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帷幕
    “陛下,运河已经彻底被镇封,短时间并无大碍,只怕突然将爆发出来,会将大隋国数毁于一旦”张百仁道。

    听闻此言,杨广不置可否:“此事各位天师已经通秉朕了,正在思索后续的破解办法,事到如今朕也是无能为力。”

    听闻此言,张百仁了然,话语一转:“陛下,皇莆议大人曾言各大门阀世家打算在万国大会上袖手旁观,还请陛下早做准备。”

    听闻此言,杨广手中酒杯猛然摔落在地:“混账!”

    皇莆议一个哆嗦,畏首畏尾的站在那里,眼中满是畏惧之色。伴君如伴虎绝非说说。

    “消息属实?”杨广看向了皇莆议。

    皇莆议连忙恭敬道:“回禀陛下,消息属实,此事千真万确,各大门阀世家与大隋水火难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还请陛下早做准备。”

    听了这话,杨广来回在地上走动,过了一会才道:“不为人子!端的不为人子!此举与叛国有何分别?门阀世家便是我人族毒瘤,朕早晚要将其斩杀殆尽。”

    众位歌姬闻言俱都是身子一抖,杨广如此言语若是传出去,必然落人口实,为了保守秘密只怕众位歌姬唯有被杀人灭口的下场。

    张百仁也意识到了这种情况,不着痕迹插了一句:“陛下慎言,这等气话岂能随便乱说,若是被皇莆大人不小心当真,暗自对门阀世家动手,那可就太不应该了。”

    杨广的一双眼睛看向皇莆议,皇莆议慌得连忙辩驳:“都督莫要开玩笑,这等玩笑可是开不得,莫要此话传出深宫,免得徒增变故。”

    皇莆议也不是傻子,听到张百仁的话立即开始为自己辩驳,不着痕迹的表明心迹。

    杨广点点头,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门阀世家既然不打算出手,不知爱卿有何对策?”

    “下官心中早有对策,陛下将此事交托与我,必然使陛下满意!”张百仁打包票。

    杨广看了张百仁一眼,随即恍然:“也罢,一切有爱卿操心,朕自然可以放松心神,爱卿那个章程呈上来吧。”

    张百仁点点头,看了皇莆议一眼:“下官告辞,不日便拿出章程,还请陛下放心!”

    张百仁与皇莆议退出杨广寝宫,只见皇莆议深吸一口气:“希望万国朝拜大典能够顺利举行,免得出现什么岔子,到时候陛下雷霆震怒,只怕大隋局势越加动荡。”

    “本都督心中明了,皇莆大人放心就是,贫道还有事情要去一遭永安宫,不如你我就此分别”张百仁道。

    听了张百仁的话,皇莆议不再多说,只是抱拳一礼转身走出皇宫,留下张百仁在原地驻立。待到皇莆议走远,张百仁反身回转杨广寝宫,内侍早就站在寝宫前等候:“大人,陛下等您进去。”

    张百仁点点头,迈步走入了大殿,杨广背负双手背对着大殿门口,打量一副不知名的壁画。

    “陛下!”张百仁道了一声。

    “有劳爱卿了!”杨广叹了一口气,转身看向张百仁,难得眉宇间出现一抹疲惫。

    “陛下何须担忧,区区门阀世家罢了,难成大器也!”张百仁一声嗤笑。

    “门阀世家有劳爱卿牵制,万国朝拜大典消息准确?”杨广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皇莆议这老狐狸假做投靠,故意泄露门阀世家之事,怕是不怀好意想要顺藤摸瓜将大内皇宫的隐秘势力推到明面,此人不可不防!”张百仁道。

    杨广闻言略作迟疑,其实关于皇莆议他早就在心中有了猜疑,当年运河之事出现那般大纰漏,皇莆议虽然卖乖讨巧得了一命,但其中的诸般疑点依旧叫杨广难以释怀。此时听闻张百仁的话,杨广面色阴沉道:“爱卿打算如何行事?”

    “瞒天过海!”张百仁露出一抹阴冷笑容,细细为杨广解说起自己的计划。

    过了一会后才听杨广吧嗒吧嗒嘴,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此计甚妙,可以打的门阀世家一个措手不及,此事朕会全力配合爱卿,务必将此计达成。”

    张百仁用力的点点头:“万国朝拜乃我大隋三年一次盛事,万万不可有任何疏漏,莫要给门阀世家可乘之机。”

    “各大部落也并非傻子,早就知晓门阀世家的套路,一路上必然有高手随行,防止被人偷袭,这事你就放心吧”杨广嗤笑一声:“朕倒要看看那些门阀世家傻眼的样子!”

    张百仁与杨广商议定后,方才告辞离去。

    张百仁走后,杨广自言自语般低声喃呢:“大师以为张百仁如何?”

    大殿气氛沉沉默,过了许久才听角落里传来一句话语:“前途广大身具气象,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此等英才为朝廷所用,大隋纵使穷途末路,也断然不会灭绝。”

    “哦,大师居然如此看好此人?”杨广倒是一愣。

    角落里话语消失,唯有杨广坐在大殿中,拿起案几上的葡萄,许久后才道:“大隋未必会穷途末路,朕已经找到了解决龙脉困局的办法。”

    说完话后杨广看向墙壁上的图纸,凝神许久无语,过了一会才道:“剩下的八只禹王鼎不知何时能够找到!当年禹王分封九鼎镇压九州,若能找到九鼎,运河龙脉之危自然化解。”

    “禹王九鼎涉及到禹王的意志,若无大机缘、大气运谁能找寻得到?此事怕是还要寄托于张百仁身上!”

    “希望如此吧!”杨广叹了一口气。

    外界

    张百仁回到自家府邸,一封封手书秘密流传而出,向着天下各地不断送达。

    “怪哉!怪哉!”张百仁处理着手中的书信,露出一抹沉思之色:“各大门阀世家到底想要做什么?”

    处理了一些最近一段时间堆积的公务,张百仁才起身来到密室打坐,感悟着阳神内世界的演化变迁,感受着不断坚实的世界屏障,如果说以前的世界屏障是一堆沙土,如今世界屏障便是加了钢筋铸造而出的水泥。

    一夜无话

    第二日天刚刚亮张百仁来到院子里舞弄了一套剑法,才见天边一只雄鹰散发着滚滚妖气飞来,在府邸上空盘旋一圈,落在了张百仁的肩膀上。

    “这才多长时间不见,你居然长得这么大了”都弄了一下肩头的巧鹰子,将其腿上的竹筒拿下来拆开,然后整张脸顿时阴沉下来:“混账!活腻味了!”

    是鹰王传信,最近张家庄园已经暗中被其料理了三披心怀不轨之辈,眼下形势似乎已经到了某种极为紧要的关头。

    “敢对我老巢动手,我还没有找上你等,你等居然敢先向我动手!”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该死!全都该死!”

    说完后迅速掏出笔墨回了一封书信,不断嘱托鹰王一定要照顾好自家庄园,有大将军与鹰王镇守,涿郡绝对固若金汤。

    但俗话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天知道城南庄园外的敌人会有什么办法暗中算计。

    处理好涿郡之事,金顶冠发来了问候,张百仁随意看了一眼就扔在一边。

    “大人,已经有草原部落的使者来到了洛阳城,这些蛮夷之辈不懂礼节,只怕最近要惹出一些事端,咱们要不要……”骁虎脚步匆匆走来。

    一只细腻犹若白玉一般的手掌伸出,打断了骁虎的话语:“此事有洛阳府处理,边城镇守人员弹压,这等小事若都需要咱们军机秘府插手,还要养着那些官差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