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二十章 奇宝!
    罗浮大阵终究是死阵,若依山傍水,或者借助风雨雷电之类外物布下大阵,那大阵便是活的。

    不错,确确实实的活的大阵!

    罗浮大阵虽然厉害,但只要明晓其中规矩,罗浮道的人不更改阵眼,那么日后罗浮大阵在张百仁的眼中便是毫不设防可以随意进出。

    打量张百仁,鱼俱罗与涿郡侯眼中满是惊叹,但想到张百仁小小年纪便修得如此惊世造化,懂得逆天大阵又有什么呢?

    “本都督这次运气不好,刚刚掠走天蟾真人便被罗浮道发现了踪迹,只怕罗浮道有玄妙异术追根溯源,还请二位大人助我一臂之力”张百仁哭笑连连。

    “无妨,这里是涿郡,各大门阀世家之人绝不敢再放肆!”涿郡侯轻轻一笑:“大将军在此,普天之下谁又能害了你的性命!”

    张百仁面露笑容,袖里乾坤一抖,天蟾老祖便从袖子里掉了出来:“说来也巧,这天蟾老祖恰巧被我偷袭暗算,不然想拿下这老家伙,只怕还有一些波折。”

    天蟾老祖一阵晕头脑胀,刚刚落地踉踉跄跄便要暴走,却见鱼俱罗冷冷一哼,空气犹若惊雷,强大的精气神瞬间暴涨,向着天蟾老祖狠狠的压了过去。

    思维停滞,时空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张百仁满面笑容的看着天蟾老祖:“老祖莫要逃了,这位乃当世第一强者鱼俱罗大将军。”

    鱼俱罗收了气势,天蟾老祖浑身瑟瑟,一双眼睛中充满了绝望,呆呆的看着鱼俱罗。

    天下第一人在此,那个能在他手中逃出去?自己不过区区易骨境界,距离易骨大成尚且差了一截,更何况已经触及踏入至道门槛前的鱼俱罗?

    “见过大将军!”天蟾老祖满面苦笑,放弃了无谓挣扎:“大将军若想召唤我,只需一道手令,在下便任凭大将军驱策,又何必以这种手段将在下绑来。”

    看着天蟾老祖,大将军笑而不语,只是端住茶水,不紧不慢的喝着,张百仁缓缓站起身来到天蟾老祖身前:“老祖,为了请你过来,本都督可是亲自去了罗浮,差点被你罗浮道的老祖化作瓮中之鳖,想要请动老祖可是不容易,若非使用点手段,老祖怕是会隐入深山老林,到时候再想找到老祖便是千难万难了。”

    听了张百仁的话,天蟾老祖哼哼唧唧道:“你小子费尽心思请老祖我过来,想来不是为了一刀杀掉我!”

    “老祖果真聪明,其实本都督是想要和老祖谈一桩买卖,买卖若是成了,那万毒真经归还老祖倒也无妨”张百仁缓缓自袖里乾坤内掏出了万毒真经。

    万毒真经他是不敢触碰的,但没关系,整个万毒真经已经被蜜蜡包裹住,剧毒倒也渗透不出。

    “什么买卖?”天蟾老祖满是疙瘩嘀了当啷的脸上俱都是热切,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本都督前途远大,对于万毒真经没有任何觊觎,唯一能引起本都督兴趣的唯有天蟾九褪里的替死之术”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天蟾老祖,将手种被蜜蜡封好的万毒真经递了过去。

    “你想学替死之术?”天蟾老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不错,本都督前途远大,怎么会学你化作满身肉疙瘩,日后还有何颜面出去见人?本都督听了你与你师弟的谈话,晓得你乃尊师重道、重情重义之辈,对于你这种汉子本都督打心眼里敬佩,本都督也不为难你,只要老祖交代了这替死之术的核心秘密,本都督就放你离去!大将军在此,我绝不会诳你”张百仁看着天蟾老祖。

    盯着张百仁看了一会,天蟾老祖无奈一叹:“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我若说了替死之术的核心之秘,你会放我离去?并且将万毒真经给我?”

    “自然!我要你性命作甚?你若不想离去,本都督手下正缺少人手,倒时可以封你做一个都督,凭你用毒的本事,日后必然大放光彩”张百仁眼中满是诚挚,对于天蟾老祖的用毒之术垂涎三尺,这老东西毒术太厉害,就算易骨大成不小心着了道也是死路一条,若能加入麾下,自己日后许多事情做起来简单了不少。

    “加入朝廷便算了,只是不知都督想要知道什么,老祖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天蟾老祖道。

    “不知替死术的因果之力,老祖如何炼成的?”张百仁看着天蟾老祖。

    天蟾老祖闻言一愣,随即恍然:“原来你想要问的是这个,替死之术玄妙非常,涉及到时间、空间、因果之力,就算我为你讲解,你也未必能听得懂。时间之力也好,因果之力也罢,都太过于神秘、虚无、复杂,不是我说,都督还是莫要费心思了,便是老祖我自己都不懂,稀里糊涂得了上古大能传承,便练成了天蟾九褪。”

    “你尽管将你得到关于时间之力的隐秘说出来,听不听得懂本都督自有断决!”张百仁背负双手来回踱步。

    天蟾真人闻言一笑,捏开蜜蜡将万毒真经小心翼翼塞入袖子里,然后才面色郑重道:“时间,古往今来也!因果,贯穿于古往今来也!上下四方为宇,古往今来为宙,故天地初开于太初虚无生,然后生时间、生因果、生阴阳、生乾坤、生造化、生万物……。”

    天蟾老祖神神叨叨老神再也,说出的话他自己都不明白,只是将当年上古大能的话给另类叙述出来了而已。

    说了许久,天蟾老祖口干舌燥,过了一会才道:“便是这些,老祖我可以走了吧!”

    此时此刻鱼俱罗与涿郡侯陷入沉思,张百仁凭栏而立,看着远处风景许久无语。

    “太空洞!道理我比谁都明白,便是上古大神都未必有我明白,关键如何撬动时间之力与因果之力”许久后张百仁才蓦然一叹,收回目光看向天蟾老祖:“老祖一定有办法撬动因果之力。”

    来自二十一世纪,那个信息大爆炸时代,关于时空理论早就弄的清楚至极,但清楚归清楚,谁又能触及到呢?

    天蟾老祖闻言一愣,随即怪异道:“我也不知道,反正老祖我按部就班修炼天蟾九褪,就自然而然的掌握了替死之术。”

    与鱼俱罗对视一眼,张百仁略带沉吟,然后才道:“老祖若不介意,我等想要观看一下老祖当时传承时的情景。”

    “你们要搜魂!”天蟾老祖面色豁然一变:“若是搜魂,老祖我生不如死,你倒不如一刀杀了我痛快”天蟾老祖干脆一梗脖子,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眼中满是不屈。

    “谁要搜魂了,我若会搜魂术,还会和你在这里磨叽”张百仁翻翻白眼:“只是想要看看老祖当时传承的景象罢了。”

    说完后看向鱼俱罗:“还要借大将军宝物一用。”

    鱼俱罗早就准备好了一颗珠子,水晶颜色的珠子,大概有拇指大小自怀中掏出,珍重的递到张百仁手中。

    拿住手中珠子,张百仁面带笑容,看着天蟾老祖:“老祖只需将这颗珠子放在耳窍内,闭目凝思当日获得传承的所有过程,这颗珠子自然会展露在外面,我等也能看得一清二楚,这件宝物大将军平日里宝贵得很,若非我与大将军关系莫逆,大将军是绝对不会将这宝物拿出来的。”

    “世间居然有如此宝物?”看着水蓝色珠子,天蟾真人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