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九十三章 重回洛阳
    走在去往洛阳的路上,张百仁双目中满是迷茫,一双眼睛左右打量,过了许久后才蓦然一叹,腰间屠龙剑插入了脚下的泥土里,一抹殷红血液缓缓自泥沙中渗透而出。

    看也不看脚下的异状,张百仁面不改色继续向前走去。

    “经历多少波刺杀了?”张百仁扫视过前方的丛林,心中念头流转,自从斩了那三个脑袋的怪人后,刺杀就从未断过。

    洛阳城已经遥遥在望,此时能模糊中看出洛阳城的轮廓,天空中气运金龙飞舞纵横,神力无双,那股万民意识以及浩瀚天地之威衍生而出的天子龙气,即便此时的张百仁都不由得感觉阵阵心惊。

    “应该没有刺杀了吧?如今乃天子脚下,谁人敢擅自在此动手?”张百仁沉吟一会,脚下缩地成寸,谁知一脚尚未落下,下一刻地上泥沙猛然暴起,一层土黄之光向着张百仁卷来。

    “好家伙,居然能算准本都督的落脚之处,看来这回出手的乃是真正高手!”关键时刻张百仁脚步偏移,方才避开了杀机,只见土黄色光芒过处,泥沙波动,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翻滚着化为了齑粉。

    “厉害!”张百仁赞了一声,扫视周边丛林、大地,却未曾发现有人隐匿的行迹。

    “居然找不到踪迹”张百仁精神怏怏,自从知道春阳真人是一个老得快要入坟墓的糟老头子装扮后,整个人的心情顿时就不好了,连重出生天的喜悦都消散一空。

    “可恶!”张百仁深吸一口气,春阳真人栩栩如生的面孔再次划过眼前,有多么喜欢就会有多么憎恶,这句话确实是有道理的。

    “如今已经到了洛阳城外,只要我稍一弄出动静,必然会惊动城中守卫,你虽然隐匿的精妙,但若叫人专门查你,你绝对走不掉”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击既然已经失手,你若聪明还是速速退去吧!”

    话语落下,不见对方动静,张百仁挠了挠脑袋:“真是狡诈!”

    对方继续刺杀自己是不可能,唯一可能的就是怕露出踪迹后被自己反杀。能被派前来刺杀自己的,俱都是积年老怪,实力、心机不是盖的。

    “你们这些家伙对我到是重视,只可惜我已经活着回到了洛阳城”话语落下缩地成寸,张百仁消失在原地,已经不见了踪迹。

    看着张百仁走远,只见地下黄沙不断蠕动,仿佛水波般,聚为一道人影。

    “这小子对于危机的感知好强,虽及不上秋风未动蝉先觉,但也差不多了!不过比先觉晚了一步罢了!”说完后人影在风沙中消散。

    “洛阳城!”遥遥的看着洛阳城,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日后必然要叫你等门阀世家、各大道观不得安宁!”

    说完后张百仁一步迈出,来到了城门前,转身融入人流中不见了踪迹。

    远远的看到自家府邸,已经有人提前站在门口等候。

    宫中的马车停在门前,小黄门左右来回走动,面带焦急之色四处张望。

    “都督,您可算是回来了!”遥遥的看着张百仁,小黄门自袖子里掏出红色拂尘,迎上前来在张百仁周身抽打一番:“都督,给您去去晦气!”

    听了小黄门的话,张百仁苦笑,但也没有阻止,任凭小黄门手中浮尘打在自己身上。

    扫了一圈后,小黄门才道:“都督出事后,宫中一片哀寂,陛下与娘娘寝食难安,如今听闻先生重归世间,顿时一扫哀伤,特意派遣小人在此等候,嘱咐都督若是回来,一定先将都督请入宫中,有大事相商。”

    “哦,宫里面居然这般急切,倒是有些出乎我预料!”张百仁看了马车一眼,对着府内的侍卫道:“等我回来再说吧!”

    马车辘轳直接进入皇宫,萧家兄弟站在宫门口等候,脸上满是笑容。

    生死相逢总是令人倍感愉快。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露出一抹满面笑容,张开手臂道:“可算是回来了,差点以为就这样死在地底世界,诸君安然否?”

    “大隋安好,有件事正需要你参谋一番,你回来的正是时候!”骁虎满面笑容:“你且先去见陛下,娘娘在永安宫中等你。”

    张百仁点点头,随着内侍一路行走,来到杨广歇息的寝宫,此时寝宫内一片寂静,内侍低沉着脑袋,面色恭敬道:“陛下,都督来了!”

    “快叫他进来”杨广声音传来。

    张百仁随着内侍走入大殿,只见在大殿正中央摆放着四五个案几拼凑成的大桌子,在桌子上山水河图流转,一副雪白宣纸勾勒而出的巨大地图纤毫毕现,细看居然与大隋地图有着八分相似。

    张百仁面带笑容,恭敬一礼:“见过陛下。”

    “爱卿快快平身,如今见到爱卿,朕方才感觉如梦初醒,心中有了底细,之前的一切都仿佛如梦中一般,令人不敢置信。朕听闻爱卿噩耗好生着恼,怪自己不应叫你去藏书阁”杨广面带唏嘘,居然亲自上前扶住了张百仁。

    “下官见到陛下也甚是激动,这次白帝府邸之行,差点以为出不来了!”张百仁满面感慨,若非得到白帝传承,自己这次就交代在里面了。

    自己是幸运的,所以白帝选择了自己,若换一个人,只怕张百仁这回真的要葬身地底世界陪白帝作伴了。

    “爱卿能回来就好,场子以后早晚能找回来!”杨广拍着张百仁肩膀。

    一举一动间,浩荡天子龙气相随,压迫的张百仁体内真气慢如蜗牛,运行起来缓慢至极。

    “怪不得从未听人说有修士能刺杀得了天子,天子龙气果真厉害!”张百仁心中暗自咋舌,就算见神不坏强者来到杨广面前都会化作普通人。

    看着杨广,张百仁略作犹豫,有的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和杨广说,甚至于怎么说都是问题。

    太原李家之事自己如何与杨广说?说了杨广会不会相信?

    “不管信不信,该说还是要说,说的次数多了,杨广自然就相信了”张百仁打定主意,对杨广道:“陛下,下官有事启奏。”

    “爱卿但说无妨,你我君臣之间绝没有寻常凡俗之人那般客套,爱卿对我大隋忠心耿耿,造纸术与雕版术逆改了我大隋气数,若论忠心爱卿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杨广赞不绝口。

    张百仁略作措辞,然后道:“陛下,这次白帝府邸之行,下官得到情报,有太原李家出手。只怕李家欲要对我大隋图谋不轨,还请陛下早作断绝。”

    听了张百仁的话,杨广哈哈大笑:“朕正在看呢!”

    说着话杨广递来一本奏折:“太原来信先你一步,李渊说你与李家因为退婚之事结有私仇,必然会恶人告状,看来李渊说的还真不错。”

    接过奏折,张百仁眉头皱起,过了一会才皱眉道:“李渊这厮果真老奸巨猾,机关算尽滴水不漏!”

    奏折中说李家本想着相助张百仁度过大劫,谁能想到当时群雄汇聚,高手云集,李家也是不敢违逆大势。所以李昞就装作与张百仁有私仇的样子,想要趁机落井下石,然后在暗中做一些手脚将张百仁解救出来,只可惜当时群雄太多,李昞根本就没有任何做手脚的机会。

    “爱卿日后莫要责难李国公了,李国公是朕在天宫中的代言人,与天帝的传话筒,不可缺也!李家对朕也是忠心耿耿,爱卿莫要怀疑,朕心中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