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零六章 天蟾九转
    附魔之术虽然强横,但木棍的质量与张百仁所化的铁剑比起来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张百仁所化剑光无坚不摧,外人看起来似乎一道亮光划过,然后突厥强者便呆愣愣的立在原地,动也不动的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愕然之色。

    “好剑!”

    突厥强者话语落下猛然炸开,即便易骨大成武者精神力强横至极,生命力强横到了极点,但面对着诛仙剑气的力量,依旧不堪一击脆弱无比。

    “小鱼人珠,不是谁都有本事拿走的,还有谁想要本都督手中的小鱼人珠?”张百仁将小鱼人珠托在手中,一袭火红色衣袍看起来犹若一团火焰,不断在风中飞舞。

    小鱼人珠虽好,但面对着诛仙剑,可不是谁都有勇气去试一试锋芒的。

    把玩着小鱼人珠,场中群雄目光转也不转,随手抛玩着小鱼人珠,此时方才听得一声惊呼传开:“大人!”

    突厥强者悲呼,自家使者居然就这般被人斩了不说,更有可汗的亲儿子折损于此,造成的损失之大简直无可估量。

    “天朝重地,岂容尔等大声喧哗!”张百仁声音威严,唬得众位突厥武士齐齐语噎,居然被张百仁神威所慑,不敢开口。

    “还有那位欲要领教本都督手段”张百仁不紧不慢的将小鱼人珠塞入肚子里。

    “在下欲要领教都督高招!”高句丽阵营内走出一位周身充满了肿瘤的老者。

    确实是长满了肿瘤的大汉,只见众人看去,那大汉周身密密麻麻的肿瘤似乎化作了一个个丑陋的皮囊。全身上下各种疙瘩不断来回摇晃。

    “此人不是天蟾老祖吗?”偏殿中正在暗中窥视的骁虎低声惊呼。

    天蟾老祖乃朝廷内六宗供奉,此时居然出现在大殿内,而且还成为了高句丽的使臣,其中的意味耐人深究。

    张百仁耳朵微微抖动,偏殿的惊呼他没有听到,但面对着眼前怪异至极的老者,心中升起一股警惕之心。

    “你是何人?”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在下天蟾,欲要与都督赌斗小鱼人珠!”老者恭敬抱拳一礼。

    “用你的命吗?”张百仁不置可否。

    “在下有一本上古真经,唤作是《万毒真经》,若能练成万毒真经当可百毒不侵,御使天下各种奇毒,杀人于无形之中,此乃真经原本,还请都督过目”老者恭敬的地上了一卷兽皮。

    看着老者手中的兽皮,袖里乾坤内困仙绳快若闪电,不待对方反应过来已经将其手中兽皮卷起,在张百仁身前抖开。

    不知为何,面对着眼前的老者,张百仁总觉得心神不宁,冥冥之中丹田内神胎中传来一阵阵示警,不断鼓动张百仁心头气血,卷起阵阵感应。

    “此人既然是修炼毒术,只怕这兽皮上沾染了剧毒,不然为何我会心神不宁?”扫过兽皮,困仙绳将兽皮卷起,悬挂在了一边大殿前的石狮子上。

    “修炼万毒真经,然后变成和你一样丑陋的怪物吗?”张百仁看向老者。

    “都督着相了,在我等修士眼中,世间万物莫不是能量转换,肉身也不过是皮相罢了,老夫道功内有一门绝世功法唤作是天蟾九变,每次一变便会退下一层尸皮,具有九次替死之法,虽然及不上小鱼人珠能够长久保存人的灵魂,但却可以代人死亡,其中许多关窍都督俱都可以借鉴一番,定然会叫都督茅塞顿开更上一层楼”天蟾老人笑着道。

    张百仁闻言一惊:“世上居然有如此奇功,居然可以代人死亡九次,你莫不是在诓骗我?”

    不但但张百仁,就算是上方的杨广也是面露奇异之色,能替死九次的功法,绝对是一门奇功。

    “只要都督胜了我,这万毒真经便归属都督了,不知都督可否愿意与老夫对赌一把”天蟾老人嘿嘿一笑。

    “替死九次,本都督貌似没有推拒的理由,没有人会嫌弃自己的性命多”张百仁大袖一挥,小鱼人珠抛起,与兽皮悬挂在一处:“请!”

    天蟾老人猛然一吸气,周身迅速膨胀,体内五脏六腑撑开,居然化作了透明之色,周身上下数不尽的疙瘩俱都是缓缓舒展开,化作了一道道晶莹剔透五颜六色的皮囊,仿佛一只硕大的蛤蟆趴在了地上,那五颜六色的肌肤化作了蛤蟆毒瘤,在不断来回鼓动冲击着众人的心神。

    肌肤仿佛化作了透明之色,像极了被拉伸到极点的皮球,叫人怀疑随时都有可能会被爆开。

    “呼!”

    铺天盖地的软腻香甜之气随着蛤蟆的呼吸扩散而出,在空中弥漫开来,化作了粉红色雾气向着张百仁卷来。

    袖里乾坤张开,所有毒雾已然被收得一干二净。

    对面天蟾真人一愣,没想到张百仁居然这般轻轻松松的化解了自家的攻击。

    “咔嚓!”

    惊天霹雳炸响,然后就见张百仁指掌间惊雷滚滚,震动的大殿房梁都有些抖动。

    张百仁冷冷一笑,看到天蟾老人被自己的雷声震晕,手掌一招远处内侍腰间长剑出鞘,被张百仁擒龙控鹤拿在手中,下一刻长剑化作一道璀璨至极的流光冲天而起,凶狠霸道的向着对面天蟾老人狠狠的扎了过去。

    天外飞仙!

    这一剑似乎自无尽时空斩来,封锁了所有时间轴,躲无可躲逃无可逃!

    “咕咕咕~”

    天蟾真人周身五色肌肤居然在关键时刻收缩,收缩间气浪滚滚,这一式天外飞仙到底不是张百仁佩戴了许久的屠龙剑斩出,未能尽人意,只见那天蟾老人也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在危急关头滚成一个球缩了出去。

    “咦!”

    张百仁诧异的的看着对面天蟾老人,长剑没入青石,不见了踪迹,唯有一道口子告诉着众人张百仁曾经斩出过这么一剑。

    “都督不知此时是否感觉手脚发软?”天蟾老人化作了周身打疙瘩的人形,晃晃悠悠的瞧着张百仁,面色有些发白,眼中透漏着惊悸之色。之前的天外飞仙虽然是张百仁随手斩出,但却险些破了天蟾老人的道功,要不是天蟾老人手段不凡,只怕留在场中的只有一具尸体了。

    看着天蟾老人,张百仁轻轻一笑:“手脚发软?本都督身体好得很,如何会手脚发软?”

    “嗯?”天蟾老人眉头一皱,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见到张百仁的样子并非作伪,手指一弹再次有绿色烟雾随风飘散向着张百仁卷来。

    “小心!莫要中了这老匹夫的奸计,这绿色烟雾专门创伤魂魄,你莫要大意!”关键时刻皇莆议居然开口提醒。

    诧异的看了皇莆议一眼,张百仁袖里乾坤张开。

    “没用,袖里乾坤只能收敛一方东西,这毒物融入空气方圆百丈,任凭你收取依旧会有毒物填充进来,除非你的袖里乾坤不断打开!”一边传来天蟾老人的嘲讽。

    “难缠!”迅速封闭鼻孔,张百仁身形后退,然后猛然一甩手中困仙绳,困仙绳带着呼啸风声向天蟾老人打去,一截发丝随风飘舞,炼剑成丝斩断虚空,所过之处无可阻挡,所有毒物瞬间被劈开。

    眼见着张百仁的剑丝斩了过来,天蟾老人面不改色,眼中带着戏虐之色,嘴角微微翘起。

    “嗤!”

    青烟缭绕,张百仁与天残老人骇然变色。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张百仁与天蟾老人惊呼出声,眼中满是惊悚的看着对面强敌,似乎见到了鬼一般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