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零七章 不死
    张百仁与天蟾老人齐齐惊呼出声,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怎么会这样!”看着瞬间化为灰灰的剑丝,张百仁眼中全然是不敢置信,以为自己看错了。

    剑丝靠近天蟾老人的一瞬间,居然化作了浓浓的青烟升腾而起,天蟾老人周身剧毒居然连剑丝都在瞬间腐蚀了。

    张百仁不敢置信,对面的天蟾老人也是满面不敢置信,感受着钻入体内的诛仙剑气,一股心悸在心中升起。

    “给我出去!”天蟾老人运转毒功,不断逼退着体内的剑气,欲要将剑气腐蚀掉,化作剧毒的一部分,他虽然能将发丝腐蚀掉,但精纯无比锋锐无双的诛仙剑气却非其所能磨灭,发丝与天蟾老人肌肤接触,虽然在一瞬间被腐蚀掉,但却给了剑气可乘之机,瞬间破开了天蟾老人的肌肤,钻入对方经脉之中。

    “好手段!好手段!”张百仁不由自主扶手称赞,自己遇见的强者无数,天蟾老人是第一个能破掉自己剑丝的强者。

    对与张百仁的夸赞,天残老人没有任何喜悦之色,只是皱眉不断化解着体内的诛仙剑气。

    张百仁摇摇头,诛仙剑气何等霸道,岂是想化解就能化解的?

    张百仁的诛仙剑气论强度或许及不上这世间大部分剑仙,但若论精粹他若敢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

    “混账!”感受着扎根于体内的诛仙剑气,天蟾老人顿时一张脸阴沉了下来,尤其是感受着诛仙剑气在吞噬自己精纯无比的生机后,天蟾老人的脸更是黑了几分。

    张百仁手指缓缓敲击着肩膀,双手抱在一起:“阁下中了我的诛仙剑气,还是早早准备后事吧。这万毒真经,本都督就留下了。”

    “休想!”天蟾老人猛然一步迈出,带着滚滚音爆,一拳裹挟着甜腻的香风向张百仁打来。

    香风铺面,甜腻的张百仁差点窒息!一口香气入体,张百仁只感觉头晕目眩,好在此时丹田中的先天神胎微微一震,一股强悍之力将甜腻之气推了出去,所有毒气绞杀殆尽。

    “近战?我也不怕!”张百仁袖里乾坤张开,同时托举着番天印,当头向着天蟾老祖砸了下去。

    瞧着张百仁凶猛霸道的攻击,天蟾老祖眼中杀机流转,对与张百仁的手段倒是不陌生。袖里乾坤天下皆知,如今更要多了一尊无上神印翻天大法。

    “砰!”万毒老祖倒飞出去,番天印诀之下,万毒老祖出乎张百仁想象的脆弱。

    “易骨境界!”张百仁愣了愣,他一直以为天蟾老祖乃是易骨大成境界。

    “吃我一剑!”晓得天蟾老祖没有血肉、灵魂混元,张百仁顿时乐了:“经验主义害死人,早知道你是易骨境界,哪里还用得着这般花费手脚!”

    “嗖!”屠龙剑出鞘,瞬间斩灭一方虚空,霸道无匹的诛仙剑意迸射而出,所过之处时间似乎被冻结,感知在一瞬间被扭曲。

    “噗嗤”

    天蟾老祖瞪大眼睛,双目中满是绝望、骇然,无奈的看着宝剑划过自家喉咙,冰冷的锋芒带着淡淡的哀伤,那股意境感受的清晰无比。

    “躲开啊!”天蟾老祖不断怒吼,但身子却似乎不是自己的,别说移动身子,就算眼皮也无法眨动。

    诛仙剑塞入了天蟾老祖的咽喉,张百仁抽回长剑带出五颜六色的血液,手指轻轻一弹所有血水尽数自屠龙剑上滴落。

    张百仁轻轻一叹:“好恐怖的万毒真经,若是叫你突破易骨大成血肉混元,只怕想要拿下你还真是要费一番手脚。”

    张百仁背负双手,静静的站在那里,场中此时寂静无声,无数双眼睛齐齐的看着天蟾老祖,纵横江湖恐怖无比,就算易骨大成强者也要惊惧的存在,居然就这般被张百仁轻轻一剑带走了性命。

    “嗖!”

    就在此时,场中变故突起,只见天蟾老祖尸体猛然一物射了出来,带着滚滚音爆瞬间来到张百仁胸口。

    “嗖!”张百仁一步迈出,缩地成寸连连转身,避开了人影的攻击,念动间诛仙剑意笼罩而下,天蟾老祖劲道老道还不待其在做转变,瞬间再次被诛仙剑意压制住。

    “噗嗤”

    血液再次喷溅,浸染了白色的大理石。

    看着赤条条倒在地上的男子,张百仁眼中满是惊愕:“怎么变出了两个天蟾老祖?”

    “嗖!”又有一道人影自赤条条的天蟾老祖体内窜出来,猛然卷住地上的衣衫,口中连连惊呼:“我认输!我认输!”

    天蟾老祖穿好衣服,地上居然出现了三个天蟾老祖,两个犹若尸体一般倒在地上动也不动,剩下的那个在手忙脚乱的穿着衣衫,一双眼睛惊惧的看着张百仁。自从天蟾老祖神功大成以来,就算是易骨大成武者也要忌惮自己,不敢与自己有任何接触,不曾想张百仁居然如此变态,接连斩了自家三条性命。

    张百仁收手,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若有所思,长剑一挑,哪里有什么尸体?还不是两条皮囊!空荡荡的皮囊。

    在皮囊的咽喉处一道裂缝沾染着鲜血,锋芒之气流转,诛仙剑意无穷尽。

    “这便是天蟾九褪吗?”张百仁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一边说着袖子里的困仙绳飞出,卷住了大殿横梁上的小鱼人珠以及万毒真经。

    看着张百仁困仙绳上的万毒真经,天蟾老祖一阵肉疼,面孔不断抽搐着。

    万毒真经乃天蟾老祖立足于江湖的根本所在,如今被人夺走,心中的复杂可想而知。

    眼见着张百仁将万毒真经塞入袖子里,万毒老祖连忙开口:“且慢动手!”

    “嗯?”张百仁看向万毒老祖。

    “老夫愿意用别的宝物交换万毒真经,日后绝对会寻来比万毒真经更珍贵的宝物!”万毒老祖连忙道。

    “天子面前,你敢出言反尔?要不是你这天蟾九褪颇具玄妙,就连你的命都是我的,侥幸逃得一命还不赶紧闭嘴,莫非想要我杀了你不成?”张百仁话语霸道,犹若春风拂面的气机消失,空气中似乎浸染了一层寒霜,两道剑眉中杀机流转霸道无双,瞬间刺入了天蟾老祖心中,惊得天蟾老祖连忙低下头。

    “这才是名震天下无生剑的真正面目,之前沐浴春风都是假象!”众人看着面容严肃的张百仁,俱都是齐齐一阵惊叹。

    张百仁将万毒真经与小鱼人珠塞入袖子里,正要起身回转原位,却见高句丽阵营内走出一道人影:“都督止步,在下欲要与都督赌斗小鱼人珠。”

    “这不是观山道的梁毅吗?这混账怎么也跑到高句丽阵营了?只怕是不妙!大大的不妙!各大门阀世家如今不单单是坐看大隋气数被夺,而是想着分润一杯羹,居然化入了外族阵营,想要败坏我大隋根基,端的可恶!”偏殿中的萧家兄弟你看我我看你,急忙在案几上奋笔疾书,然后对着一边的侍卫摆摆手,那侍卫连忙拿住书信跑入大殿,端了一杯茶水:“都督两战告捷,还请喝杯茶水润润身子。”

    看着托盘上的文字,张百仁不动声色端起茶盏,余光看完了托盘上的书信后,眼中杀机缓缓汇聚:“门阀世家,各大道观,你等既然总想着坏我大隋江山,坏我儿子江山,那可就怪不得我大开杀戒了!今日你等既然敢出头,那定要叫尔等死无葬身之地留下性命。”

    说完后放下茶水,目光开始内敛。

    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