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坑了空空儿
    空空儿一步迈出,来到了阴暗角落里,看着那翠绿色、栩栩如生的雕像,顿时爱不释手。

    但当看到那雕像的面孔时,唬得空空儿猛然一个跳跃,远远退开,差点栽倒在地。

    过了一会回过神,看着依旧动也不动的雕像,嘴里骂骂咧咧道:“原来只是一个死物,那小煞星雕像居然被皇宫收藏,果真臭屁。日后在被我撞见这小子,非要偷的他裤衩都不剩下。”

    看着张百仁的雕像,空空咬牙切齿的走过来,解开了自家裤带,掏出大鸟就要出出自己心中这口恶气。

    “唰!”

    一抹剑光划过,空空儿只觉得胯下一凉,一把锋锐的的宝剑离自己胯下只有一尺之隔:“空空儿,你这小贼也忒没品了,一个雕像也值得你这般下作。”

    “卧槽!你是活的!”听到雕像开口,空空儿惊得汗毛炸开,包裹落在地上,若非胯下那把利剑,自己定然会直接逃走。

    身上翠绿色清气缓缓散去,张百仁恢复原身,看着空空儿胯下蔫头耷拉脑的小鸟,略一催动剑气,所有毛发瞬间脱落。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啊!”感觉到胯下的锋芒,空空儿连连惊呼,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剑气素来不好控制,若对方一个失误,自己就要断子绝孙了。

    “真没想到,你小子本事还有一些,居然偷到了皇宫里,真不知这天下有什么是你不能偷的”张百仁看着空空儿,略带感慨道。

    当年空空儿想要盗取自己的困仙绳,结果被自己摆了一道,如今又撞在自己手中,果真冤家路窄。

    看着张百仁,空空儿都要哭了:“天下万物,小人莫不能偷,唯一不敢偷的就是皇帝老婆。”

    胆子不小,张百仁手中剑气穿梭,将其蛋蛋剃的一干二净,唬得空空儿连连惊叫道:“小爷您大人有大量,饶我这一回,以后小的再也不敢来皇宫了!小人再也不敢了。”

    “你这小贼,天下岂有你不敢的事情,你进入皇宫的手段端的玄妙,本官好奇的很”张百仁露出雪白牙齿:“你若交出那两种手段,今日放你也不是不可以。”

    “不行!隐身术与穿墙术是我空空门前辈传下来的,乃不传之秘,你想要这两门术法,还是杀了我吧”空空儿听到张百仁打自己术法的主意,顿时忘了胯下的凉意,梗着脖子道。

    看着空空儿,张百仁了然,这术法定然对空空儿重要至极,不然绝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一个人的眼神能看出很多东西,就比如现在的张百仁看着空空儿,手中困仙绳飞出将空空儿绑了,然后才收回长剑。

    隐身术太玄妙,张百仁也不敢大意,这家伙掌握了隐身术与穿墙术,天生就是做贼的料子,若非在大内皇宫中松懈了心神,自己也未必能抓得到他。

    看着张百仁,空空儿心中叫苦,自己今个出门没看黄历,居然碰到了这个煞星。

    其实空空儿很想抽自己两个嘴巴,明知道这里是大内皇宫,居然还敢放松警惕。为什么临走前会对张百仁所化的雕像产生了好奇心,若叫自己使出隐身术,这小子绝对拿自己没办法。

    一失足成千古恨,现在落在人家手中,还需想个办法诓骗这小子将自己的隐身术解开才是。

    不知空空儿所想,张百仁上下打量着空空儿,瞧得空空儿发毛:“你有什么条件就直接划下道来,我若能做到,绝不推辞,今个算我栽了,我认了。”

    看着空空儿,张百仁嘴角微微翘起,然后揉了揉空空儿的肩膀:“本官对你这个人很感兴趣,你既然不肯传我隐身术与穿墙术,那便加入本都督麾下,替本都督做事,日后少不得你好处,总比你做一个毛贼强。”

    听着张百仁的话,空空儿眼下只想脱了困仙绳,到时候这小子还不是拿自己没办法?

    “今日算我倒霉,都督既然瞧得起我,那我便加入都督麾下,为都督鞍前马后做事”空空儿虚以蛇伪道。

    张百仁嘴角带着笑容,自袖子里掏出一卷木简:“诺,先将这木简内的口诀背下来。”

    “小爷不妨先放开我,这般困着小人,小人如何背诵口诀?”空空儿可怜巴巴道。

    张百仁嘴角翘起,伸手打开木简,瞬间浩荡先天神祗机流转,叫空空儿忍不住楞了一下。

    “别想那么多,赶紧背诵吧,我助你修炼法诀,三日足以修成五神御鬼大法”张百仁面无表情道。

    “都督,这里是大内皇宫,随时都有人会过来探查,若被人发现踪迹,小人的命都没了,如何为都督效力”空空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张百仁嗤笑一声:“你放心,这三日绝对不会有人来打扰你,赶紧背诵口诀吧。”

    见到张百仁不肯松开,空空儿只能愁眉苦脸的背诵口诀,然后在张百仁的督促下开始观想、搬运车。

    不得不说,先天神祗的气机确实是万能之物,在张百仁无限量气机的供应下,空空儿修行速度飞快。

    修炼了一日,肚子饿得咕咕响,空空儿也不敢开口,只能忍着。

    说三日就是三日,第三日之时五神御鬼大法练成,空空儿心中诧异道:“好厉害的法诀,这小贼怎么会这般好心助我练成如此功诀,有了这五神御鬼大法,对我来说简直如虎添翼啊。”

    “都督,小人既然已经练成口诀,还请都督松开困仙绳吧”空空儿可怜巴巴道:“小人三日滴水未进,还请都督发发慈悲。”

    “行了,我这便解开你的口诀控制”张百仁瞧了空空儿一眼,瞬间松开了困仙绳,空空儿揉了揉胳膊,下一刻露出诡异笑容,掐了隐身法诀,再张百仁身前隐去行迹。

    张百仁不为所动,好像没有发觉一般,空空儿指着张百仁破口大骂:“王八蛋!都督你就牛逼啊,想要叫爷爷为你这孙子效力,你这道行差得远呢,你个龟孙王八蛋……。”

    “你是在骂我吗?”张百仁忽然转过头看着空空儿。

    空空儿一愣:“你能看到我?”

    “为什么看不到你?”张百仁诧异道。

    “你为什么能看到我?听得到我说话?”空空儿犹若五雷轰顶,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下一刻撒丫子向着大门撞去。

    “砰!”

    大门抖动,空空儿撞得头晕眼花,眼中满是惶恐:“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术法神通失去了力量,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以后好好听话,我就还你力量,不然就将你留下来和内侍作伴”张百仁露出一个‘凶残’的笑容,看的空空儿吐血:“为什么?”

    他现在只想弄清楚为什么!

    “五神御鬼大法乃我独家手段,一旦修炼了五神御鬼大法,便再无自由任我操控”说着话空空儿周身五鬼将其搬起,落在了张百仁身前。

    “你即便跑到天涯海角,只要我念动之间五鬼就会将你带到我面前”张百仁发现了五神御鬼大法的新玩法。

    “卧槽!这法诀太他么变态了!”空空儿爆了一句粗口,顿时一张脸阴沉如水,知道自己被张百仁坑了,坑得是心服口服。

    “我就说,这法诀如此神妙,这小子怎么会好心叫我修炼,原来因由尽数再此,就知道这小子不是省油的灯!早知道我就不应该来啊!和人打什么赌,装什么大尾巴狼。”

    空空儿悔的肠子都青了,恨不得将撺掇自己打赌的人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