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三十三章 邀相见
    内侍显然听出了张百仁的声音,最近张百仁经常入宫走动,作为皇帝身边的亲近人,你或许可以没有本事,但你一定要知道皇帝身前的红人有哪些。那些红人是万万不能开罪的,若是开罪,就一定要将其彻底打入尘埃。

    此时内侍左右为难,显然知道张百仁身份非同小可,但这公孙大娘乃是陛下点名要的,他怎么敢拱手相让。

    珠帘缓缓拉开,内侍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所在的包厢,细着嗓子道:“对面可是张都督?”

    “正是本官”张百仁收回目光,不去看公孙大娘,而是看向了宫中内侍。

    “都督大人安好,此女还是陛下钦点,要奴婢务必将其请入宫中,大人现在叫下官很难做”宦官苦着脸道。

    杨广的话他不敢违背,但张百仁是好惹的吗?

    皇后娘娘为其撑腰,如今更是成为儒家启明之师,与儒家关系好的都要穿一条裤子了,他敢得罪吗?

    “陛下坐拥佳丽三千,岂会在意这区区凡俗女子。实不相瞒,本官见到此女,便觉得颇为面善,还请公公回绝陛下,就说这女子本官要了”张百仁不紧不慢喝了一口酒水。

    此时第一坊内静悄悄的,落针可闻,一个是最近红得发紫的都督,另一个是当今天子,足以吓退在场的所有人。

    若张百仁与杨广为了一个女人反目成仇,心生芥蒂,想必在场很多人都乐意看到的。

    内侍面色难看的站在楼阁上,瞧着四面八方围聚过来的目光,越加觉得此事棘手。眼下竞争已经黄金万两,若再继续出手,就算杨广也难以承担。大隋的国库与杨广私人金库还是有分别的。

    “奴才皇命在身,却是无法相让,若是今日退去,陛下一个恼怒砍了奴才脑袋,还请大人恕罪。下官今日在此交个底,陛下能出一万两千两黄金,大人若是能高过这个价,这缠头你尽管带走”内侍苦着脸道。

    张百仁摇摇头,略带惋惜的看了内侍一眼:“算了,缠头你拿走吧,一万两千两黄金买一个缠头,怕是陛下会砍了你脖子。”

    内侍闻言顿时面色一苦,但却没得选择,只能硬着头皮接过缠头,递上金票。

    张百仁背负双手,缓缓站起身:“今日已经尽兴,本官告辞。”

    说完后推开手走出包厢,却见包厢外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女猛然扑过来:“小哥哥,可算是再见到你了。”

    “小娘,你又长高了哦”张百仁揉了揉公孙小娘的脑袋。

    “先生跟我来”公孙小娘反应过来,顿时羞红了脸,然后转身领着张百仁向后院走去。

    张百仁挥挥手,所有侍卫在外面站好,随着公孙小娘进入屋子。

    屋子内摆放着整齐的花卉,居然在寒冬中依旧有鲜花盛开,显然第一坊确实有些门道。

    在看那花卉中,点点流光闪烁,一只只萤火虫飞舞,整个房间犹若梦幻一般。

    “坐下,我去给你泡茶”小萝莉乖巧的给张百仁泡了茶,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上下打量,怯生生的伸出手摸了摸张百仁两条眉毛。

    “怎么了?”看着公孙小娘白嫩的手指,张百仁愣了愣。

    公孙小娘诧异道:“若非你这两条眉毛,我都不敢与你相认,你如今气质与上次我见你之时可是大不一样。”

    “是吗?哪里不一样?我还不依旧是我!”张百仁笑了笑。

    听了张百仁的话,小萝莉上下打量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上次见你时,你就是一把剑,如今再见你,却犹若春风降临,唯有两道眉毛依旧剑意冲霄,仿佛两把可以斩杀万物的利剑。”

    张百仁揉了揉小萝莉的脑袋:“就你精明。”

    说着话,珠帘掀开,公孙大娘推开门走入屋子里,一双剪水般的眸子看着张百仁,欲语还羞的除去脸上面纱。

    张百仁打趣了一声:“你如今身价可不一般,区区一个缠头就值一万两千两黄金,比起我整日里拼死拼活的赚钱,你简直是在抢钱。”

    “没办法,有些贱男人总是想讨我欢心,区区一个缠头罢了,能换一万两黄金还是值得的”公孙大娘不知在哪里拿出一根缠头,居然与先前拍卖掉的那根一模一样。

    “老实说,你卖掉多少根缠头了?”张百仁瞪着公孙大娘。

    公孙大娘缠好头发,端来一盘瓜果:“七八根了吧,这次是最多的。”

    “缠头上沾染了你的气机,若被有心人拿到暗算于你,后果不堪设想”张百仁摇摇头。

    “没关系,每次卖缠头的时候,我都会提前换上一根新的,那缠头在我头上不足一个时辰,沾染不了我的气息”公孙大娘瞪着张百仁,似乎知道张百仁心中所思一般。

    张百仁笑了笑:“你既然来了,那就留在洛阳城吧,我当初答应卜算子照顾你们姐妹,自然要说到做到。对了,卜算子他老人家现在还好吧?”

    “祖父已经仙去了”公孙大娘脸上露出一抹哀伤。

    张百仁闻言一愣:“这么快?”

    “这封书信是爷爷留给你的”公孙大娘自怀中掏出一封书信,书信用火漆包好,显然没有拆开过。

    张百仁拿住书信,并没有直接打开,而是塞入了袖里乾坤内:“你们姐妹既然来到洛阳,就到我府中居住,我府中宽阔,宅院无数,容纳几千人,在洛阳城中可以称之为最安全的宅院之一,虽比不上大内皇宫,但也差不了多少。”

    公孙大娘摇摇头:“不必,我随着商队行走便可,剑道修炼并非闭门造车就可以的,还需不断增加见闻,开阔剑道,阅历风土人情。”

    “你怎么和天音教扯上关系的?”张百仁手指弹着桌子。

    公孙大娘摇摇头:“不是天音教,是玉音教。之前上台的那个中年妇女,你应该看到了。”

    张百仁点点头,他不是瞎子,自然看到了。

    “那妇女乃是我姨母,祖父临死之前姨母奔丧,于是便认识了”公孙大娘脸上带着笑容。

    张百仁点点头,人家亲姨母,还是信得过去的。

    “在外见识沿路风土人情,虽然多长见识,但沿途奔波却是苦的,你如今修为有成,倒没多大关系,可你是否考虑过小娘?”张百仁摸了摸黏在自己身上的小萝莉。

    “无妨,玉音教内的叔叔阿姨,师兄同门都会照看,各位长老更是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你莫要惦记”公孙大娘看着张百仁:“待我有朝一日剑道遇到了瓶颈,再来上京城找你。”

    皇宫中

    杨广看着手中的缠头,面色难看至极。

    “你是猪吗?一万两千两黄金居然只买了一个缠头,就算是黄金做的缠头也绝对不值一万两千两黄金”杨广眼中怒火闪烁,听了这太监的汇报,将其差点气死。

    “陛下,那主家说了,得了缠头便可与公孙大娘秉烛夜谈,只要公孙大娘入宫,岂还由得了她?陛下想将其留在皇宫,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罢了”内侍低着头道。

    杨广面露怒色:“蠢货!区区一个公孙大娘,如何及得上张百仁一根指头重要。公孙大娘之事莫要再提,就当朕没听过!”

    说完后杨广犹自心有不甘:“一万两千两黄金居然只买了一个缠头,这些家伙太黑,居然将朕当成了冤大头。”

    话语落下案几上笔墨纸砚齐齐扫落,惊得那太监一个哆嗦,身子发抖颤颤栗栗。

    ps:感谢“细雨啼秋风”同学的万赏,加一更庆贺一下。大家真的不要打赏了,其实大家能订阅就是对九命的最大支持,要是能顺手投个票就更好了……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