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一十七章 浮屠道
    “小姐,禹王鼎的消息可是咱们好不容易打探来的,就这般送出去岂不白忙一场?”李茂的眼中满是不舍。

    “嗯?”纳兰静拉长了鼻音。

    “是是是,小人这就下去通传!”李茂无奈苦笑一声,起身走出了大堂,开始吩咐下去。

    天下间风起云涌,现实教人们知道至道武者的强大,强大到人可敌国无法抵挡。

    金顶观

    张斐眼中露出琢磨不定之光,在其脚下跪着一位十岁左右的童子,细看面容居然与去年的张百仁有九分相似。

    “爹,孩儿知错了,您就饶了我吧!”童子跪倒在地哭哭啼啼,张斐听的心烦:“去偏殿跪着,没我命令不许起来。”

    孩童还要在说,却见张斐目光一动瞪,孩童立即走了出去。

    “爹,你怎么来了”孩童刚走出去,就见朝阳老祖走了进来。

    “涿郡传来密信,天都要捅破了,至道强者的威能实在出乎我等预料,张百仁那边你还要尽快拉拢,叫其认祖归宗”朝阳老祖背负双手,张斐恭敬的站在下首。

    “这怕是有些困难,百仁如今功成名就,权势显赫,就算我纯阳道观也不敢开罪,只怕未必会认我等穷亲戚”张斐面带难色。

    “百仁好歹也是你亲生儿子,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叫其认祖归宗。我纯阳道观若能得大将军做靠山,一举压过六宗成为天下第一道观也近在眼前,为了我纯阳道观的未来,这一切都靠你了”朝阳老祖喝着茶水:“对了,如今天数变迁,李阀大兴之势已经开始显露,你去下山劝劝那小子,莫要逆天而为,免得在大势下化作灰灰。”

    “这小子意志坚定,剑走偏锋入了左道,只怕未必会听进我的话”张斐挠了挠头。

    “这你就要自己想办法,我纯阳道观与大隋矛盾不可调和,如今押注在李家战车无可更改,日后你若不想父子刀兵相见,还是早作打算吧”说完后朝阳老祖走出大殿,留下张斐许久无语。

    “你小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鱼俱罗看向张百仁,一头烤熟的老虎不断被其吞入腹中。

    一场大战下来,鱼俱罗也不轻松,体力消耗惊人。

    “上次湘南的帐还没有算,各大门阀、世家、神祗暗中算计与我,差点置我于死地,若不施展雷霆手段,真叫世人以为贫道是软柿子!”张百仁目光冰冷。

    鱼俱罗闻言动作顿住,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你打算对那家动手立威?”

    “我与李阀天生犯冲,既然李阀不识趣,要么给我找麻烦,要么给我难堪,就从李家开始好了”张百仁割了一块虎肉放入嘴中。

    “李阀根深蒂固,不是那么容易搬动的”鱼俱罗面色凝重道。

    “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打算动李阀,李阀门下附属家族几十,咱们随便选一个就好了”张百仁自袖子里打开地图,随意哗啦一番,在荥阳一划:“荥阳陈家!当时有一个施展寒冰之力的阳神真人,貌似就是陈家的人!”

    “动手之前还需做好周密布置,莫要叫阳神高手跑了,不然可是大麻烦”鱼俱罗目光凝重:“本将军替你压阵,你尽管放心出手就是了。”

    “多谢将军!”张百仁端起酒杯,三人一饮而尽,涿郡侯上下打量着张百仁,露出好奇之色:“我说小子,你这身衣服看起来有些眼熟,总感觉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大人好眼力,杨公临死前将宝物托付于我,这宝衣便是赤练霓裳”张百仁道。

    赤练霓裳?

    鱼俱罗与涿郡侯俱都是面色变幻不定,许久才听鱼俱罗惋惜一叹:“可惜了,若非当时杨公丢失了赤练霓裳,也不会被宵小之辈暗算致死。”

    张百仁默然,这世上没有无敌的人,就算见神不坏也会死!

    正说着话,只见有侍卫匆匆走上前,一封密信递了过来:“大人,咱们军机秘府内恰好有人识得天蟾老祖,天蟾老祖乃浮屠道的真人,那日不知因何混入了高句丽阵营,如今天蟾老祖正在浮屠道闭关修炼,重新祭炼天蟾九褪。”

    张百仁闻言眼睛顿时一亮,伸手夺过书信细细观看,过了一会才仰头大笑:“天助我也!”

    “可是找到天蟾的踪迹了?”鱼俱罗道。

    “正是如此,复仇之事还需在向后推一推,如今天蟾老祖是大,复仇是小,还请二位大人助我!”张百仁抱拳道。

    “浮屠道好歹也是天庭六道之一,想要潜入浮屠地界掠走一位阳神真人,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万一打草惊蛇这老不死的往哪个深山老林里一钻,犹若龙归大海踪迹茫茫,咱们可找不到这老家伙的踪迹”鱼俱罗道。

    “无妨,我亲自走一遭,还要劳烦二位替我掠阵,挡住天宫的追杀”张百仁在狂傲也不敢独自面对天宫这等庞然大物。

    “无妨,只要不留下铁证,谁都奈何不得你!想要动你,还需问过本将军的拳头”鱼俱罗拍着胸脯道。

    张百仁笑了笑:“事不宜迟,在下告辞。”

    说完后张百仁直接出了涿郡,向浮屠道赶去。

    浮屠道

    浮屠道地处深山老林,乃世外净土,深山之中烟雾缭绕,占地方圆千亩的建筑连绵起伏。

    在某一处偏殿内,天蟾老祖愁眉苦脸的坐在灯火下,猛然深吸一口气,所有灯火油烟被其吞噬的一干二净。

    “唉!张百仁小儿夺我真经,老夫定不与你善罢甘休!如今天蟾九褪被破,我又寻不到何事的毒药刺激道功蜕变,如今可是难了!”天蟾愁眉苦脸的摆弄着身前的毒药,附近大殿空荡荡,一个人影也没有。

    天蟾在浮屠道也算是一个另类,整日里和各种毒药打交道,吓得浮屠道众人远远避开,毕竟天蟾的毒功大家有目共睹,自从天蟾无意中毒死了三位浮屠道弟子后,天蟾周边的大殿都已经空荡起来,所有弟子逃得一干二净。

    “可惜了,我欲要修炼万毒真经,非需要剧毒之力辅佐不可,本来那兽皮上的毒药足够我将万毒真经修炼至大成,不曾想居然被人夺了去,张百仁……我势必要你死无葬身之地!”天蟾一边配置着毒药,口中骂骂咧咧不断破口大骂。

    外界

    浮屠道外

    一袭青衣人影似乎融入了草木之中,缓缓在群山之中迈步。

    “这里便是浮屠道吗?”张百仁站在群山中放眼打量,许久后才目光凝重道:“浮屠道不愧是天庭六宗之一,浮屠道地界遍布着大小神祗无数,浮屠道还被大阵笼罩住,也不知这大阵是何来历,我能不能破的开。”

    嘴上嘀咕,张百仁手中动作却是不慢,身形小心翼翼的融入草木丛林,避过神祗的感应,小心翼翼在山林中穿梭。

    自从参悟了诛仙阵图,天下大阵张百仁不敢说尽数能破,但也能一眼看个八九不离十,瞧着烟波浩渺的浮屠道,张百仁在山林中穿梭,不断来回折腾绕转。

    浮屠道大阵唤作是九曲十八弯,一旦落入其中不知门道,必然会陷入无尽死循环中,然后将人活活的困死。

    九曲十八弯为上古大阵,经过浮屠道百年培育,没有所谓的阵眼,因为九曲十八弯是活的。

    确实是活的,是活的树木。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浮屠道老祖果真非同寻常,居然利用十几年时间将一株株幼苗培育成大阵,这般心性也是叫人叹为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