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暗夜偷袭
    “轰隆!”

    天空中黑云滚滚,张百仁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兹啦”

    一道接连天地的雷电向着院子里劈了过来,唬得张百仁立即化作青木真身,此时根本就来不及躲避。

    “咔嚓”

    雷音滚滚,庭院内亮如白昼。

    三道天雷过后,空中黑云消散,猛烈的咳嗽声在灰尘中响起,张瑾惊慌道:“都督,你没事吧?”

    庭院内灰尘升腾,看不真切场中情况。

    张百仁身子酥麻,心有余悸的抬头看向空中乌云,若非自己修炼成青木真身,张百仁可以很肯定的说,这次死定了。

    “我没事”张百仁大袖卷起,所有灰尘消散一空。

    “不知是那家高人,居然隔着千里想要取我命”张百仁面色阴沉起来。

    “真险,居然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张瑾心有余悸的看着张百仁:“你没事就好,都督若是死了,只怕陛下哪里也会要了我半条命。”

    “那汉子跑了”张百仁绕着院子里走了一圈,看着地上留下的痕迹面色冰冷:“好玄妙的易容术。”

    “下官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张瑾抓了抓脑袋。

    “当然不对劲,因为这一切都是冲我来的”张百仁面色阴沉,之前男子就是一个引雷针的作用,想要将雷电引导自己身上,将自己给劈死。

    好在张百仁修炼了青木长生不死神功,真身这几日刚刚凝聚便拍上了用场。

    “没事吧?”王通脚步匆匆赶来,有道家高手在千里外施展道法,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张百仁摇摇头:“为什么对方这么迫切的杀死我?”

    二人齐齐摇头,张百仁看向场中众人:“可知之前是那家雷法?”

    “有点像灵宝,但又有点像是上清,说不清楚,雷电来的太仓促,根本就来不及反应”骁龙摇了摇头。

    张百仁此时犹自惊魂未定,这根本就是必杀之局,谁能想到所谓的金铁之身大汉根本就是一个幌子,是专门用作指引目标劈自己的,这种生死一线间的感觉绝对不好。

    不过经过雷电劈砍,张百仁感觉自己青木不死神功又有精进,似乎是被雷劈的老树回春一般,已然发生了玄妙的转变,变得更加精粹幽邃。

    “门阀?世家?还是道观?”张百仁揉了揉眉毛,貌似想要自己死的人不少。

    巴蜀

    三河帮

    翻天河看着大殿中气喘吁吁,汗如雨下的道人,赶紧递过一碗热茶:“道长,可曾要了那小儿的性命?”

    “三道天雷之下,不是见神不坏武者绝难幸免于难,那小儿死定了,你答应贫道的万贯金钱可绝对不能失言”道人将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死了就好!死了就好!”翻天河眼中露出一抹痛快之色。

    “咕咕咕”道人猛然攥紧脖子,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翻天河,体内一道阴风卷起。

    “不过区区鬼仙罢了,也想逃跑!”翻天河一拳击出,音爆滚滚空气震荡。

    “不”道人阴魂凄厉的吼了一声:“为何害我?”

    “这是上面的吩咐,你既然已经出手,以鱼俱罗手段必然可以追踪到蛛丝马迹,上面吩咐了,不管你有没有诛杀那小儿,都留你不得!”拳风过处阴魂烟消云散,三河帮主面带冷笑:“若是鱼俱罗发飙,怒火谁能挡住?所有线索都要抹去。”

    说完后手中酒水一倒,大火熊熊烧的点滴不剩。

    张百仁面色阴沉,背负双手在庭院中走动,一双眼睛看向天空:“到底谁要杀我?”

    “此事理应告知陛下”张瑾道。

    “不必,我自己解决便可”张百仁眯起眼睛:“眼下朝廷科举之事已经惹得陛下焦头烂额,个人私事如何再去劳烦陛下。”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漆黑的黑夜,庄园外群山中似乎有凶兽张开狰狞巨口要将整个庄园吞噬。

    “吩咐大家严加戒备,最后关头万万不可出差错”张百仁仁抚摸着脚下的花朵。

    “是”骁龙应了声。

    就在此时,一阵阵破空之声响起,尖锐的鸣叫令人耳膜震荡。

    这种声音张百仁太熟悉,绝对是神机弩才会发出的动静。

    “趴下!”张百仁可不敢拿自己的真身去试探神机弩威力。

    一道道神机弩过处片甲不留,仓促间左骁卫不知死了多少人。

    “大胆,何方鼠辈胆敢擅闯皇家庄园!”张瑾猛然蹿出去,周身火光迸射,任凭神机弩箭矢射中,只留下一道道疤痕,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金身真是变态”张百仁暗中砸舌。

    庄园外几十个汉子身穿黑衣翻了进来,进入庄园只是不断乱闯,能不和众人交手就绝不交手。

    “这是打探消息来了,这些家伙果真坐不住了,不过这伙人居然动用了神机弩,莫非狗急跳墙知道了什么消息?”张百仁悄然站起身,看着奔驰而过的易骨强者,屠龙剑瞬间出鞘,收割了一条性命。

    张百仁才一出手,又是一阵尖锐的爆鸣声传来,几只神机弩自暗处射了过来。

    好在张百仁精通遁地术,身形没入大地内悄然避开,来到一处黑衣人脚下,电光火时石间一剑刺入了对方的太。

    这一剑突如其来,没有任何征兆,男子霎时间毙命。

    “该死的,对方居然有神机弩,不是说神机弩乃朝廷禁品吗?”一拨黑衣人刚刚闯入,居然又有一伙黑衣人紧跟着闯了进来,此时左骁卫被压制住,单凭张百仁与张瑾根本就压制不出。

    张瑾出手狠毒,这才短短十几个呼吸,死在其手中的黑衣人已经不下于十五位,金身确实是霸道,无视任何手段,管你刀枪棍棒直接碾压过去就是了。

    “顶住!一定要顶住!大家布阵!”张瑾高呼,可惜面对着神机弩,左骁卫的防御一个照面就被撕开,惹得左骁卫众人哭爹喊娘,恨不得爹妈少生两条腿,立即远远的逃开。

    “废物!”这一幕气的张瑾鼻子都歪了。

    但心中也清楚,不是自家属下不行,而是神机弩太霸道,根本抵抗不得。

    眼见着庄园内侍卫节节败退,即将被其闯入造纸作坊,忽然间天空中狂风卷起,滚滚黑风裹挟着砂石吹得人睁不开眼。

    庄园内侍卫伸手不见五指,闯进来的黑衣人也不好受,外面手持神机弩的武者见不到庄园内情况,已然成了瞎子。

    一阵急促的哨子响起,庄园外主事见到事不可为立即撤兵,只可惜此时庄园内沙尘满天,再加上是黑夜,人生地不熟,一群黑衣人到处乱串,吃足了苦头。

    待到黑衣人退去,沙尘停止,张百仁从大地里钻出来,看着远处的侍卫道:“速去作坊,看看是否有所差池。”

    “一群废物”张瑾面色难看,身上衣裳破破烂烂,漏出肌肤上的一道道刻痕。

    “这狂风来的倒及时,大将军布置果真无遗漏”张百仁赞了一句。

    “狂风并非本将军布置的,不是都督布置的吗?”大将军一愣。

    “也不是我布置的”张百仁愕然。

    “莫非陛下暗中布下的后手?”张瑾一愣,似乎只有这种情况能解释的通。

    张百仁心中正在思量期间,才见王通灰头土脸的自楼阁上下来,满是焦急道:“怎么样?消息没有泄露出去吧?”

    “没有,还好有人相助,不然今日麻烦了,对方居然有神机弩,墨家胆子越来越大了,神机弩也敢到处卖”张瑾面带冷光。

    “墨家”张百仁摇摇头,关于墨家他也不好说,哪里都有败类,这是人之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