回到刘周身前,一双眼睛看着刘周,月色下兄弟二人居然有八分相似。

    整个三山道都没有人知道,刘武居然有一个兄弟,一个亲兄弟。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护法大总管,一个是后勤的伙夫,脸上带着面具,没有人看过面具下的那张脸。

    刘周深吸一口气,认真的看着刘武:“将名册给我。”

    刘武默不作声,将名册自怀中掏出来。

    刘周拿过名册后一笑,猛地从中劈开,居然化为了两本名册。

    “我留下假的,大哥拿着真的名册上路吧!前几十年我是大哥的影子,日后没有我在身边,大哥万事多加小心”刘周叮咛了一句:“我若死了,大哥一定替我将未来的精彩生活活出来。”

    刘武眼角泪水缓缓溢出,刘周面色一变:“还不走!难道要我白死吗?”

    “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说完后刘武没入了漆黑丛林中不见了踪迹。

    看着刘武走远,刘周口中咳血,依靠在大树上默然不语,一双眼睛透过树叶看着天空中的明月,双目中闪过一抹回忆。

    据说人死的时候会看到自己过往的一生,刘周看到了自己的一生,自己永远都只是大哥的影子,自己在后厨工作,当年与大哥竞争的对手都被自己暗中下毒害死,自己这一生武道稀松平常,但却有一手绝活易容术,所以这三十多来年道观内从没有人发现自己与大哥之间的关系。

    隐忍了这么多年,眼见着大哥即将突破见神不坏,不曾想事情居然出现了这种变故,多年谋划化为流水。

    不知多久,一阵衣衫破空声响起,一袭黑色衣衫,仿佛融入了黑夜中的张百仁背负剑匣缓步自远处走来。

    “刘武!”张百仁话语低沉,双手插在袖子里,在十步外站定。

    “没想到追来的居然是你这娃娃官差”刘周看着张百仁稚嫩的面孔,露出惊容。

    张百仁深吸一口气:“身为道门弟子,却**掳掠,坏我道家清规,今日将你斩杀于此,你可有何话说?”

    “无话可说!”刘周咳着血,缓缓自怀中掏出书册:“名册在此,你若敢往前走一步,我便将其化为齑粉。我如今虽然遭受重创,但将书册化为齑粉的力量还是有的。”

    “放下书册”张百仁面无表情,眼中冷光闪烁。

    “不可能,除非你答应放我一条生路”刘周眼中露出求生的希望。

    “放你一条生路,我如何对得起道家历代祖师,如何对得起温夫人”张百仁一只手掌缓缓伸出:“将名册给我。”

    “你可想好了!”刘周扯住一页书纸缓缓撕开。

    张百仁面色一变,眼中杀机流转,忽然间脚下草木微微一阵摇摆,张百仁缓缓低下头,抚摸着脚下的青草,声音柔和道:“你们是说,此人不是刘武,真正的刘武已经跑了。”

    “你居然能和草木沟通!”刘周骇然变色。

    张百仁缓缓站起身:“看来现在你已经没有办法和我谈条件了。”

    说完话一抹璀璨剑光迸射,刘周只觉得自己置身于一片茫茫之中,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屠龙剑削铁如泥,好大的一颗头颅冲天而起,张百仁衣袍一抖,一块布卷飞出,将大好头颅包裹住,看着地上的无头尸体,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名册是假的,张百仁当然不会介意。

    草木之力告诉张百仁,就是告诉张百仁,草木虽然没有灵智,但只要有人从草木上走过,就会倒映留下一定的信息,张百仁与草木沟通就是读取那些留下的气机,仅此而已。

    张百仁眼中神光流转,继续向远处走去,一步迈出脚下大地倒退,缩地成寸在此时被张百仁发挥到了极致。

    易骨大成武者的速度不用多说,不比战斗机慢。

    待到日出之时,张百仁才终于遥遥看到远处有炊烟缓缓升起,手中提着包裹,吸纳着天边浩荡紫气以生命之力来洗刷自己的疲乏,张百仁慢慢站起身,深吸一口气,缓缓来到茶棚,在茶棚的更远处,一间客栈映入眼帘。

    “天黑客栈!”看着那熟悉的建筑,张百仁眼皮子跳了跳,自己一夜居然奔袭了将近百里,端的不可思议。

    在茶棚里端坐着一位身穿布衣的大汉,在大汉身边一叠叠碗筷齐刷刷的摆放堆积,足足有一人高。

    张百仁手中提着包裹缓缓走入茶棚,将殷红的包裹放在桌子上,一边的店小二看着那血淋淋的纱布顿时心中一颤。

    “来一碗白水”张百仁看了那男子一眼,男子也在看着张百仁,看着张百仁身前案几上的血色包裹,再看看身穿军机秘府衣衫的张百仁,男子忽然胸口一突。

    张百仁深吸一口气,瞧着小二战战栗栗的来到近前,白水撒了一地,摆摆手道:“你们退下吧,离此地远点。”

    听了张百仁的话,小二闻言起身后退,如释重负般退了出去。

    “兄台可曾见过一个叫刘武的人!”张百仁端坐在哪里,案几上的白水化作雾气没入张百仁口鼻之间,这一幕顿时叫对面男子瞳孔一缩。

    “刘武是谁,在下没有见过!”男子摇摇头:“阁下一身服饰,莫非是军机秘府的官差?”

    “然也!”张百仁笑着道:“这刘武乃朝廷钦犯,擅自动手夺取诛杀朝中大臣不说,居然还敢淫乐大臣妻女,其罪罄竹难书,合该千刀万剐。”

    对面男子默然不语,继续低头吃着面条。

    张百仁冷冷的道:

    “知道吗?三更时分本官在远处碰到了一个自称是刘武的男子,我便砍了他脑袋,谁知砍了后才知道,那人根本就不是刘武,白白浪费了一颗大好人头。”

    男子闻言顿时手掌一抖,猛地抬起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身前案几上的包裹,双目含泪。

    张百仁继续喝着茶水,然后停下动作,一双眼睛看着刘武:“刘武,名册之事关乎重大,这名册绝对不是你能占有的,朝廷想要的东西,没有人能贪墨,你若不拿走名册,本都督也懒得追你,更不想费劲和你为难。”

    “是你自寻死路,动了不该动的,反而搭上了兄弟的性命”张百仁坐在椅子上看着刘武,手中一抖,包裹扔了过去。

    刘武颤抖着手掌接住包裹,哆哆嗦嗦打开,霎时间眼睛都红了,看着那死不瞑目的眼睛,刘武眼中怒火升腾:“你杀了我弟弟!”

    “我只杀刘武,他既然说自己是刘武,那我只好杀了他。谁是刘武我杀谁!”张百仁静静的的看着刘武。

    “弟弟!”刘武一声怒吼,猛然一拍桌子:“你敢杀我弟弟,我必然与你没完。”

    “咱们今日不会完结,必然有一个人要倒在这里,不是你就是我!”张百仁看着刘武,眼中满是嘲讽:“你胆敢淫辱温大夫家的妻女,今日之事绝难善罢甘休。”

    “素闻潇潇落叶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你的无生剑只要落在人的身上,就从来都没有活口,不曾想到爷爷今日居然会有机会领教一番!”刘武眼中满是煞气。

    “领教我的诛仙剑,就凭你也配?你虽是易骨大成武者,但想要杀你何须用剑”张百仁慢慢站起身,走出了茶棚:“茶棚是人家的,打坏了可是要赔钱的。”

    求订阅……呜呜呜,求订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