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入瓮
    看着手中的密报,李昞差点以为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等人的计划,故意躲起来和大家躲猫猫呢。

    “那小子既然来了,大家在坚持坚持,多准备一些时日,要不了半个月这小子便会到达湘南,我等已经在此地布下了天罗地网,到时候要杀要剐还不是随我等心意!”李昞眼中带着一抹冷光:“这小子那日在洛阳城中惊散了鬼神,咱们中途莫要节外生枝,待将这小子诓骗到大阵中,在与其算账。”

    “李昞,你这老家伙越来越不要脸了,不过本座就喜欢你这种不要脸的劲”一边王家老祖嘿嘿一笑。

    李昞略带恼怒道:“我这还不是为了大家的计划,才费尽心思谋算,不然尔等以为我想吗?”

    “行了,不过开个玩笑罢了,大家盯紧张百仁小儿的动作,只待这小儿来到湘南,便由不得他了!”金埋的眼中满是杀机。

    此时湘南武林翻了天,中原武林高手与湘南武林的高手到处厮杀,紧张气氛随处可见。

    一叶扁舟所过之处,波涛瞬间止歇,张百仁盘坐在船头,一把古筝横在身前。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间,不甚人间一场醉。提剑跨骥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世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尚未靠近大阵,遥遥看着天空中流转的五彩之色,张百仁眼中神光流转,瞧着远处山林中影影绰绰的江湖中人,声音郎朗传出,居然没引起山林间的回声。

    远处大山上,单雄信目光闪烁,瞧着一袭红衣,犹若一团火焰般的张百仁,此时也不由得一赞:“好豪气!好豪迈!”

    群山寂静,似乎在品尝着句诗的意境。

    “阁下好豪气,没想到你小小年纪,中土居然出了你这般人物,此地乃我湘南武林地界,你莫要误了性命,还是早早退去吧!”群山中鬼气森森,只见一道人影自远处走来,所过之处草木留下一层寒霜。

    “原来是湘南鬼仙,不知阁下是湘南哪位大能”张百仁收起古筝,自船头站起。

    “阁下可听过湘南四鬼”人影立于江水,远处鱼虾惊得四下逃窜。

    “久仰大名!不过白帝府邸有本都督要的东西,这白帝府邸我是非去不可,阁下不妨划下道来吧,我若是接不住,就此退去绝不纠缠”张百仁背负双手,话语不缓不急,自信心爆表。

    听了张百仁的话,那湘南鬼仙赞了一声:“爽快!你如此年幼,本座也不欺你,你只要能过的了本座三招,本座便放你进去。湘南武林也绝不与你为难”

    “动手吧!”张百仁手中掐了印诀。

    只见湘南鬼仙周身黑雾升腾,仿佛一只只触手向着张百仁抓来。

    在那触手上,数不尽的面孔在其中咆哮、翻滚、挤压,凄凄惨惨的鬼叫声令人心身不由得一惊。

    “咔嚓!”好似晴天霹雳,但见雷音滚滚,电光迸射,所有触手尚未靠近,便已经惊慌失措的逃了回去。

    雷音在山林间翻滚,无数鸟兽霎时间一片寂静。

    湘南鬼仙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并没有在继续出手,过了一会才道:“好手段,是贫道小瞧你了,谁曾想你小小年纪居然掌握了雷法。三招本座难以将你拿下,既然如此你且自便吧!”

    这鬼仙倒是爽快,见到自己三招拿不下张百仁,立即果断撤退。

    湘南鬼仙退去,这一路果真不再有人拦截自己,不过盏茶时间已经到了白帝府邸出世之地。

    看着天空中涌动的五彩之光,再看看下方不断流转的气漩,张百仁手中拿出罗盘不断打量,过了许久才叹了一口气。

    “这小贼怎么不进去?”金埋见到张百仁面色迟疑的站在大阵前不断徘徊,心中有些焦急。

    “这小贼手段刁钻,莫非被其看出了什么破绽?”李昞也是心中没底。

    一边王家老祖道:“既然这小贼不肯进去,那咱们加一把料如何?”

    众人对视一眼,然后低声窃窃私语了一会,便各自散去。

    不多时不知听谁喊了一声:“白帝府邸出世了,已经有人进去了。”

    这一嗓子顿时叫众人心弦紧绷,本来大家都在外面看着,谁也进不去倒也无妨,但如今突然有人进去,顿时叫外面观望之人起了患得患失之心。

    一旦里面的人得了白帝宝物该如何是好?

    若是这大阵里面隐藏着什么凶险,又该如何是好?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忽然间一道道黑色影子自山林中窜出,瞬间没入了大阵内。

    “湘南的鬼仙、阳神高手已经进去了”不知是谁高呼了一声。

    看着那陆续冲入大阵中的黑影,顿时拨动了围观众人的心弦,一群人坐不住纷纷跟着冲了进去。

    张百仁当然也在此列,他虽然感觉周边气氛有些不对劲,但自忖练成了青木长生不死真身,火候已经极深,又掌控大地元磁,不论发生什么情况,自己都能自保。

    他赌不起,若真的叫这群人得了白帝府邸里面的东西,自己该如何是好?

    无故杀人夺宝,张百仁做不出来。

    凡事都有个由头,没有理由的事情张百仁不知该怎么做。

    此时湘南四鬼你看我我看你,见到天空中道道黑影冲了进去,其中一人道:“咱们湘南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多大高手了?”

    “就是,湘南鬼仙就那么有数的几位,而眼下这群人咱们四兄弟眼生的很。”

    正说着,张百仁一步迈出,缩地成寸,中途有过往的高手欲要拦截,却见张百仁手中仿佛拖住了一枚太阳,瞬间在其胸口印了一下,然后消失在大阵中。

    一进入大阵,张百仁只觉得眼前虚空变换,景象居然大不相同,与外界看到的是两个样子。

    空气中暗流涌动,站了一会张百仁便屏住呼吸:“居然是恶毒的穿堂风,最能坏人道行,要人性命!”

    在看身边,已经不见了之前来时的道道黑影,冲进来的各路武林众人也已经不见了踪迹,入眼处一片荒芜,似乎两个世界。

    外界

    看着张百仁冲入大阵,李昞猖狂一笑:“成了!”

    此时李昞以及中原各大门阀的高手不在遮掩身形,而是光明正大的自外面走出来,猖狂的笑声传遍方圆里许,围观众人看的一清二楚:“张百仁小儿,我等再此布下风水大阵,假托白帝之名,演了好大一场戏,终于教你上钩了,今日你既然入了大阵,那便是你的死期!”

    大阵内声音犹如天雷滚滚,张百仁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一双眼睛扫视着虚空,咬牙切齿道:“何人害我!”

    外界的众人惊呆了,尚未冲入大阵的修士俱都猛然止住脚步,看着波浪涌动的大阵,一个个眼中满是骇然之色。

    “闹了这般大阵仗,湘南武林死了这么多人,都是你等故意布置设局的?”湘南四鬼面色黑了下来。

    “吊死鬼,老夫这也是没办法,你不知道这小子的难缠,除了不能飞天之外,这小子逃命本事一等一的厉害,见神不坏强者亲自出手都杀不了他,没得奈何只能劳烦湘南武林配合一番了”李昞得意洋洋,如今张百仁入阵,他顿时心情大好:“今日看你不死!”

    “卑鄙!”

    “无耻!”

    远处围观的各路高手一个哆嗦,差点中了这老贼的圈套,虽不知这风水大阵有何玄机,但既然是对方费心布置,当然凶险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