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一十九章 金乌胎动,十万两人头
    说造纸神术不说,单说活字印刷术,一石激起千重浪。

    此时儒家众人议论纷纷,各地寒门士子俱都如置梦中。

    “李兄,你说朝廷最近说的活字印刷术与造纸术是不是真的?真的能叫我等每人手中都能有书籍?以后学习再也不用抄书了?”一个身材消瘦的男子看着朝廷告示,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一边李兄头戴方巾,嘿嘿一笑:“实话不瞒你说,这事在下还真听到那么一点点消息。”

    “还请李兄告知”消瘦男子赶紧行了一礼。

    李兄嘿嘿一笑:“为兄七八日不曾饮酒了,口中淡的能出个鸟来。”

    听闻此言消瘦男子摸了摸怀中的钱袋子,一边围观众人俱都嘘了一声,其中一个略带肥胖的男子拍了拍李兄的肩膀:“我说李厚志,你小子卖什么关子,这顿酒我请了,你快点将消息说出来。”

    李厚志嘿嘿一笑:“好说、好说,不瞒各位,我三舅家的儿子在府上当差,朝廷所言造纸术与印刷术确实是真的,要不了三个月大隋各种书籍必然泛滥,朝廷只收几文钱的本钱,便可将书籍卖给我等。”

    “呼~~~”

    人群阵阵惊呼,纷纷雀跃,如此太好了,只有身在这个时代才会知道想要获得一本书籍有多磨难,要不然找关系花钱去抄一本,没有第二种选择,就算是在贫困潦倒的人也不会将书籍卖掉。

    “不知张百仁是何人,居然有如此能耐解了我等心头之患,莫非是我儒家历代先贤开眼,特意转世点播,助我等一臂之力不成?”

    “就是,就是,不知这张百仁是何人”群雄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议论纷纷。

    “圣人啊!此人我儒家当代的大贤啊!”

    “张百仁此举利在当代,功在千秋,恨不能与之一见!”

    “张公果真是我儒家救星,是我寒门弟子的及时雨,日后若去了上京城,必然要拜访一番张公不可。”

    寒门士子议论纷纷,天下霎时间卷起张百仁风波,如今张百仁的名声算得上是家户喻晓,上至王公大臣,下至贩夫走卒,俱都听闻张百仁名号。

    站在庭院内,看着天空中毒辣的太阳,张百仁眼中一**日闪烁,与天空太阳遥遥呼应。

    就在此时,张百仁丹田内的‘太阳’猛然一阵跳动,冥冥中仿佛加入了催化剂般,三阳之力居然居然开始快速碰撞融合,不过三五个呼吸已经尽数转化为太阳之力。

    下一个张百仁周身空间扭曲,仿佛化为了一个可以吞噬万物的黑洞,只见其周身一片漆黑,所有阳光稍一靠近,瞬间被张百仁吸收化作了养料。

    太阳碎片此时与天空中的太阳交相呼应,滚滚太阳之力垂落,化入张百仁体内被太阳之力吸收,然后只见张百仁丹田内的太阳碎片上一道道气机缓缓汇聚,居然化为了十个微不可查的胎盘。

    不错,确实是胎盘。

    十个胎盘悬浮于太阳碎片上,不断吞噬着天地间的太阳之力。

    “金乌胎动”看到这一幕,张百仁愣了愣神。

    三阳金乌**第一层便是朝阳之力,第二重乃正阳之力,第三重便是夕阳之力。

    三阳合一化为太阳,便是三阳金乌**的第四重境界。

    而金乌胎动,便是第五重境界。

    看起来像是胎盘,但这绝对不是胎盘,而是种子!

    只要将这胎盘养成,打入十只金乌体内,便可强行寻找到十只金乌的祖血,促进乌鸦发生蜕变。

    这便是第六重境界。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有点意思!金乌胎动是吧?为什么突然会这么快?”

    张百仁莫名其妙,却不晓得儒家大势所归,不知多少人感念其恩情,化作了念力。

    念力,顾名思义,念一句便可有力量。

    常人名字不可天下知,即便有人念叨,也不会有任何感应,但此时整个大隋的人都在念叨张百仁的名字,于是积少成多,量变产生质变,方才能在张百仁身上体现出来。

    就比如说佛家的阿弥陀,人若念一句,便是一句话的念力,念叨十句,便是十句话的力量。念力念力,当然要念叨才能会产生力量。

    张百仁对这方面研究不多,自然也就不理解,他只是知道自家的三阳金乌**忽然一日千里,坐火箭一般的快速飙升,飙升的速速有些吓人。

    手中掰开黄精喂养着袖子里的十只乌鸦以及蝎子精和巧鹰子,大袖一挥将十只乌鸦召唤出来,熊熊太阳之力灌注于十只金乌体内,霎时间一声声惨叫传遍庭院,唬得巧鹰子立即扑扇翅膀躲避开。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待到十只金乌洗练完毕,方才不紧不慢的收起十只乌鸦,细细感悟着三阳金乌**。

    “也不知这功法是何来历,居然想要重新祭炼出上古十只金乌,简直丧心病狂”张百仁念叨了一句,然后一双眼睛扫视虚空:“想要修成三阳金乌**,最快的速速就是感召诸天万界残余的上古金乌魂魄,传说中后羿射日,也不知是真是假。”

    张百仁眼睛眯起:“日后有机会倒要去那十个地方走走,没准真的能找到上古金乌足迹。”

    “先生!”骁龙走入院子。

    “娘娘又在召唤我吧”张百仁背负双手,巧鹰子乖巧的落在了肩膀处。

    “造纸术风波太大,娘娘担心你,要你进宫一述”骁龙道。

    张百仁点点头,随着骁龙出了院子,向着永安宫而去。

    永安宫内

    萧皇后看着手中白纸,双目久久失神。

    过了一会才听内侍道:“娘娘,张百仁到了。”

    “叫他进来吧”萧皇后回过神来笑了笑。

    张百仁背负剑匣走入大殿,还要行礼,却被萧皇后瞪了一眼:“和本宫客气什么。”

    张百仁讪笑,缓缓站起身:“娘娘几日不见,风采照人啊。”

    “油嘴滑舌,讨打!”萧皇后翻了翻白眼,然后指了指案几上的白纸:“你小子这几日惹出来的动静可不小啊。”

    张百仁无奈一叹:“我现在好歹也是为皇家效力,岂能不尽心尽力!”

    “朝廷之事确实是有了转机,只怕各大门阀世家恨你入骨,如今朝廷兵锋正盛,门阀世家不敢掠其锋芒,怕会将这口恶气撒在你身上”萧皇后叹了一口气:“你小子身处险境尚且不自知啊。”

    “门阀世家乃大隋毒瘤,上瞒陛下,下压榨百姓,不事生产专门坐享其成,这等毒瘤理应拔出,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张百仁轻轻一笑。

    “本宫没有和你开玩笑,你是真的危险了”萧皇后伸出手:“知道世家门阀多少银子悬赏你的人头吗?”

    “多少?”张百仁愣了愣,没想到在大隋还有悬赏一说。

    “十万两”萧皇后道。

    “十万两银子?”张百仁吓了一跳:“我这脑袋还真值钱,这可不是脑袋,而是银子啊。”

    “黄金”萧皇后面色严肃道。

    张百仁闻言顿时动作僵滞在哪里,一双眼睛骇然的看着萧皇后:“下官没有听错吧。”

    “是十万两黄金”萧皇后面色凝重道。

    “咕噜”张百仁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在下何德何能,一颗脑袋值得起十万两黄金。”

    十万两黄金绝对不是开玩笑,杨广脑袋都未必有张百仁的脑袋值钱。

    “现在知道你的处境了吧?就算见神不坏强者遇见你,怕也忍受不住诱惑出手”萧皇后无奈一叹,眼中满是苦涩。

    ps:加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