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七十四章 驱打龙脉,地龙翻身
    看着气势嚣张的中土高手,湘南四鬼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那大阵中有不少咱们湘南好手,要不要出手?”溺死鬼略带犹豫道。

    “路是他们自己选的,我说之前这几个老家伙定了合约,说我等不得入内,原来是怕咱们看穿大阵的虚实”吊死鬼冷然一笑:“这几个老家伙费尽心思去算计一个小辈,简直没品至极。”

    “可惜那小子已经炼成了雷法,小小年纪前途不可限量,居然得罪了这么多中土门阀、世家,中土门阀世家许诺我等不插手,便会以灵药、财宝相赠,这小子与咱们非亲非故,咱们何必与灵药过不去。”

    天空中湘南四鬼议论纷纷,此时大阵内一片火热,大阵中的风也不知是什么风,只见风波过处众位强者晕头涨脑,体力在一点点消弱。

    张百仁运转青木不死真身,大阵虽然扭曲了磁场,但却隔绝不了自己与草木之力的沟通,源源不断的草木生机汇聚,叫张百仁心神舒畅了许多。

    “金埋银葬,你们二位别袖手旁观了,赶紧出手要了这小子的性命”李昞道。

    “你体内的剑气怎么办?”金埋提醒了一句。

    “无妨,这小子死了,估计剑气也就消散了,无根之萍岂能奈我何?”李家老祖眼中闪烁着别样光芒,自己体内只有一道剑气,与满身剑气的黑山老妖不一样。

    连山道两位老祖二话不说,立即手中掐诀,只见天空中彩色云雾居然化作了雨水,铺天盖地暴雨倾盆洒下。

    一时间下方惨叫连连,这彩色雨水比之硫酸还要剧毒三分,落在人身上冒出点点白色雾气,已然将其肉身腐蚀。

    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周身一层微蓝的光罩浮现,所有雨水靠近其周身三尺时,自动滑开。

    好在自己修炼了真水玉章,不然今个算是交代了,听到身边的阵阵惨叫,虽看不到人影,但声音就叫人毛骨悚然。

    一波烟雨落下,惨叫声停止。

    “这等毒物,便是铁石金身也要被侵蚀,这小子肯定死透了”银葬冷然一笑。

    听了银葬的话,金埋拍着胸脯:“那是当然,这毒物咱们兄弟精心祭炼百年,奇毒无比,就算见神不坏强者任由雨水落下,也会侵蚀了金身。”

    一边说着,金埋扒开彩色云雾看向大阵,然后面色诧异道:“这小子居然没死。”

    “果真?”银葬连忙凑过来。

    “这小子要真就这般死了,本座反而感觉不对劲,花费这么大劲,弄出这么大阵仗,这小子就这般死了反而感觉不自然”李昞在一边插了一句。

    “这小竟然有避雨的手段,不过不要紧,很快就能要了这小子的性命”金埋扫视过大阵,只见大阵内所有湘南、中土高手皆已经骨肉消融,唯有张百仁立于大阵内毫发无损。

    阴冷的寒风在大阵内不断穿梭,寒风过处泥土里的毒液开始升华,弥漫在空气中。

    一口气吸入,霎时间头晕脑胀,张百仁已然感觉到了不妙,顿时屏蔽呼吸,一双眼睛扫视周边,寻找大阵的出口所在。

    张百仁虽然不会胎息,但却有青木不死真身,此时其周身一层翠绿色气流缓缓升腾,肉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了青绿色,仿佛是一只变色龙般。

    “这是什么手段?”

    上方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李昞道:“定然是上古的某一种真身,这小子手段还真多的令人恨不能将其一掌拍死。”

    “大人莫要焦急,且先安心稍待,看我兄弟要了这小子的小命!”银葬嘿嘿一阵冷笑,手掌随意一抛,一道法印落下。

    “呼!”

    狂风卷起,吹得人睁不开眼,狂风卷起地上的砂石,化作了泥流漩涡,混合着空中滴落的毒液,叫人心中震撼不已。

    张百仁遁地术施展,钻入了大地内,可惜此地是山谷,张百仁只能遁入半个身子,没得选择张百仁干脆躺下,将身子埋好。

    砂石满天飞,拳头大小的山石到处撞击,霎时间山谷内火花四溅。

    金埋手中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坛子,浑浊的火油洒落,霎时间火焰卷起,化作了火龙卷。

    “任凭这小子本事再大,也要丧了性命!”连山道二老拍着胸脯打包票。

    众人不置可否,只是静静的看着,过了半刻钟狂风止息,众人放眼打量山谷,连山道二老道:“看看,那小子是不是真的死了!”

    “大功告成”银葬露出轻松笑意。

    感受着体内毫无异动的诛仙剑气,李昞连连皱眉,诛仙剑气与张百仁感应密切,若张百仁死亡诛仙剑气必然有所感应,可眼下诛仙剑气半点感应也无,可见事情并非自己想的那般。

    “不对劲,你们兄弟莫要掉以轻心,这小子没那么容易死”李昞连连摇头。

    “骨头渣子都没了,你莫非被这小子吓破了胆子”观山道一位老祖在一边嗤笑一声。

    听了观山老祖的话,李昞忽然一拍脑袋:“这小子肯定藏在了泥土里,你们可别忘了,这小子会遁地术。”

    “藏在泥土里?”连山道两位老祖眉头皱起。

    金埋道:“这回可麻烦了!”

    “确实是麻烦了”银葬面色难看。

    “要么派人去下面将那小子轰出来,要么咱们兄弟直接出手,崩碎下方山石,驱赶地龙翻身,到时候山崩地裂这小子就算铜皮铁骨也要死无葬身之地”金埋道。

    “那你们兄弟快点施展道法啊”李昞愣了愣。

    “驱动龙脉不下于人为制造天灾,到时候恐怕事情大条了,所有人都没好下场,不知要葬送多少无辜生灵,这方圆几十里都要受到影响,这般大的因果业力……”连山二老面色犹豫。

    一边观山道老祖拍着胸脯道:“你放心,咱们也不能叫你们兄弟白白承担因果,只要今日这小子葬送在大阵内,所有损失我各宗给你补齐。”

    “你连山道香火再加三成”李昞看着连山道二位老祖。

    两位老祖闻言眼睛一亮:“多谢大人,我兄弟这就做法。”

    说着话两位兄弟自腰间拿出木鞭,上面贴了符篆后,开始做法施展妙术。

    只见两位老祖手中掐了印诀,居然召唤来两位金甲神将。

    二人手中木鞭抛出,被金甲神将拿在手中,瞬间化作流光扎入了远处的群山中。

    “砰!”

    “砰!”

    “砰!”

    金甲神将手中木鞭挥出,卷起阵阵惊雷,只听得一声声悲惨的龙吟响彻方圆几十里。

    龙脉灵智不高,只是三岁孩童般,虽然疼痛难耐,却也知道自家事关重大,不敢擅自移动。

    眼见着两位金甲神将死命抽打,龙脉迟迟不肯移动,两位老祖顿时面上过不去,手中一道火红色兽皮化成的符篆飞出,被两位金甲神将拿在手中。

    朱红色符箓贴在木鞭上,只见一层红光仿佛火焰般将木鞭包裹住,猛然打落在了龙脉的身上。

    “吼~”

    巨龙咆哮,忍不住翻身窜了出去。

    “轰隆!”

    方圆几十里地动山摇,江河炸裂,山石蹦飞,山川倒塌,一副末日景象。

    远处遥遥观战的众人俱都是面色一变,纷纷跑了出去,生怕被崩塌的山川砸死。

    “好狠毒的手段”湘南四鬼眼中满是震撼。

    天地交感,风云动荡,大地磁场一片紊乱,天空中神祗纷纷退避,阳神真人远远遁开。

    动荡的天地磁场对于神祗、阳神、鬼物来说,是致命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