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五零二章 太贱了!
    并未随着众人进入大殿,张百仁从侧殿进入,此时侧殿内众位军机秘府侍卫埋头于案几之上,不断记录着大殿中各国来使的动作。

    杨广正站在偏殿中凝视着满朝文武以及诸国使者,张百仁来到杨广身边:“陛下,时候差不多了。”

    “爱卿就跟在朕的身边安坐吧”杨广面露笑容。

    “怕是不妥吧”张百仁略带迟疑道。

    “有何不妥?你乃是朕的肱骨之臣,当然要在离朕最近的地方”杨广笑容满面,有内侍开路,张百仁跟在杨广左手边走入了大殿之中。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齐齐一礼,声音一般无二。

    浩荡龙气扑面而来,张百仁心中凛然,下方各路强者显然也是有些不知所措,真正直面天子龙气之时才会发现自己何等无力。天子龙气破灭万法,在天子龙气下阳神失去力量,武者也会被禁锢住体内的气血。天子龙气是一种玄妙莫测的力场,御使起来叫人忍不住为之沉醉。龙气过处万法破灭天下无敌。

    “众位爱卿平身吧”杨广不紧不慢道。

    张百仁站在杨广身边,俯视着下方的群雄,确实是将满朝文武目光看的一清二楚。

    “谢陛下!”群臣恭敬一礼。

    群臣余光扫过上方的杨广,待看到杨广身边的火红色人影,俱都是面色狂变。

    “厉害!这小子居然这般得宠,即便比之裴仁基那老狐狸也未必会弱了分毫”群臣心中各种念头流转,张百仁却是不知道,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等候下方各国使者发难。

    “陛下,臣乃吐谷浑使者,素闻中原地大物博,高手无数,欲要与大隋各路高手切磋讨教一番,还请陛下准许”一个周身狼牙悬挂的大汉来到大殿中央。

    吐谷浑?

    张百仁面带不满,吐谷浑虽然战败,但却依旧不断到处蹦跶惹事,大隋也是不厌其烦,初始杨广见到能屡战屡胜还有些欢喜,待到日子长了,吐谷浑却迟迟无法消灭,顿时心中厌烦至极。

    “想要讨教?”杨广面色古井无波:“不知哪位爱卿有兴趣指点其一番?”

    此言落下,群臣寂然,张百仁与皇莆议目光对视一眼,果真如皇莆议所说,大隋各大门阀世家打算坐而旁观,宁愿被外族得了气数,也绝对不想在便宜大隋。

    “陛下,臣愿意讨教一番!”裴仁基站了出来。

    杨广摇摇头:“区区蛮夷小辈,岂能由你亲自下手讨教。朕身边有几位侍卫,俱都是在天下间选拔的好手,你既然有心思,那便指导你一番,也好圆了你的心愿。”

    “陛下,俗话说得好,争强夺利,若无利益如何争强?争了又有什么意思?我大隋何不与各国下了赌注,也好做一个彩头激励我大隋勇士”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过满朝文武,心中暗自冷笑:“你等联盟真以为铁板一块,只要陛下拿出令尔等心动的宝物,不知是家族利益重要还是自身利益重要。”

    能入朝中的最少都活了五六十岁,一个个人老成精并非初出茅庐的小子,将家族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听了张百仁的话,下方各国使者俱都是眼睛一亮,双方对赌好啊!大隋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若能赢得一二宝物,那可真是赚大发了。

    “这件事朕允了,来人去朕的府库选取三五将宝物端上来”杨广话语淡漠,从未将所谓的宝物看在眼中。所谓的宝物对于杨广来说,亦如张百仁看金银。

    有内侍端着早就准备好的宝物呈上来,装在托盘内用红色的丝绸盖起来。

    一个内侍扯开托盘,却见一斗明珠浮现。

    “这一斗明珠便算是大隋的赌注了,不知你吐谷浑有何宝物对赌?”虞世基看向吐谷浑高手。

    吐谷浑大汉拍拍手,一个汉子端着一盘黄金走过来。

    “这便是我吐谷浑的宝物,不知大人以为如何?”吐谷浑高手道。

    “可!”虞世基点点头,杨广身后一道人影缓缓走出,一袭军机秘府侍卫道衣袍,面容冷酷道:“陛下,属下愿意与这吐谷浑的高手洲几招,叫其知晓我大隋威严。区区一个蛮夷之辈,何劳朝中大臣动手?”

    杨广听闻此言自无不许,那侍卫走入场中对着吐谷浑高手抱拳一礼:“军机秘府都督全胜,讨教阁下高招。”

    看着走出来的的军机秘府侍卫,满朝文武目光闪烁,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后点了点头。

    “全胜?你不必知道我的名字,手下败将不配知晓我的字号!”吐谷浑高手周身狼牙装动,怕不是有上千只狼牙组成了一件衣裳,然后猛然一声咆哮钻了出去,铺天盖地的狼牙居然钻出一道道黑烟,化作了一头头面容狰狞恐怖的虚幻巨狼,向着全胜扑了过来。

    “这是吐谷浑的修士,并飞武者!”张百仁看到对方出手,顿时心中一凛,暗骂这大汉太贱了,将自己锻炼成了肌肉男,太具有迷惑性了。

    这上千头狼魂俱都是精神方面的攻击,一旦被其撕裂气血冲入神魂,少不得化作白痴亦或者是魂飞魄散。

    “这攻击太恶心人了!”张百仁摇摇头,只怕全胜未必能应付过来这波攻击。

    对方有备而来,上千只狼牙明显早就有所算计,有心算无心全胜瞬间被裹住在黑雾中无法挣扎开。

    看着面带得意笑容的吐谷浑高手,张百仁眼睛里闪烁出怪异之色,一个法师将自己锻炼成肌肉男,故意去迷惑敌人这该有多贱!

    有心算无心,军机秘府侍卫败得不冤,不过好歹也是易骨大成武者精神、血肉、筋骨混元,周身内炼如意,一股浩荡无匹之力猛然迸射而出,瞬间击穿了空气,卷起滚滚音爆欲要抢步靠近眼前的土浑修士。

    “晚了!”张百仁摇摇头,若在土浑修士没有出手之前抢先攻击,败落的必然是土浑修士,谁叫土浑修士那般贱呢?

    这般贱法即便是张百仁也无能为力,只好不断苦笑示意下方易骨大成武者退开。

    “属下无能,请都督责罚!”易骨大成武者垂头丧气的跪在张百仁脚下。

    “非你只过,如今双方比试友谊第一,胜负第二。本都督自然知道如今大殿内限制了你的发挥,若是在荒山野外飞镖、树枝随手甩出,管叫那道人命丧黄泉,这家伙太贱了!”张百仁嘴角抽搐,那道人拿着一斗明珠满面欢喜屁颠颠的跑回了吐谷浑阵营,冥冥之中气运波动,居然瞬间加持而下,向着土浑法师、国度加持了过去。

    “天意如此,吐谷浑不该灭,这股气运给了吐谷浑缓和之机”张百仁打量着天空中的气运,眉头皱的更深。

    “大人,是小人之过!”督尉面带羞愧之色。

    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摆摆手示意督尉退下,一双眼睛看向身边杨广,却见杨广无动于衷,似乎败退的根本就就不是大隋。

    “素闻都督剑术高超,下官斗胆请教,不知都督可否赐教?”东突厥内一道人影走出,面无表情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地垂眼帘打量眼下人影,与寻常突厥人不同,此人身形消瘦,右手关节粗大,仿佛一个蒲扇一般。其左手肌肤细腻,比之女人还要更甚三分。

    “挑战我?”张百仁自怀中一阵摸索,掏出一只明珠:“此物唤作小鱼人珠,珍贵性本都督就不多说了,你可有等值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