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八十九章 三皇府邸
    白云对于张百仁的邪性,可是有着足够认知。

    在白云眼中,毫无疑问张百仁就属于传说中的小强,一直到处蹦跶却偏偏没人能祸害死他,你说叫人膈不膈应。

    此时此刻,中土内外俱都沸腾,朝廷内外无数强者纷纷暗中动作,惹得各路修士心惊不已,各大道观紧闭山门,生怕成为朝廷靶子,朝廷恼羞成怒下做出杀鸡儆猴的动作。

    没有任何人敢于忽视朝廷的力量,朝廷便是天地间第一大势力,任何人都无法与朝廷抗争。

    大隋立国几十年,天下所有物资俱都纷纷汇聚于中央龙庭,这般多的强者堆积下,即便是养猪也能培育出一大批猪妖了,更何况是被大隋暗中搜寻而来的各路天骄孩童?

    没有人知道朝廷暗中培育多少高手,自家道观内又隐藏着朝廷多少密探。这是一个较量的过程,大家相互渗透,朝廷的体系内,无数大小官员不知被各大道观暗中渗透了多少。

    门阀世家与道观,门阀世家掌控了举荐人才的权利,光明正大的分润朝廷权柄。各大道观暗中渗透,一个在明面上,一个是暗中渗透,大家不断较劲,你争我夺明争暗斗,谁都容不下谁,一方想要将另外一方彻底铲除。

    张百仁出道短短五年不到,便卷起惊天风暴,一手逆转大隋局势,改写天下历史。

    本来大隋此时已经开始接近衰败露出颓势,但偏偏张百仁发明了造纸术、印刷术,及时发现了运河的破绽,虽然亡羊补牢,但却也有不小的效果。

    如今大隋虽谈不上威慑天下,但也绝对是天地间第一大势力,只要大隋龙气没有倾泻干净,任谁也不敢随意出手。

    “终于死了!”

    李渊缓缓放下手中茶盏,然后蓦然一叹。

    一边李建成摇了摇头:“可惜一代少年英豪。”

    张百仁死讯传来,李渊感觉压在心头的大石瞬间消散一空,整个人再次恢复了斗志熊熊的状态。

    外界

    李昞一双眼睛扫视中原大地,许久后才皱了皱眉,感应着体内的诛仙剑气:“也不知道这小子死了没有,为何不见剑气消散。”

    张百仁沉入地底,即便李昞也难以发现此时张百仁的死活、状态,只是心中一直笼罩着层层阴影,这个阴影便是张百仁!是张百仁带来的。

    地下世界。

    看着白帝推过来的的太白庚金,张百仁袖里乾坤张开,将太白庚金收了进去。

    这一幕瞧得白帝目光一变:“居然触及到了空间之力的门道,看来你小子的秘密还真多啊,唯有伪阳神强者才可略微触及空间之力,你尚未凝聚魂魄,居然成了元神,这秘密多得本帝看的有些心惊。”

    张百仁手中剑法演练,剑光流转,露出一丝丝笑容,嘴角微微翘起:“这是晚辈无意中观摩天地大道,陷入天人感应后,领悟而出的至道秘法,袖里乾坤能够练成,纯属侥幸。”

    白帝看着张百仁的袖里乾坤,过了一会才道:“当年本帝曾经亲眼见过上古大神施展袖里乾坤,当真是遮天蔽日装山收海,一入乾坤内镇压一切神通道法,你这袖里乾坤虽然有了雏形,但却仅仅只是雏形,距离真正大成差了十万八千里。”

    张百仁脸上得意之色消失,面带苦笑:“晚辈何德何能,敢于和上古大能比肩?”

    “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道法便是打破常规,超脱生死自然。你若畏惧了祖宗的法、祖宗的规律,终究难以超脱祖宗桎梏”白帝面露唏嘘。

    张百仁忽然化作一道亮白色之光,瞬间跨越几十米,锋芒撕裂虚空,良久后才有滚滚音爆犹若惊雷般传了过来。

    “行了,剑化流光你已经炼的差不多了,能不能出去就看你自己本事!记得剑化流光之术不能长时间施展,不然就算仙人下凡也救你不得!”说完后白帝身形消失,留下张百仁站在大殿中双目迷茫的看着远处洞口:“地下岩石层差不多接近万米,我如何飞得出去?”

    “白帝,不知何处可以寻到五行灵物?”张百仁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赶紧对着虚空喊了一句。

    “世间有五帝、三皇,地皇神农钻木取火,其打出来的火焰便是火之精粹,尚且有其余几位帝王对应着金木水火土,关于三皇坟墓之事,本帝只知道一些,早就已经传给你了,你回去自己领悟吧!”白帝声音传来。

    张百仁面露愕然:“三皇五帝?白帝居然知道上古三皇坟墓的下落,我若能找到三皇坟墓,那可真是赚大发了。”

    三皇五帝绝非说笑,里面几乎蕴含了人族最为精华的存在。

    三皇五帝独尊太古、上古两个时期,带领人族披荆斩棘,可以说万法不离其宗,人类的所有法、所有神通都是三皇、五帝时期开创出来的。

    三皇、五帝乃太古、上古时期的人类每一个时代的最强者,没有之一。

    其强横之处,霸道之力即便比之先天魔神也不弱分毫。

    上古之时轩辕黄帝御女三千而成道,此三千女子非寻常女子,而是妖族、先天神灵中女性存在。

    太古之初人族卑鄙,被诸天百族所鄙夷,视作为食物之属。妖族与先天神灵中的女性如何肯与轩辕黄帝双休?这其中门道可以考究,显然上古三皇五帝绝非善类,能够带领人族披荆斩棘杀出一片生天,其中艰难可想而知。三皇五帝的心性绝对坚韧至极,能人所不能。

    白帝居然知道三皇五帝的消息,绝对出乎了张百的预料,对于张百仁来说此乃意外惊喜。

    本来正愁五行至宝寻找不到,不曾想困了就来枕头,白帝居然知道三皇府邸的下落,这绝对出乎张百仁预料。

    预料之外的事情,总是令人惊喜。

    看着深厚的岩石层,张百仁面带苦笑,下一刻猛然纵身跃起,化作一道流光冲天而起,所过之处岩石仿佛一片豆腐般,被剑光轻而易举的穿过,然后张百仁在岩石堆中行走,待到了泥沙所在之地,或者是某一处缝隙所在打坐休息一段时间后,方才再次冲天而起,继续向着上方奔驰而去。

    剑光过处,岩石被切开,但却没有分割开来,待到剑光流转后,在看岩石,哪里有什么缝隙?剑光缝隙微不可查。

    走到半路,吃一会干粮,张百仁盘膝打坐:“总感觉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过了一会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我真是蠢,何必直接飞行,只需击穿侧面,便可进入泥土中,然后施展遁术直接飞出去,岂不是省心省力!人最强大的不是神通,而是脑子!”

    “应该死定了才对!”看着下方乱石,白云打量周边,却见四周各路探子暗中围观,在那乱石中,一座茅草屋矗立。

    茅草屋悬挂白帆,白帆周边纸钱漫天飞舞。

    对于草屋前跪座的一大一小两道人影,白云没有理会,而是暗自测算地脉,脚踏禹步漫步于群山之中,过了一会才猛然一拍脑袋:“这小子没准还真有机会逃出来,上方虽然堆积了万丈岩石,但四周却有地下暗河、泥沙层,只怕这回李昞那老东西失算了。这些家伙摆了张百仁一把,以张百仁的性子,不杀个血流成河底朝天才怪。就是不知那小子能不能想到从周边突围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