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零六章 青木长生不死神功
    不怕你眼光高,就怕你不识货!

    许久后张百仁方才抬起头,眼中满是震撼之色:“不可思议!简直太不可思议!”

    “哎!哎!哎!干什么你,我的木简呢?我的木简呢?”孙思邈扯住张百仁袖子。

    “木简如今属于我了,咱们的买卖成交,我这便传你袖里乾坤原理”张百仁扯开孙思邈左手,袖里乾坤是自己创造的,哪里有什么法诀?

    “所谓的袖里乾坤,就是空间扭曲”张百仁拿出一块布匹:“如果说这块布匹就是空间之力。”

    张百仁拉伸、扭曲、折叠,将其中的道理娓娓道来,过后才道了一句:“前提是你能感应到、撬动空间之力。”

    张百仁前面理论说了一大堆,唬得孙思邈是不断点头,但接下来的一句话叫孙思邈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吐他一脸:“这还用你说!我是问你如何才能感应到空间之力。”

    “那就要靠你自己咯,这个是道功火候问题,你若感知不到,我也没有办法”张百仁摊了摊双手,脸上满是无奈之色。

    听了张百仁的话,孙思邈一双眼睛怪异的看着张百仁:“你道功比之老夫天差地别,按你的说法,你都能感受到空间之力,没理由老夫感受不到啊。”

    孙思邈一双眼睛狐疑的看着张百仁:“你小子老实说,是不是藏了什么关窍?”

    “真人,你这可真冤枉我了,我可是好人啊!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张百仁撞天屈:“你自己修炼不得怪不得我啊,就像是这青木长春不老功,没有上古神木就是一个废物,我告诉你的袖里乾坤原理,你触及不到空间之力不也是干瞪眼吗?成为了空谈吗?”

    孙思邈不由自主点点头,貌似好像真是这个道理,但不知为何总感觉有点不对劲。至于说究竟哪里不对劲,一时半会也反应不出来。

    就在此时,张百仁面色一变,猛然间拿出怀中的钵盂,手中一团紫光缭绕:“混账!找死不成!不老老实实的呆在溺水中居然还敢找事,简直活腻味了,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既然落入我的掌中,岂还有你逃出的机会。”

    说完后只见铺天盖地的雷电倾泻而下,白玉色的真水钵内传来阵阵惨叫,然后霎时间恢复了寂然。

    孙思邈在一边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张百仁施展雷电:“好强横的雷法,已经有了天威的气魄,比之各大道观的雷法厉害了不知多少倍。”

    “承蒙夸赞”张百仁笑了笑,见到孙思邈将目光看向真水钵,张百仁道:“那鹰王成了气候,我只能将其暂时困在钵盂内,待回转涿郡,请大将军出手镇压了这畜生,免得他整日里给我捣乱。”

    “可惜,据说上古之时流传着一种玄妙咒诀,唤作是紧箍咒,仍凭你实力滔天,只要被紧箍咒困住,也只能乖乖从命。据说紧箍咒是人族先贤为了对付上古大妖专门研制出的咒语,如今时过境迁已经失传,消失在历史潮流之中了。你居然能困得住妖王,无生剑的名号果真不是白叫的”孙思邈面露奇异之色。

    张百仁不和孙思邈多说,只是闭目参悟着法诀。

    张百仁需要时间,除了三阳金乌**的修炼步入正轨外,其余所有法诀都在等着自己参悟。

    诛仙四剑的剑胎参悟需要时间,玉簪的参悟需要时间,如今再加上这青木长生不老功,张百仁感觉自己的时间根本就不够用。

    “时间啊,我需要时间”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他倒是想要找个时间去闭关,但外界绝对不肯给他时间。

    天下大势更改只在转念之间,一旦自己跑入深山老林中闭关,天知道外面会发生什么,没准等自己出关后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自己想要在天下乱世之中火中取栗,布下种种后手,一刻都离开不得,要自己时时刻刻盯紧。

    本来张丽华是代替自己,执行计划的最佳人选,但现在张丽华一心修行武道,好不容易静下心来,张百仁也不想过多打扰。

    若将所有计划交给别人,张百仁自己还不放心。

    貌似这世上除了张丽华外并没有值得自己信任的人了,或许还有一个鱼俱罗,除此之外再无亲信之人也。

    至于那些被五神御鬼**控制的人,唯有张百仁主动操作五神御鬼**之时,五神御鬼**才会有效果,待到张百仁停止操控,对方又会变成原来样子,不过是在五神的默化潜移下对张百仁天生亲近,多了一些好感罢了。

    除了张百仁能临时操控他们办一些事情,监察他们的情况之外,其余并无用处。

    “沙漠中的那个国度要尽快化为狂信徒,在中土、塞外传道,没有什么是比信仰之战更可怕的了,不过眼下似乎不是时候,我能感应到神胎中似乎有什么在酝酿,但却差了一点火候”张百仁眯着眼睛。

    看到张百仁小小年纪愁眉苦脸的样子,孙思邈摇摇头:“修行之人理应清心寡欲,方才能不损精气神,你这般整日里算计来算计去,只会缩短自己的寿命。”

    “没得选择”张百仁轻轻一叹:“为了天下众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孙思邈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天下大势我也知道一些,你莫要多想,有些事情即便你道功通天,也由不得你做主。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无自由,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要做就能做的,你想要做还要看天下芸芸百姓领不领情。”

    张百仁闻言沉默,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二十一世思想与这方世界格格不入,但自己无力打破门阀世家现有体制,有些事情不是有力量就能做到的。

    就像在二十一世纪,为什么国家说延迟退休就延迟退休?民众的意见就是狗屁。法律说改就改,你见过什么时候全民参与了?

    有些事情你明白是明白,但你却无能为力。

    张百仁站坐在船头,手中古筝拿在手中,手指缓缓弹奏。

    依旧是沧海一声笑。

    孙思邈闭上眼睛,听着这曲子,好像有无尽豪迈在其中迸发,无匹伟力滔滔不绝,雄心壮志无穷尽,似乎能压服天下群雄。

    许久

    曲终音散,孙思邈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好曲子,不知出自哪位帝王、枭雄之手。”

    “不才区区在下”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拨弄着琴弦。

    孙思邈霎时间面色一变,只见此时张百仁曲调在变,杀伐之气流转,江面河水在刹那间似乎冻结。

    十面埋伏用古筝弹出来也别有味道,诛仙四剑散发出的杀机使得河水中靠近的鱼虾霎时间毙命,远处鱼虾仓皇逃窜,所过之处妖兽水府洞门紧闭,拼了命的捂住耳朵。

    “噗!”

    一边孙思邈鼻子里点点殷红血液缓缓流出,瞬间被其大袖子一抹擦拭干净。

    “这曲子在你手中弹奏出来,居然破了贫道的道心”孙思邈深吸一口气:“你剑走偏锋,杀气太大,还需修心养性才好。”

    张百仁默然不语,孙思邈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我救活你母亲,你须答应我封剑五年,不得走出山中半步。”

    “我可是救了你一条命?你有何资格和我谈条件?”张百仁手指拉住琴弦没有松开,动作顿在哪里。

    “我耗费道功助你母亲活下来,这个可不可以!”孙思邈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眨也不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