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奇怪的张母
    能量守恒定律在某一个范围内是适用的。

    大隋气运宣泄出去,去了哪里?

    若被江湖草莽得到,那必然鱼龙升天,获得大机缘,成为江湖最顶尖强者。

    若被儒家学者得到,必然会化为警示大儒。

    若被道家修士得到,阳神真境可望。

    若被外族得到,必然会反客为主毒害中原。

    若被门阀世家得到,江山易主形势翻转。

    所以说气数一直都在冥冥之中影响着世间万物的运转。

    就像现在,大隋气运宣泄,所以才会在隋末唐初涌现出无数豪杰。

    吐谷浑被打残,有一部分气运归入大隋,另外一部分被江湖草莽得到,所以在亡国后土浑反而可以高手辈出,有了几分兴盛的样子。

    不过张百仁不在乎,杨素就在敦煌修炼,经过这一年的淬炼,理应彻底尸变完成,化作真正僵尸,修成不死真身,也不知情况如何了。

    与鱼俱罗叙了一会旧,涿郡侯到来,双方一场畅饮,醉眼朦胧中张百仁迷迷糊糊道:“劳烦大将军替我找一处洞天福地,等我忙完手头的事,便去闭关修炼。如今大隋国力鼎盛,还能弹压天下草莽些许年月,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你当真要闭关?”鱼俱罗一愣。

    “不是为了孙思邈的约定,而是为了我自己的实力,待我在出关必然可以弹压天下,谁敢染指大隋一毫,我必诛尽其九族”张百仁‘砰’的一声居然栽倒在地,混混沉沉睡了过去:“大隋不能乱啊,如今汉家百姓才过了几年好日子,这些乱臣贼子居然又想引动战乱,涂炭百姓,此事我绝不答应!绝不!”

    看着睡梦中犹自梦呓的张百仁,鱼俱罗与涿郡侯你看我我看你,鱼俱罗轻轻一叹:“先生虽然年幼,但却胸怀天下苍生,老夫羞愧啊!”

    说完话鱼俱罗将手中酒水一饮而尽,一边的涿郡侯苦笑:“天下大势浩浩荡荡,岂是人力所能抵挡?先生未免太过于自信了,不过先生既然有心,那本官就陪你疯狂一把。”

    个人武力虽然可以弹压天下,但大势到来,你也只能徒呼奈何。

    玩过王者荣耀的同学应该都有过这种体会,不管自己发育的多牛,甚至于可以一挑五,但却遇到了一群猪队友。然后对面任凭你杀,却兵分三路不断拆塔,你就算再厉害,疲于奔波也杀不过来啊,最后依旧是一个输。

    天下大势莫过于如此,虽然大家都不是你对手,但你也阻止不了大家的行动。

    张百仁醉醺醺的被人送回庄园,酒醒后依稀记得当日之事,却不甚明了。

    时间悠悠,张百仁在塞外隐居,中原大地第一剑的名号开始发酵,不知惹得多少江湖豪客心怀不满。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张百仁被封为天下第一,你叫其余人怎么想?

    年关降临,自家便宜父亲离去,整个庄园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安宁,新年悠悠,张百仁一袭新衣看着庄园内的仆人,眼中露出一抹笑容:“你将马有才打发了吧。”

    “先生就这么放过马有才?”张丽华一愣。

    “是我自己识人不明罢了,人皆有贪心,不过这小子第一次出货就敢动手,野心大的出乎本座预料,看在大将军的面子上,放这小子一条命,能翻得起什么风浪?”张百仁缩在张丽华怀中,脑袋枕着一对软绵。

    爆竹声声,张丽华轻轻一叹:“妾身又老了一岁。”

    张百仁嘴角翘起:“是呀,不知不觉已经是十岁了!时间代表不了什么,我虽然只有十岁,但却比寻常十四五岁的孩子还要壮硕。”

    “就小先生会安慰人”张丽华将张百仁抱紧。

    “吃饭了!”远处传来张母的声音。

    张百仁笑了笑,与张丽华下了楼阁,大堂中只有三人,看着热气腾腾的饺子,张母眼中闪过一抹怀念:“娘去金顶观,见到你弟弟了。”

    “哦?”张百仁一愣,关于这个弟弟,母亲很少提及,他也没有问。

    “和你长得一般模样,但神韵、气质却决然不同,你两道眉毛仿佛是利剑,能斩灭万物屠尽苍生。如今年少有成,已然位极人臣,名扬天下,大隋内外莫不畏惧你名声两三分。”

    说到这里,张母眼中闪过一抹欣慰,然后却面色苦了下来:“你弟弟今年十岁,却被你父亲给惯坏了,居然还没识文断字,整日里和金顶观的姑娘们混在一起,只知道大吃大喝花天酒地,却不知忧愁,小小年纪已经被欲望迷了眼睛,日后修道之路千难万难啊。”

    张百仁夹开一个饺子:“娘,你这话就说错了,这世上张百仁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可以比拟。寻常百姓家十岁娃娃不也是整日里玩耍吗?娘又何必担忧,不是每个人都像孩儿这般天资出众。”

    张母闻言瞪了张百仁一眼:“你也太自恋,你们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没道理你这般出众,但百义却不如你啊。”

    张百仁动作一顿,不着痕迹的吃着饺子,饺子是鸡肉馅的。

    自己得了诛仙四剑,更有莫名神胎附体,乃是开了挂的猪脚模式,张百义不过一普通孩童罢了,岂能和自己相比?

    “定然是百义从小锦衣玉食被人惯坏了,不曾体会到人世艰辛,所以难成大器”说到这里张母看向张百仁:“你拜师大将军,在大将军的调教下已然成器,没道理你弟弟资质不如你,你找个时间和大将军说说,要不然连你弟弟也收了?”

    张百仁嚼嚼的动作一顿,不着痕迹的看了张母一眼,不动声色道:“大将军已经不在收徒,将军整日里忙着突破武道更高境界,哪里还有时间分心。”

    “哦”张母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吃完年夜饭,张百仁回到书房,看着挂在墙上的字帖,许久无语。

    “在想什么?”张丽华道。

    张百仁摇摇头:“母亲再金顶观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先生莫要多心,还是睡觉吧”张丽华露着张百仁肩膀。

    张百仁笑了笑,随着张丽华宽衣,二人钻入了软塌之内。

    “妾身听说你弟弟小小年纪便去逛青楼,然后恰巧被你母亲撞见,似乎发生了争吵”许久后张丽华道。

    张百仁一愣,抚摸着张丽华牛奶一般的肌肤,柔滑的玉背:“你最近武道修炼进步神速,已经开始易骨了。”

    “先生好感知,这灵蛇武技本来门槛就高,直接从打磨骨头入手,一旦易筋有了火候,易骨也不过水到渠成罢了”张丽华笑着道。

    张百仁一双手钻入张丽华胸前,却被张丽华牢牢箍住:“莫要乱动,再乱动妾身可就不客气了。”

    听着耳边的哈气,张百仁果真不敢乱动,生怕惹得张丽华火起,自己玩火烧身。

    “见神不坏之前,唯有头骨是门槛,其余易筋、易骨只要有恒心、天才地宝,突破也不过水到渠成罢了”张百仁看着张丽华:“给你五年时间,你要易骨大成,然后便闭关参悟见神不坏。”

    “五年易改全身骨头,未免太难了”张丽华一愣。

    “没有压力,没有动力”张百仁眯起眼睛,扎入了张丽华怀中:“睡觉吧。”

    黑夜中,张丽华眼中闪过一抹晶莹,缓缓将张百仁塞入怀中:“好生睡吧。”

    一夜无话,第二日雄鸡鸣叫声将人惊醒,张百仁摸着身边空荡荡的床位,却是一愣。

    床位冰冷,张丽华显然离开有段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