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零七章 端倪
    “值得吗?”张百仁看着孙思邈。

    “值得!”孙思邈缓缓闭上眼睛:“你如今剑走偏锋,继续行走在江湖上,不知要掀起多少风雨,造下多大杀戮,多少群雄要死在你手中,想你出道几年死在你手中群雄不计其数,若能叫你闭关五年,修心养性,未必不能将你自偏锋中掰直。”

    “那成交,我母亲一定要活着”张百仁不理解孙思邈的心思,孙思邈的爱虽然也是博爱,但与自己却不一样。

    孙思邈救一切苦难众生,而张百仁则是杀一切为恶之人,直至杀的天下太平,世间在无人敢于拔剑。

    张百仁抚摸下巴,慢慢站起身道:“马上就到了!”

    到了涿郡张百仁心中踏实些,早就有侍卫在码头准备好马车。

    “夫人可曾回来了?”张百仁钻入马车。

    “前些日子回来的,只是气色似乎不太好”侍卫道。

    “回去”张百仁撂下了车帘。

    低调的回到了城南庄园,张丽华已经站在一边等候,张百仁跳下马车,张丽华迎上来:“可曾将孙真人找来了?”

    “在后面的马车上,我母亲如何了?”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紧张。

    “夫人的情况还好,和以前一般,并没有什么衰败”张丽华道。

    “那就好!”张百仁松了一口气,转过身道:“孙真人,地方到了,你快下来给我母亲看病吧。”

    说完后看向张丽华:“你去后院和母亲招呼一声。”

    孙思邈下了马车,张百仁领着孙思邈向大堂走去,不多时张母在张丽华的陪伴下走入大堂。

    “见过夫人!”孙思邈行了一礼。

    “见过孙真人,久闻孙真人大名,今日还要劳烦真人”张母还了一礼。

    孙思邈掏出背囊:“咱们莫要耽搁时间,先看了病再说其他也不迟。”

    张母点点头,孙思邈开始诊脉。

    与现代诊脉不同,古时候真正的大夫诊脉都是在脚腕之处,并非手腕。

    孙思邈手中拿着金线绑在张母脚腕处,然后丝线绷直默不作声,手指搭在丝线上。

    过了许久松开丝线,张丽华解开张母脚裸处的金线,孙思邈道:“夫人放心,元气虽然散乱,但未必没有施救的机会。有些事情贫道还要和令公子商议一番。”

    张母点点头,与张丽华走出大堂,只留下张百仁与孙思邈。

    孙思邈眉头紧锁:“你母亲的情况有些出乎贫道的预料,情况比我想象中更严重。”

    “可还有救?”张百仁看着孙思邈。

    “有救,你母亲体内有一道暗伤才是根本,暗伤不除,即便治好也会复发,治标不治本而已”孙思邈道。

    “如何除去暗伤?”张百仁看着孙思邈。

    “找到当年刺伤了你母亲的傀儡木偶”孙思邈眉头紧锁,此事怕是有些难,这么些年过去了,当年之人早就销声匿迹,去哪里找寻得到。

    “找谁?”张百仁深吸一口气。

    “劉桐”孙思邈道:“当年暗算你母亲的便是劉桐,劉桐以诅咒之术在你母亲体内留下暗伤,想要治好你母亲的伤势,非要找到劉桐,破了那木偶不可。”

    “劉桐”张百仁眼中冷光闪烁:“在哪里?”

    孙思邈摇摇头:“我也不知,当年一战的情况,劉桐还是来我住地求医无意中泄露出来的,如今劉桐消息,恐怕唯有南天师道的人知晓。”

    “南天师道?”张百仁面带冷光。

    “你莫要冲动,南天师道可不好惹”孙思邈赶紧道:“咱们还是迂回与南天师道谈判一番解决此事。”

    “不必,我如今为朝廷总督,朝廷兵锋所指,各家莫敢不从,如今大隋还没衰败呢,我倒要看看南天师道敢不敢和朝廷做对”张百仁随手写了书信,有军机秘府探子送来信鸽。

    张百仁道:“正要请当今天子亲自出马下诏书,若南天师道胆敢推拒,只怕灭门之祸顷刻降临。”

    “你做事太偏激,哪里都有好人,哪里都有坏人。南天师道也有好人也有坏人,不能一概而论,这世上总归是有良心的人多”孙思邈一边说着,一边开出单子:“将上面所有的药材全部搜寻齐全。”

    张百仁打量一眼,二话不说交给身边的侍卫。

    “孙大夫一路舟车劳顿,暂且好生休息,待到精气神足在治疗也不迟”张百仁抱拳一礼。

    “也好”孙思邈点点头。

    一切安排妥当,张百仁对着左丘无忌道:“咱们去大将军府上。”

    左丘无忌面色犹豫,左右看了看才道:“大人,西域那边传来消息,要你亲自去走上一遭。”

    “告诉那边,待我忙完后再去,现在没有时间”张百仁眉头皱起,现在自己整日里忙的要死,哪里有时间管那些事啊。

    洛阳城

    内侍推门递上一份书信:“陛下,涿郡张百仁来信!”

    “呈上来”杨广抬起头。

    侍卫送上书信,杨广拆开后看了一会,然后才道:“张家的破烂事朕也听过,说不出是谁对谁错,既然已经死了那么多人,此事也该消停了。”

    张百仁既然投靠朝廷,当然是朝廷的人,如果说以前杨广是看戏的话,如今可要拉偏架了。

    “去传召南天师道,将那木偶交出来罢了,劉桐之事日后张百仁亲自解决吧!朕若是强行逼迫,自然可以压服南天师道,只是如此一来只怕会打破平衡”杨广放下书信,拿起另外一份奏折,上面如数记载了劉桐的一切:“真不知南天师道怎么会有这般害群之马,劉桐此人作恶多端,若非南天师道这杆大旗,只怕死了不知多少次。”

    “小的这就去传旨”内侍道。

    南天师道

    一个面容庄严,周身衣衫整洁的道人站在庭院中缓缓的吞吐着空气,一口吐出云雾汇聚,一口呼吸风雨来至。

    且看道人头戴金冠,手执拂尘,四五十岁年纪,肌肤细腻白嫩,好一副仙风道骨,只可惜胯下的美娇娘不断鼓动的红唇破坏了这一份景色。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遥遥便听道童喊了一声:“刘真人!刘真人!”

    听到那靠近的脚步声,刘真人一个哆嗦,仿佛泄了气的皮球般,猛然萎了下去。

    胯下女子捂着嘴快速消失在庭院内,刘真人赶紧提好裤子,深吸一口气声音略带冷硬道:“不是说没事别打扰吗?谁让你大呼小叫的?”

    “刘真人,不好了,朝廷的钦差来找你要交代了”道童脸上满是焦急之色:“观主吩咐你过去。”

    “朝廷的人?我没惹朝廷的人啊?”劉桐一愣,疾步向着大殿走去。

    来至大殿,却见大殿内端坐着自家掌教以及一位身形缥缈的人影。

    “见过真人,见过掌教”劉桐恭敬一礼。

    “劉桐,陛下要你交出当年暗算张家女子的木偶,你快点拿出来吧”朝廷阳神真人看都懒得看劉桐。

    修道之人心性第一,劉桐此人心性驳杂,天仙大道无望,只能证了一个阴神便到顶了,难登大雅之堂,已经步入左道。

    劉桐闻言一愣,心中快速思索,嘴里下意识道:“朝廷怎么插手此事了?莫非张家余孽还没死?”

    “陛下是要你交出来,而不是和你打商量”钦差冷冷的道。

    新一代南天师是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子,留着两撇小胡子,见到气氛尴尬连忙打圆场道:“劉桐,朝廷吩咐下来,你管那么多干嘛,赶紧交出来就是了,莫要给你自己、给天师道惹麻烦。”

    “是,弟子遵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