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一十九章 逃出生天
    这特么是鸿运滔天吗?

    自己前脚刚走,人家就发现了不对劲,哪怕叫自己逃出道观也行啊,脚下道观乃山石铺就,自己往哪里跑!

    眼见着天空中道道阳神交织,张百仁眉头皱起,心中已经有了断绝:“广场是不能去,自己一张生面孔,到了广场定会被拆穿,到时候陷入重围只有死路一条,唯今之计只有冲出重围杀出生天,趁对方没有发现自己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张百仁感官敏锐,不断躲避天空过往阳神真人,暗自在偏僻角落里穿梭,见到有阳神真人靠近,便立即停住脚步逆向而行,待到阳神真人过去在继续快速奔驰离开。

    浮屠道虽大,但张百仁有缩地成寸,也不过三五步间而已。先前不施展缩地成寸纯粹是怕被人家给发现,如今既然已经暴漏踪迹,再耽搁下去定会被人找到形体,看着过往的道人,张百仁略作算计,瞬间一步迈出缩地成寸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张百仁已经迈出五步消失在丛林中。

    “快追,敌人遁入丛林中了!”天空中一道阳神闪过,转念间已经跨越虚空,来到了张百仁近前。

    “阳神太变态,无形无相念动抵达,最是难缠!如今在人家主场,足足五位阳神强者追杀,一旦落入包围被纠缠住,肯定死定了!”张百仁倒吸一口凉气,脚下的速度再次加快了几分,呼吸间冲出墙外没入九曲十八弯,然后施展遁术潜入泥土里。

    “砰!”

    地崩山摧,惊天动地之威席卷开来,所过之处泥土翻滚大树连根拔起,被推倒在地。

    天空中众位阳神真人面色难看的扫视着九曲十八弯,你看我我看你,陈驰焦急道:“这混账手段如此厉害,必不是无名之辈,哪位前辈识得此人?”

    众人接连摇头,你看我我看你,中原地大物博宝物无数,谁知那个深山老林中就隐藏着一位老怪物。

    “这人必不是无名之辈,也不知如何摸入九曲十八弯内!九曲十八弯乃我浮屠道立足之本,绝不能被外人破解,否则日后定会永无宁日,不管逃入树林里的是谁,都要将其镇压斩杀!”浮屠道一位阳神真人化入虚空,摸入九曲十八弯中:“咱们一起过去,定要找到此人踪迹!胆敢潜入我浮屠道掠人,若传出去我浮屠道还有何脸面称之为天下六宗之一。”

    “等等!”又有一位阳神真人开口:“之前说此人入我浮屠道六宗掠人,先前小贼逃入山林,可不曾见其携带任何人?”

    一边说着众人看向陈驰,陈驰苦笑:“我师兄不见了踪迹,此人从我师兄洞府中走出来,我师兄的踪迹定和他脱不开干系。我师兄一个大活人,怎的活生生不见呢?”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那第一次开口之人道:“天蟾脾气古怪刁钻,近些年越来越难以捉摸,或许是你师兄已经离开浮屠也说不定。”

    “不可能,我一直在我师兄的院子里,走到大门回返,我师兄若出去,必然会与我碰面。而如今不但没有与我碰面,反倒是碰到了那小贼!对方扮作道童,肯定身材瘦小,亦或者天生侏儒,还请各位老祖助我一臂之力,将这小贼揪出来。”

    “此人胆敢冒犯浮屠道,定要叫其知晓我浮屠道的厉害!”

    众位老祖齐齐应了一声,钻入密林中化作清风消失。

    地下

    张百仁鼻青脸肿的揉搓自家面孔,眼中带着一抹无奈之色,浮屠道地处连绵无尽的群山,虽说地表也有一层泥土,但泥土里隐藏着不知多少砂石,这一路张百仁跌跌撞撞浑身铁青,若非此地茂林生机充沛,只怕张百仁这一顿乱钻也要将自己给撞得半死。

    “遁地总比被人发现好,被这些家伙发现我只有死路一条,在地底虽说不好过,但咬咬牙忍忍出了九曲十八弯就好了”张百仁忍耐着地下青石的碰撞,遁速不敢施展太快,足足走了三日才出得罗浮地界,小心将脑袋探出来,不曾发现罗浮强者踪迹,张百仁立即撒丫子狂奔,缩地成寸被施展到了极致。

    罗浮大阵内

    众位阳神真人汇聚一堂,扫视下方翠绿绵绵无尽的山脉,一个个面色尽数阴沉下来。

    “迟迟不见这混账踪迹,唯有两种可能,要么这小子藏匿在大阵内,躲在某个角落里等候我等放松警惕逃出大阵,要不然就是这小子真的已经逃离罗浮大阵了!”一位阳神老祖面色阴沉如水,罗浮大阵乃罗浮道的守护屏障,如今被人光明正大大摇大摆的摸了进来,你叫众位真人心中如何放得下杀意?

    张百仁能进来,明日或许这消息传出,就会有更多的人潜进来,到时候罗浮山脉必然不再平静,想要盗窃罗浮宝物的不知有多少,更是有强敌暗中觊觎,若被其抓住机会,罗浮道危矣!

    “不可能逃出罗浮,这小子定就隐藏在罗浮大阵中,咱们就和他耗上了!就不信这小子不出来!”陈驰眼中杀机流转。

    外界

    张百仁一路狂奔,悄悄隐匿行迹,不敢在官路上行走,一路尽挑深山老林到处乱钻。

    那可是七八位阳神高手,一个个法天象地御使天地之力,张百仁就算在自己大,也绝对不敢真的正面与对方杠上。

    若仅仅两三位阳神真人或许可以考虑一番,但此地乃罗浮山脉,是人家主场,更有大小无数神祗暗中助力,一旦动手暴漏行迹,唯有死路一条。

    一路上隐匿行迹,悄然回转涿郡,张百仁也没声张,而是偷偷潜入了鱼俱罗府邸。

    鱼俱罗正在大殿中狂吃海塞,也不抬头只是道:“你小子速度倒快,可曾找到天蟾老祖?”

    “至道果真不凡”张百仁叹了一口气:“尚未靠近将军就已经知晓,莫非至道当真有这般强。”

    “不是我发现了你的踪迹,而是你走路时会带动气流,气流变换难逃我法眼!”鱼俱罗看着张百仁:“你将气机收敛的完美至极,不知使用了何等秘法。”

    “青木不死真身”张百仁走入大殿:“那可就没有办法了,我就是再厉害,也不能阻止身形与空气碰撞。”

    鱼俱罗笑了笑:“当然,空气摩擦流动并不代表是你,也有可能是别人,不过到了本将军这种境界神而明之,略带未卜先知之能,所以猜测到了是你。”

    “真是变态!”张百仁眨眨眼睛,前世自己也突破了至道阳神,可并没有这么厉害啊?

    “等以后突破至道你就明白了,至道手段深不可测!”鱼俱罗道。

    张百仁恍然,以前自己突破至道,只有至道境界,却并无至道手段,而且自己才突破至道不久,便来到这方世界废了道功,许多妙处尚未来得及体会。不过自己阳神已经蜕变化作了不朽的神性,没道理鱼俱罗能做的事情自己做不到啊?一个人在弱小,那也是人啊!

    “怪哉!”张百仁心中念头流转,拿起桌子上的茶水咕咕噜噜灌了下去,然后笑了笑:“天蟾这老东西滑不留手,将军可要看紧了,一旦被这老小子逃掉,心中有了戒备,咱们再想抓可就难了。”

    “天蟾之事不急,本将军好奇的是你如何进入罗浮大阵的”鱼俱罗看着张百仁,露出一抹诧异。

    “罗浮大阵与我来说,不过是死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