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我要你
    看着凶巴巴的红拂,张百仁笑了笑:“其实要我助其练成药王真身倒也不难,本官手下缺了几个帮手,你若是愿意投入本座麾下,这件事就算成了。”

    听闻张百仁此言,李靖顿时面色一变。

    军机秘府虽好,但却见不得光。李靖要做的乃是堂堂正正开创一番事业,一旦加入军机秘府,那自己的名声可全臭了,军机秘府根本就是一个洗不去的污点。

    一边红拂勃然变色:“靖哥,我们走!我即便死了,也绝对不能搭上你的前程,决不能为这作恶多端的小人效力。”

    红拂性子刚烈,在张百仁的预料之中。

    看着面带犹豫,左右为难的李靖,张百仁不紧不慢道:“你可想好了,药王真身一旦修炼,便停不下来,早晚要被药性毒死自己。是你的虚名重要,还是红拂的性命重要,你自己考虑清楚。你若真爱红拂,就该为红拂考虑考虑。”

    “你闭嘴!”红拂气愤的看着张百仁:“我即便是死了,也绝对不会受你恩泽。”

    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拖拽李靖。

    李靖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再看看红拂,面色难看至极。

    张百仁在旁边嘲弄了一句:“李靖,算本官看错你了,没想到你也是浪得虚名之辈。红拂为了你背叛杨公,将生死之置于度外,你这般犹豫对得起红拂的深情吗?”

    “住口!休要巧舌如簧迷惑靖哥!”红拂猛然纵身跃起,一拳向着张百仁打了过来。

    张百仁嗤笑,袖里乾坤张开,区区易骨境界的红拂那里是张百仁对手。

    “不要!”

    李靖一声惊呼,可惜晚了,红拂已经被张百仁大袖装了进去。

    “李靖,考虑清楚没有”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整理了一下衣衫。

    “放了红拂”李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你没权利和我谈条件”张百仁目光淡然,此时场中气氛紧张,一边军机秘府侍卫瞬间凑过来,拿出腰间弯刀将张百仁隔开,虎视眈眈的看着李靖与杨玄感。

    “莫要冲动!”杨玄感按住李靖的肩膀:“这小子是天下间屈指可数的好手,咱们绝非其对手,千万别冲动。”

    看着周边面露凶光的侍卫,杨玄感苦笑:“都督,何必呢!”

    “杨公子,你可别忘了,杨公就是因为红拂而死的”张百仁看着杨玄感:“你为了美色而将杨公生死之仇忘之于脑后,你要我如何说你是好?”

    张百仁轻轻一叹,眼中满是无奈之色。

    杨玄感苦笑,这种情况他还能说什么?即便不能说什么,但也依旧要硬着头皮去说,红拂绝对不能有事。

    “还请都督开恩,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饶了红拂这一回”杨玄感无奈道,他也感觉自己不孝,但没办法,谁叫自己喜欢这妮子呢?

    “李靖,你若肯投靠本官,本官还你红拂,相助红拂练成药王真身。你若再继续迟疑,稍后红拂化作灰灰,可莫要怪我心狠手辣,此人胆大包天欲要杀官造反,必须加以严惩。韩擒虎虽然位高权重,但却管不到本官头上”张百仁一副吃定了李靖的样子。

    其实张百仁也想施以恩惠,慢慢将李靖拉拢过来,但中间有红拂横着,这事情可就难办了,思来想去干脆施展雷霆之力威逼对方,然后再慢慢感化。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先放了红拂!”李靖咬牙切齿道。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李靖恨不得将张百仁千刀万剐才好。

    “就等你这句话”张百仁大袖一挥,红拂落在地上,眼中满是迷蒙,时空扭曲叫其懵了心神。

    李靖赶紧上前将红拂扶住,红拂站起身道:“靖哥,我们走!我即便是被药王真身反噬致死,也绝不会拖累你。”

    李靖闻言苦笑,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你们都退下吧,本官有事情要和李靖单独吩咐”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靖哥,你……”红拂一双眼睛瞬间红了,强忍着泪水,死死的盯着李靖。

    李靖苦笑:“你们先下去吧!”

    杨玄感拉住红拂,退了下去。

    红拂仿佛木偶般被杨玄感拉着,一双眼睛却盯着李靖,死死的盯着。

    直到二人背影消失,张百仁挥挥手,府中侍卫退下,看着李靖那张阴沉的面孔,张百仁笑着道:“你莫要阴沉着一张脸,加入我军机秘府,也是为大隋效力、为陛下效力,你又何必这般呢。军机秘府虽然名声不好,但做的事情都为了大隋。”

    李靖勉强一笑,看着稚子之年的张百仁在自己面前谈笑风生,挥洒自如,心中不知什么滋味。

    过了一会才听张百仁道:“你如今身居何职?”

    “下官添为殿内直长,驾部员外郎”李靖面色一红,是羞愧的。张百仁小小年纪便已经位高权重,自己三十几岁白活了一把年纪。

    “可惜了你的才华,杨公生前颇为看重你的才华,多次对我提及”张百仁胡诌。

    李靖低下头:“不敢当!”

    “如今大隋风雨飘摇,内忧外患,本官查证太原李家心怀不轨,可惜迟迟找不到证据,你才华出众,做一个殿内直长与驾部员外郎却是可惜了你的大才,本官明日上奏陛下,请陛下将你调任到太原,做一个实权差事,你暗中监视李家一举一动,若有反意立即汇报”张百仁低声道。

    “大人,莫不会弄错了?李家与陛下是表亲,怎么会篡夺大隋的江山”李靖一愣,忘了之前的不快。

    “先帝与北周还是亲戚呢,不也同样篡夺了北周的江山?”张百仁翻翻白眼,李靖闻言知道自己过于单纯了,可是依旧疑惑道:“李渊颇得陛下恩宠,没理由造反啊。”

    “许多事情你不需知情,只要按我吩咐办便好”张百仁上下打量李静,一掌落在李靖肩头,过了一会才道:“只差头骨便可踏入易骨大成境界,卡在这个境界多少年了?”

    “七八年了吧!”李靖眼中闪过一抹唏嘘。

    “韩擒虎这舅舅不称职啊,你若是突破易骨大成境界,在经过三五年巩固,未来天下大变见神不坏有你一席之地”张百仁拍了拍李靖肩膀:“你稍后去府库领了药材,一年之内突破易骨大成,本官便将你调任到太原任职。至于说红拂的药王真身,本官会配合其修炼,你莫要有后顾之忧。”

    “大人……这……”李靖面色激动,易骨大成最后的头骨修炼是最难、最消耗资源的,即便韩擒虎也提供不起药材。到底只是外甥,韩擒虎自家儿子还不够呢,如何顾得上这外甥。

    “不用说了,本官自知做事手段有些激烈,但我捱心自问,却无愧于大隋,无愧于道心。为了天下万民,所有个人牺牲都是值得的。”

    说完话后张百仁拍了拍李靖的肩膀:“你下去吧,未来大隋的日子将会更难熬,早日突破见神不坏,也好早日为我大隋抵抗风雨。”

    李靖闻言退下,红拂与杨玄感站在门外,见到李靖这么快就出来了,红拂立即迎上来:“靖哥,张百仁那狗贼和你说了什么?咱们莫要委曲求全,不就是一条命吗?我不在乎,我若在乎自己这条命,也不会叛逃杨府。”

    “你不在乎,但我在乎!”李靖缓缓摸了摸红拂的面颊,轻轻一叹:“先回去再说吧!”

    “你若投靠这小贼,那我便死给你看!我不能拖累你!”红拂满面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