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五十三章 百家汇聚
    钦天监司正苦笑,张百仁也是恍然。

    看着满天群星,张百仁许久无语,过了一会才道:“天发杀机,星宿移位。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翻地覆。先生监控司天台,日后若是有什么异象,还需第一时间通知我。”

    司正点点头:“大人放心。”

    张百仁告辞离去。

    时间悠悠,五日之后,却见军机秘府侍卫走来禀告:“大人,所有道观俱都云集于上京,只是各家气氛有些不对劲。”

    “各家之事本官也听到一些,同行是冤家这句话没听过吗?”张百仁喝着茶水:“不管对方有什么恩怨,祈雨法会期间一定不能生乱。是龙给我卧着,是虎给我趴着。”

    “大人,咱们怕未必能约束得住”骁虎苦笑了一声。

    道门素来不尊王道,不服教化,即便表面上对朝廷恭恭敬敬,一副我很乖的样子,但暗地里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可从来不会犹豫。

    “明日请各家到会场,本都督亲自去会会他们”张百仁慢慢站起身:“既然约束不得,那就尽快结束,将众人打发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眼下祈雨虽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拔除神道这个毒瘤。”

    “是,下官这就去安排”骁虎应了一声,起身出去安排明日法会之事。

    张百仁眯起眼睛,心中思量着明日法会如何做一些手脚。

    第二日

    法会高台之处,道家各路高手云集,虽不见真身,但俱都是阳神亲自降临。

    道家高真修行到了这种地步,念动间阳神千万里,那个会将自己真身显露于世间?

    道家阳神真人最大的破绽便是自家肉身,一旦被人摸到肉身所在,必然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一个个都只是出动阳神降临此地。

    看着座椅上端坐的几十位道家高真,一个个仙风道骨,张百仁挫了搓牙花子:“道家伪阳神的妙处就是在此,只需按照祖师传下来的功法,只要心性没有问题,修成阳神也不过时间的问题罢了。当然,这里的阳神指的是伪阳神。至于说真正阳神大师,这个世界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张百仁眯着眼睛,一双眼睛扫过场中的各位老祖,双手抱拳恭敬一礼:“见过各位真人。”

    “见过都督”众位阳神真人起身回了一礼。

    能修成阳神的,都没有大奸大恶之辈。

    “洛阳之事,想必各位有所了解”张百仁脸上带着一抹唏嘘:“说实话,本官对于此事倍感心痛,天庭与凡俗王朝本来理应互补,但谁曾想到如今天宫居然坐视我大隋三月大旱,地上滴雨不沾,敢问各位真人有何教我?”张百仁面色疾苦,却是真的心痛。百姓日子本来就够难的了,没想到鬼神为了一己私利也来作祟,实在是令人心中起了杀机。

    张百仁看着众人,众人也在打量张百仁。

    天下第一剑!无生剑!都给张百仁赚足了噱头。

    毫无疑问,张百仁是年轻俊杰,此方世界位列第一的年轻俊杰。

    张百仁抚摸着下巴,一双眼睛扫视场中众人,南天师道一位高手道:“都督请我等过来,无非是求雨罢了。说实话,求雨不难,但此事如何与天庭交代?若与天庭起了冲突,我等未免落不得好处,好处赚到,反而惹了一身骚,天庭一旦问罪,我等如何答复?”

    “本都督自然会给各位一个满意的交代”张百仁拍拍手,一位军机秘府侍卫端着托盘走上来,张百仁不紧不慢道:“各位,陛下圣旨在此,还请各位过目。日后若有天庭正神责问起来,尔等尽数将事情推到朝廷头上。只要各位真人肯求雨,日后天庭所有问责,尽数由朝廷承担。”

    张百仁此言落下,众位阳神点点头,表示认同了张百仁的话。锅被朝廷背下,众人自然再无顾忌。天宫对于各家道观的威慑、压力不是一般的大,能不与天宫正面刚,还是能避开就避开的好。

    “另外,本官这里有一件大好处要与各位,就是不知众位道长有没有胆子接下来”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

    众位道人你看我我看你,俱都没有开口,等候张百仁下文。

    “各位真人也知,如今洛阳城空荡,能走的修士都走了,就算鬼神也走得一空,不敢踏足洛阳城半步”张百仁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场中众人反应,众人听闻张百仁提及洛阳城鬼神之事,俱都是一个哆嗦,当日剑意冲天,直冲法界,各家阳神真人念动间千万里,众人俱都亲眼目睹。若非亲自看到,谁敢相信眼前如沐春风的稚子,居然有那般本事,逼得法界都暂时关闭了天维之门。

    看着场中面色异动的各路高真,张百仁冷冷一笑:“长生不死的诱惑就在眼前,不怕你们不上心,不怕你们不和天宫杠上。”

    “洛阳城鬼神负责洛阳城的安危,如今各路鬼神走得一干二净,弃洛阳城于不顾,此事天子大怒,欲要破灭洛阳城鬼神道,重开封神之事,各位道长若有心思,不妨和本官说个章程,本官好到陛下面前为各位说情”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不可!此事万万不可!”张百仁话语刚刚落下,就见一位身形缥缈的阳神真人站了起来。

    “道长何人?为何不可?”张百仁看着眼前道士。

    “贫道那连山宗赤土,见过都督”阳神真人行了一礼:“至于说为何不可,须知神道乃天定,当年大隋定鼎天下,与天下鬼神盟约。大隋若驱逐洛阳城内的鬼神,便等于违背了盟约,必为鬼神共弃。”

    “连山宗?金埋、银葬那两个老不死的还好吧,听人说连山宗得到了上古周易残缺图谱,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张百仁眼中带着神光,剑意暴射而出,骇得那阳神真人忍不住退了一步。

    待到一步退出之后,赤土才发觉到自己的失态,顿时面色涨红,却说不出话,只是一个劲道:“如此做法,违背盟约,必然为鬼神唾弃,大隋不在得到鬼神庇佑。”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场中众人,不紧不慢的坐下,喝了一口茶水:“各位道长也和赤土道人想的一般无二吗?”

    此时南天师道的阳神真人站起来:“我南天师道对洛阳城的城隍神位颇感兴趣,不知都督可否代为通传?”

    南天师道!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南天师道和李阀勾结在一起,致使北地大旱,张百仁对于南天师道的感官并不怎么好。

    此时一女子站起身:“张都督,我北天师道对于洛阳城的所有神位都感兴趣,若朝廷肯将洛阳城划给我北天师道,北天师道必然对大隋惟命是从。”

    还不待张百仁开口,一边茅山上清有人不满的道:“北天师道的胃口太大,这洛阳城你北天师道吞不下,单凭你北天师道如何可以面对天庭的威压?”

    “就是,这些年我白云观隐居北方,说起来我白云观还与都督有香火之情,洛阳城是一块大蛋糕,我白云观自知实力有限,只要陛下肯划分给我白云观一部分就行了。”

    白云观话落下,一边金顶观朝阳老祖又站起来,双方争吵起来。

    场中众人吵得谁欢,但却有六人不为所动,只是冷眼旁观。

    过了一会,才见一位身穿古朴道袍的男子站起身,来到场中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然后才道:“贫道观山道修士,有事请教都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