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强抢民女,初见李靖
    “忒,你这狗官敢调戏良家妇女,看本姑娘不撕了你的嘴!”红衣少女胸口起伏,显然是被张百仁气得不轻。

    张百仁嘴角挂着冷笑,看着那打过来的红袖,手中柳枝一点,只见红袖瞬间炸开,化作穿花蝴蝶满天消散。

    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手中柳枝下手毫不留情,便要再进一步挑了这姑娘的筋脉。红衣少女虽然武道不错,但也仅仅只是易骨境界罢了,张百仁想要将其斩杀费不了太大力气。

    “嗖!”一把弯刀自斜里飞出,逼得张百仁手中柳枝回转,瞬间将弯刀挑飞,一双眼睛看向人群:“又来了一个多管闲事不怕死的!”

    张百仁是谁?

    张百仁是朝廷钦封的剑道第一高手,任何人可以失败,唯独张百仁不可以,尤其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眼下大隋气氛微妙,谁都可以败,但偏偏他张百仁不可以。

    张百仁若战败,必然会折损大隋气数,这是在打朝廷的脸面。气运来之不易,张百仁岂会叫其溜走?

    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不管是谁,只要挑战自己,想踩着自己上位,获得大隋的气数,那是休想。

    “红拂,你没事吧!”人群中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跳了出来,将女子护持在身后。

    “没事,这狗官欺人太甚,今个非要给他一个教训不可”红拂女脸上杀机流转,显然之前张百仁的调戏激起了红拂的怒火。

    光天白日下要将人家抢回去做老婆,现代这都算是耍流氓了,怪不得红拂如此愤怒。

    “红拂?”张百仁眉毛挑起,似乎碰到了一点有意思的事情。

    “见过张都督,下官李靖”李靖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

    “韩擒虎的外甥啊?”张百仁上下打量李靖一眼。

    李靖苦笑,自己只提了一个名字,对方居然知晓自己来历,军机秘府果真非同寻常。

    说起来也是张百仁作怪,那日张百仁吹奏胡女行,被杨玄感三人追踪到附近,于是三人几个月来不断在附近这一代乱撞打听,今日张府门前发生这种事情,自然惹来三人围观。

    待见到张百仁公然欺男霸女,红拂却忍不住出手了。

    看着红拂,张百仁面上狠辣,心中却赞了一声侠义,处于弱势却敢打抱不平,这种人任谁见到都会说一声好。

    就像你处于弱势,若是被官员欺负了,上天无门入地无路之时,有人替你打抱不平你会怎么样?

    张百仁虽然处于强势的一方,但却毫不掩饰对于红拂的欣赏。

    “见过都督”杨玄感在人群中面色阴沉的走了出来,强自对着张百仁一笑:“本官杨玄感,这二位都是我好友,无意冒犯都督,还请都督网开一面。”

    此时军机秘府已经将周边团团围住,张百仁若下杀心,红拂与李靖谁都走不了。

    李靖虽然官位低微,但其人才干满朝公认。

    这是张百仁第一次见到杨玄感,杨玄感已经易骨大成,年龄看起来比李靖还要年轻一些。这些年有杨素亲自调教,再加上各种宝物堆积,杨玄感距离见神差的只是感悟。

    “原来是杨公子,当年在杨公手下做事,杨公对我颇为照顾,甚至于临死前还托我照看于你,既然有杨公子出面,那此事就算了,不过这挑战之人还有那一对女子都留下吧”张百仁拿着柳枝在地上滑动了一下。

    “多谢都督”杨玄感一礼。

    “不行!”红拂却是不能忍,杨玄感可以选择退让,但红拂不行,她眼里揉不得沙子。

    一边的李靖面色难看,眼下形势比人强,对方看在杨玄感的面子上不予追究,已经是网开一面。

    洛阳权贵无数,但张百仁绝对算得上一号,李靖身为官场中人如何不知张百仁的权势、恩宠、地位。

    “不行?那就将你们都留下,杨公当年可是说了,若遇见你这忘恩负义之辈,必须要追回赤练霓裳以及你的性命,杨公将赤练霓裳许了我,本打算看在杨公子的面子上放你一条生路,但你既然自己不知死活,那本公子也不必在客套”张百仁手掌一挥,便要命令手下下杀手。

    一边的杨玄感连忙道:“都督在我父亲手下做事,不知我父亲临死前有何交代?”

    “杨公自然有所交代,既然没和你说,那你也不必知道,只是这赤练霓裳我要定了”张百仁挥挥手:“都给我拿下!”

    “慢着!”杨玄感转身一拳将红拂打晕,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还请都督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饶其一回。”

    “杨公子,你可要想好了,若非红拂盗走了赤练霓裳,你父亲也不必遭人暗算死掉”张百仁眼中满是惋惜。

    杨玄感摇着头,默然不语。

    张百仁摆摆手,一双眼睛看了李靖一眼:“放他们走,不过那汉子以及女子留下,老女人杀了,年轻的留下给兄弟们当媳妇。”

    “不要!”前来挑战的汉子顿时面色一变。

    “啰嗦!”张百仁手中柳条一挥,上面的片片柳叶化作了流光,瞬间将男子洞穿,已经挑断了其周身筋骨、关窍。

    这一幕看的李靖与杨玄感眼皮子直跳,怪不得被朝廷封为天下第一剑,这手段令人心惊至极。

    “噗嗤!”大刀扬起,在老妇人惊骇的目光中,大好头颅瞬间滑落,年轻的少妇一声惨叫,晕了过去。

    “你死也莫怪别人,你儿子若是赢了我,你必然随你儿子享受荣华富贵。如今你儿子既然输了,你也该随其承担后果”张百仁目光冷然。

    “娘!”汉子一声悲呼,在地上猛烈挣扎:“你这狗官,我和你拼了!我和你拼了!”

    “和我拼了?你放心,本官不会杀了你,待你喝完你媳妇的成亲酒、满月酒后,本官再送你上路”张百仁转身走入庭院内。

    “狗官!狗官!你枉为江湖中人!你枉为江湖中人!”汉子悲呼连连,却被侍卫拖了出去。

    “不管你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既然做了,就要承担后果。想踩着我上位,本官便成全你!何须你心服口服”张百仁心中默默道。

    自己若不施展雷霆手段,稍后挑战自己的人必然如过江之鲫,自己哪里有时间陪他们玩。张百仁可以败,但肩负着一部分大隋国运的张百仁绝对不可以败,只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不狠辣,无以震慑江湖!这确实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每个人都在为活下去而费尽各种心思。

    “大人,今日那小娘子真不错,要不然给下官做一个妾室可好?”骁龙搓了搓手,眼中满是讨好之色。

    “秘府中的兄弟们都是刀口上添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送了性命,有人尚未娶妻留下后代,若战死岂不绝后”张百仁瞪着骁龙:“去问问军中的汉子,若是有不嫌弃的,尽管和我说一声。”

    “嫌弃?大人,那小娘子水嫩嫩的,那个会嫌弃,一个个都眼馋的很”骁龙苦笑着道。

    “那就挑选一个立功最多的”张百仁端着茶水喝了一口:“今晚就成亲吧,成亲后送这小子上路。”

    “大人今日所作所为,若传出去只怕会被天下人唾弃,影响大人启明之师的形象”骁龙苦笑道。

    “这笔杆子掌握在儒家手中,儒家的各位士子定会替我洗白,你放心吧!儒家之人读书明事理,知晓其中因果,已经和朝廷绑在了一条战车上,他们知道我失败的后果”张百仁放下茶盏:“只怕儒家比我还要愤怒呢。”

    ps:月初求一下月票……咳咳,过几天加更,这几天没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