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为君一舞,绕指成柔
    一  看着张百仁,外面的众三司兵马顿时惊呆了,你看我我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大家同为朝廷命官,而且还是天子脚下的朝廷命官,是你想杀你就能杀的吗?大家都是一个体制内的人,谁敢真的下死手?

    之前赵都头也只不过作势吓唬一番罢了,他怎么敢杀了军机秘府的都督?

    致死赵都头都不敢相信,张百仁居然真的敢宰了自己。

    “还不快滚,莫非要本官替你等收尸不成?”张百仁眼中冷光流转,唬得三司兵马潮水一般退去,留下场中的满地狼藉。

    “你怎么真的将赵都头给杀了?事后会有麻烦的”公孙大娘愣了愣。

    张百仁嗤笑:“此人故意对我动手,陛下面前自有辩论。”

    “多谢这位都督,只是杀了人三司衙门那边不会善罢甘休,三司衙门定会借机发作”班主对着张百仁抱拳一礼。

    张百仁摇摇头:“无妨,我自然会替各位解决了这个麻烦。”

    说完后看向跟在后面的军机秘府侍卫:“明日天亮派人进宫和娘娘说一声,就说此人无故袭杀本官,被我击毙,三司衙门那边梁子结下了,倒也不算是什么问题,本官得罪的人太多,多一个三司衙门也没什么变化。”

    张百仁面带冷光,瞧得人心神动荡。

    事实上三司衙门的事情绝对出乎张百仁预料,看着残缺的尸体,三司衙门主官面色阴沉,在其身边乃是瑟瑟发抖的自家不孝子嗣。

    死了一位都头,绝对压不下去,纸包不住火,这件事迟早要泄露出去。

    事实上三司衙门这个说法在明朝时期才有,但在隋唐却已经有了雏形。

    “张百仁”刑部尚书眼中满是阴沉:“这件事咱们不宜出手,此事交给门阀世家,叫门阀世家去打头阵,门阀世家对张百仁恨之入骨,如今张百仁杀了朝廷命官,各大门阀世家绝不肯善罢甘休。”

    “爹,怎么办?”纨绔公子苦着脸。

    “你最近老老实实待在府中哪都不要去,一切事情自然有为父做主。”

    第二日早朝,有官员启奏张百仁杀官之事,一时间朝堂中争辩不休。

    庇佑者有之,落井下石者有之,吵了半天没有说法,众人开始打口水仗,赵都头算是白死了。

    张家府邸内,公孙大娘满脸好奇的打量着庄园内的景致,露出赞叹之色:“这宅子真气魄。”

    “这府邸是以前某位前朝王爷的,规模自然不会太小”张百仁抚摸着下巴,缓步在庄园内行走,领着公孙家姐妹转悠了一圈,来到后院,公孙小娘早就一头扎在食物中不可自拔,公孙大娘看着张百仁:“郎君所赐剑道,高深莫测,好在奴家有些底子,所以侥幸有所成就,今日既有空闲时间,还请郎君斧正。”

    说完话公孙大娘罗袜生尘,轻轻一步迈出丈许,在凉亭上一曲剑舞缓缓舒展开。

    张百仁呆呆的站在凉亭外看着,过了许久回过神来:“能将杀人的剑法化作艺术,你已经步入剑道之路了,我不如你。”

    “妾身为君一舞,不知郎君以为如何?”公孙大娘笑着道。

    张百仁拊掌称赞:“当然是好的不能再好,我从未见过如此优美的舞姿,此曲只应天上有。”

    “郎君既然喜欢,那妾身在为郎君舞一曲”公孙大娘面带欢笑,一曲剑舞再次张开,流云飞袖云卷云舒,令人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远处的公孙小娘从食物里拔出脑袋,看到公孙大娘优美的舞姿,再看看面带痴迷的张百仁,公孙小娘攥了攥白嫩小拳头:“我也要像姐姐那样,学习剑舞之术。小哥哥喜欢剑舞,我也要学习剑舞,不输于姐姐。”

    剑舞完毕,公孙大娘长剑入鞘,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其实今日登门,小女子是来与你论道的。”

    “论道?”张百仁愣了一下。

    “与你比剑”公孙大娘面色严肃道:“小女子剑舞之术已经到了瓶颈,正要与你比剑,寻找突破的灵感。”

    张百仁看着池塘边的杨柳,手掌伸出,只见一枝柳条脱落:“你有此心,我岂能不助你一臂之力。”

    “你只用一条柳枝,未免太过于瞧不起我”公孙大娘噘着嘴。

    “于我来说,宝剑也好,柳枝也罢,都没有太大区别”张百仁慢慢伸出手掌,寒风呼啸柳枝不动如山。

    任凭北风呼啸,柳条仿佛铁石一般,毫不动摇。

    见到这一幕,公孙大娘顿时面色严肃,她知道张百仁说的没有错,并非柳条加重了,而是寒风吹过来的刹那,已经被柳条切开,所以柳条不为寒风所动。

    普普通通的柳条,再张百仁的手中似乎化为了天地间最恐怖的杀人利器。

    唰!

    一袭红衣的公孙大娘出剑,刹那间跨越了丈许空间,来到张百仁近前。

    柳条缓缓拨出,似慢实快,仿佛有一股怪异的粘着之力,居然将公孙大娘刺来的长剑带偏。

    公孙大娘一惊,张百仁剑术着实深不可测,区区一根柳枝与自己的百炼宝剑碰撞不说,竟然不落下风。

    双方你来我往,但见柳枝仿佛灵蛇一般,在空中不断扭曲来回游走,逼得公孙大娘不断退步。

    “绕指柔!”许久后公孙大娘才轻轻一叹,停下手中动作:“绕指柔果真不凡。”

    “绕指柔说简单倒也简单,说难也难,若有人指点,想要练成也不过多花费一些心思罢了”张百仁停下动作没有抢攻,反而讲解绕指柔的炼法。

    如今已经炼剑成丝,绕指柔与自己来说并没有多大用处,但对于天下间的江湖豪客来说,却是至高技艺。

    人人都说自己走的是剑仙路子,但张百仁自家人知自家事,自己走的并非剑仙路子,而是最为正统的道家内丹功法,所谓的诛仙四剑剑胎,不过辅佐手段罢了。

    待到自己练就阳神,一根发丝便可阳神出窍千里斩人首级,那时候才是真正剑仙风采。

    而且自己得了广成子的成仙之秘,又怎么会去走剑仙的路子。

    “想要练成绕指柔,便必须至刚至阳,至刚至阳之极致,便会由阳入阴,阴阳转化,刚柔并济,施展起来才能内外由心,钢铁也要化为绕指柔”张百仁讲解了绕指柔的道理,很简单但却很少有人知晓、悟透。

    即便有人悟透,没有修行口诀,也难以练成。

    “我这里有一篇绕指柔的口诀,你且附耳来听,谨记!谨记!”张百仁看着公孙大娘,瞧着那如玉面孔,晶莹剔透的耳朵,开口间热气喝出,顿时叫人为之心中一动,一抹羞红缓缓浮现。

    一片口诀念完,张百仁看着公孙大娘:“可曾记住了?”

    远处公孙小娘腮帮子鼓起,恶狠狠的咬着糕点,见到二人如此亲近,顿时嫉妒不已,模样甚是可爱。

    公孙大娘转过身背对张百仁,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张百仁笑笑,其实对于公孙大娘他虽然欣赏,但并没有动歪心思,毕竟自己还有个未婚妻鼻涕虫张小草。

    “我将绕指柔的诸般关窍讲给你听”张百仁不紧不慢的为公孙大娘详细讲解绕指柔的口诀。

    眼见着日头到了上午,张百仁道:“咱们吃过午饭在继续也不迟。”

    公孙大娘点点头,突然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还有三日,队伍就要离开洛阳城。”

    “去哪里?”张百仁看着公孙大娘。

    “不知道”公孙大娘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