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大隋当亡
    听了杨广的话,张百仁眼皮微垂,无奈叹了一口气:“你若有识人之明,也不会任用我!我可是想睡你老婆抢你龙椅来着,人心隔肚皮你如何看得穿?还真以为我在为你出力,还不是为了我自己。真以为自己是千古明君了,果真天道浩荡大势难违,大隋当亡!即便是我也改变不了历史!”

    见到杨广对李家深信不疑,张百仁心中暗暗惋惜一叹:“可惜了!大隋若不灭亡简直没有天理。李渊这老狐狸做事滴水不漏,居然提前上奏章塞住了杨广的嘴。再加上杨广与天庭产生龌龊、与门阀世家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如今大隋简直是与天下所有势力为敌,除了儒家!儒家被张百仁拉上战车,成为大隋助力,缓和了大隋的局势,不然只怕如今局势比历史记载要危机的多!”

    “我还需尽早修成至道阳神,在深宫内留下子嗣,篡夺了杨广的江山,大隋落在杨广手中,早晚都只有一个灭亡的下场!”张百仁低垂着脑袋。

    杨广扯过地图:“朕这里正好有件事要差遣爱卿去亲自走一遭,要换了别人过去,朕还真不放心。”

    “多谢陛下抬爱,不知下官何处能够出力?”张百仁抱拳一礼。

    杨广手指在地图上滑动,过了一会才道:“通济渠即将完工,各路天师推演出修补事宜,如今正要爱卿亲自去监督,免得再次被人做了手脚。”

    听闻杨广此言,张百仁眉头微微一皱,本来想着施展雷霆手段对各大道观复仇,却不曾想杨广居然有任务交代了下来。

    似乎看出了张百仁的心思,杨广拍着张百仁肩膀:“朕知晓爱卿心中所想,日后有机会定然叫爱卿得偿所愿,只是如今为了大局,还需爱卿隐忍,只能委屈爱卿了。”

    听着杨广的话,张百仁心中暗自诽谤:“帝王生性多疑,你怎么就偏偏信任了李家!李家当真是你的克星,若不杀你大势果真难改。”

    说完话后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随着杨广打量案几上的地图,露出一抹沉思之色:“运河既然能够修补,还是早早修补的好,下官修整一日便前往通济渠查验。”

    摸了摸怀中的镇龙钉,心中暗自诽谤:“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将镇龙钉塞入大阵中,将关内龙族全部驱赶出去。”

    目送张百仁走远,杨广仔细打量眼下地图,过了许久才谓然一叹:“还是差了点!大隋气数难道当真不能逆改?”

    一道人影自阴暗处走了出来:“大隋二世而亡,乃是天定!自三皇五帝开始天下气数轮回,至大秦帝国为一个轮回,到了大隋又是一个轮回。天数若能逆改,那就不叫天数了!天定之数谁能违背?”

    杨广闻言面色怆然,坐在案几上许久无语。

    “不过卜算子临终前批示,张百仁乃天数外之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乃是注定要成仙的强者,如今主上麾下有张百仁,简直是如虎添翼!天数未必不能逆改!”黑影道。

    “有劳法师了”杨广眼睛微微眯起:“日后我大隋若能打破命数,必叫尔等大兴天下。”

    “多谢陛下!”人影再次融入了角落,消失在阴影中不见了踪迹。张百仁从始至终都未曾发现,这道人影的存在,可见此人手段了得,绝非寻常之人。能被杨广放在身边当做贴身幕僚,必然有真本事。杨广见识绝对比寻常人要远,帝王家的教育岂是寻常百姓能媲美?

    走出杨广寝宫,向着萧皇后寝宫而去。

    永安宫中,萧皇后翘首以待,看着张百仁远远走来,脸上笑容缓缓拉伸开,轻轻捂住了红唇。

    萧皇后身边巧燕也是激动的眼圈泛红,这丫头高兴也哭不高兴也哭,实在叫人无语。

    寂静无声,永安宫前落针可闻。

    “见过娘娘”张百仁放下身子恭敬一礼。

    “快快起来,咱们之间何必这般客套!”萧皇后亲自走上前将张百仁扶住,上下打量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先生风采依旧,看来地下这段时间先生并未吃苦,本宫是白担心了。”

    看着萧皇后风情万种、美艳绝伦的面孔,张百仁眼睛有些发直,凤冠霞帔不断抖动,看起来栩栩如生仿佛下一刻就要飞起来。

    “怎么,不过几日没见本宫,难道本宫变样了不成?”萧皇后手指点在张百仁眉心,轻轻的弹了一下,似乎像逗弄小孩子一般,在她心中张百仁就是一个小孩子,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孩子。

    张百仁回过神来失笑:“下官多日未曾见到娘娘,如今经历生离死别,见到娘娘之后感觉格外亲切。”

    “生死间有大恐怖,你能有所悟彻,也是理所当然!”萧皇后拉住张百仁走入屋子里:“本宫已经为你置备好了酒宴,知道你好这一口,所以本宫特意早早准备了下来。”

    入眼处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个个金盆,被更大的盖子扣起来。

    入手软腻酥滑,张百仁心中一个机灵,抬起头与巧燕对视一眼,悄悄做出了一个鬼脸,惹得巧燕偷笑。

    坐在萧皇后身边,有侍女打开盖子,浓郁香气扑鼻,惹得一边萧家兄弟咽喉滚动,眼巴巴的看着。

    酒足饭饱后,萧皇后才停下筷子:“你能死里逃生,实乃天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好生消停的待一段日子,等各大门阀世家放松警惕,在发动致命一击也不迟!”

    听了萧皇后道话,张百仁点点头:“如今各大门阀世家皆有戒备,我若主动上门便是自投罗网,这可非智者所为!”

    听了张百仁的话,萧皇后欣慰道:“你能明悟这般道理,本宫也就放心了。”

    “陛下派我前往通济渠探查修补之事,不知娘娘可有通济渠修补图纸?”张百仁不经意间开口问了一句。

    “通济渠图纸严加保密,除了陛下知道全部修补手段,就算是参与进来的各大天师也仅仅只知晓一部分!”萧皇后摇摇头:“本宫亦不曾得知。”

    没有继续追问,与萧皇后拉扯了一些家常后,眼见着天色渐暗,张百仁站起身道:“娘娘,贫道刚刚回来,还需早些回到府中处理一些事情,稳定一下人心。”

    “也好!你好生休息一阵子,日后有了时间,本宫在与你叙话”萧皇后笑着道。

    巧燕将张百仁送出永安宫,手中拿着一张平安福,挂在张百仁腰间,整理了一下张百仁红色衣衫:“这张平安福是我前天求的,挂在你身上希望能保佑你平安无事顺利成长。”

    听了这话,看着巧燕红肿的眼睛,张百仁笑笑:“姐姐可曾练武?”

    “穷文富武,我一个婢女哪里有机会练武!”巧燕摇摇头:“我跟在娘娘身边,谁还敢对娘娘不利不成?”

    张百仁闻言在袖里乾坤一阵摸索,然后拿出了一卷书册:“这本毒蝎经乃我亲自抄录,取自于楼兰古国,姐姐有时间不妨练习一下,不懂得关窍可以问我,至于灵药……我下次进宫为姐姐取来便是了。练武并非为了与人争斗,更是为了强身健体,延长寿命。弟弟我如今活个一百多岁没问题,姐姐总不能再过几年就人老珠黄了吧!”

    果真,岁月是女人的最大杀手,听闻人老珠黄四个字,巧燕顿时一个激灵,一把夺过了张百仁手中的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