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二十五章 蓄势
    看着天空中被冰封住的困仙绳,张百仁愣了愣,猛然一步迈出,身形开始后退:“这是什么手段?”

    “哈哈哈,小子你太嫩了,连老夫的本事都没有摸清就敢贸然登门,今日你若是不死,那便没有天理!”陈家老祖手中晶莹剔透的冰符被阳神裹挟住,向着张百仁席卷而来,所过之处草木、篱笆瞬间化作了冰雕。

    阳神快若闪电,甚至于比闪电更快三分。

    “该死!”张百仁绝对不敢叫对方将自己裹住,腰间屠龙剑瞬间出鞘,然后就见张百仁化作一道虹光。

    人剑合一之术被张百仁间不容发的施展出来,瞬间洞穿了阳神老祖的肉身,贯穿茅草屋,隔着一座草屋停了下来。

    “不要!”陈家老祖一声惊恐的吼叫,然后身子猛然炸开化作两段,茅草屋轰然倒塌,化作了废墟。

    “你找死!”看着张百仁的背影,陈家老祖面带怒色,阳神裹挟滚滚寒潮向张百仁席卷而来。

    阳神未到,寒潮已经扑面而来。

    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可笑!失去肉身你已经成为了丧家之犬,要么寻找将死之人附身,要么就此转世投胎别无二法,也敢在我面前逞威!”

    嘴里虽然放着狠话,但张百仁脚下动作却不慢,一步迈出避开寒潮,收起了屠龙剑,然后一道惊雷炸响,滚滚雷音轰鸣,天空中的阳神也不由得被雷音震的抖了三抖。

    “去死吧!”

    一缕发丝悄无声息间斩断虚空,割裂了滚滚寒潮,瞬间划过陈家老祖的阳神。

    “你若直接遁走阳神,我还真拿你没办法,但你主动将阳神凑上来,你若不死便没有天理!”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陈家老祖手中晶莹剔透的那枚令符。

    陈家老祖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阳神开始涣散,想要说些什么终究没有说得出来,便听得‘嗤’的一声,三魂七魄炸开,消失在空中。

    魂飞魄散!

    陈家老祖魂飞魄散,但这件事没完,犹若跗骨之蛆的诛仙剑气终究会彻底将陈家老祖的魂魄吞噬掉,诛仙剑气不死不休,即便对方魂飞魄散,也要成为诛仙剑气的一部分。

    天空中冰符落下,张百仁正要伸出手接住,只见那冰符缓缓崩溃,化作了一团空气。

    张百仁眼中满是愕然:“世间居然有如此邪术,这等神通本座还是第一次见到。”

    敲碎了寒冰,困仙绳收起,张百仁面色严肃:“小瞧了这些老家伙,这些老不死的都有几把刷子,这次若非占据偷袭的便宜,提前出手斩了对方肉身,凭借这老东西的冰符,自己未必能战而胜之。”

    张百仁的诸般手段俱都是近攻之术,炼剑成丝倒是有远攻的潜力,可惜张百仁尚未练成阳神,驱使不得炼剑成丝斩敌于千里之外。

    缓缓的抚摸着下巴,看着化作两段的陈家老祖,张百仁暗自道了一声侥幸,若非修得白帝人剑合一妙法,今个未必能斩了对方肉身。

    自己虽然练成炼剑成丝,但火候不足,想要在重重寒冰下斩杀对方肉身有些困难。

    尤其是看到冰符冰封了困仙绳,张百仁便晓得自己大意了。

    自己虽然成了剑仙,但无法突破音速,不能再对方阳神尚未出窍之前斩了对方肉身,终究差了一截。

    “人剑合一,诛仙剑胎内也有人剑合一之术,不过提及人剑合一乃是小道,修炼诛仙剑阵才是大道!汇聚诛仙剑胎,培育出诛仙四剑的神灵,自己便可直接一步登天,修得先天神祗之力护体,这天下大可去得!”张百仁搜了陈家老祖的屋子,虽没有找到关于冰符的修炼方法,但也没有太过在意。

    他知道什么是根本!诛仙四剑就是自己的根本!修炼诛仙剑胎才是大道,只要诛仙剑胎凝聚成功,诛仙剑内四道先天神灵出世,便可无往不利!何人能抵挡自己一剑之威?

    自己时间有限,有的神通可以修炼,有的神通能免则免,有那时间还不如去修炼自家的诛仙剑道。

    右手伸出,太阳之力升腾,触及到茅草屋后,火焰缓缓升腾,几个呼吸间已经将茅草屋彻底点燃。

    火焰滚滚,张百仁下了山,瞧着两位百无聊的的千人长:“你二人埋伏在此地,若有人山上直接杀了,待我了结陈家,你等在回去。”

    二人抱拳一礼,张百仁向山下而去。

    在树洞里呆了第三日,洛阳城中各路军机秘府高手已经秘密汇聚于洛阳城的周边。

    “大人,有新消息!”左丘无忌风尘仆仆的走入树洞内,张百仁正在闭目打坐修炼剑气,不断吞噬先天神胎。

    张百仁默然,左丘无忌不以为意,继续道:“下属无意中听人说,陈家大部分高手三个月前已经撤离,似乎潜入了某座上古坟墓,寻找什么宝物,如今正是我等趁机屠了陈家老巢的机会,对方实力减半,我等屠杀起来毫不费力。待我等屠杀了陈家,在暗中做埋伏,等到陈家高手回返,咱们趁机杀他个措手不及。”

    张百仁闻言眼睛微微眯起:“谁人坟墓?坟墓在何方?里面有何宝物?可都打探清楚。”

    左丘无忌苦笑:“大人这是为难在下了,陈家行事颇为严密,这次若非咱们打算对陈家动手,只怕未必能探出一丝风声。想要知晓什么宝物,唯有屠了陈家,逼问陈家主事之人,才有机会知晓。”

    “宝物”张百仁喃喃自语:“本都督果真是好运道。杀人放火金腰带,不知这次陈家会带给我什么惊喜,没想到灭人满门还有这等好处,日后果真要多做一些才能发大财。”

    说完后睁开眼,一缕神光迸射,剑意冲天而起,压得左丘无忌神魂凝滞,时间似乎被冻结,空气里停止了流动。

    待到剑芒收敛,场中众人方才松下一口气,冷汗已然褟透了青衫。

    “什么时候动手?”张百仁背负双手来到左丘无忌身前。

    “今夜午时,所有兄弟一起动手,陈家氏族大小七十八口,再加上一些远近亲戚足足有上百口人,动则须施展雷霆手段。陈家主家怕是有高手镇守,若杀入陈家还需请都督动手,唯有都督亲自坐镇,才能免去意外”左丘无忌道。

    张百仁点点头:“那就告诉兄弟们养精蓄锐,只要屠了陈家,所有宝物任凭兄弟们取用六成,也算是本都督一点心意。”

    “多谢大人!”场中众位军机秘府是俱都眼睛一亮,听了张百仁的话后怦然心动,心脏跳动急促起来。

    缓缓眯上眼睛,张百仁深吸一口气:“能不能成就看今晚了!”

    “大人,李家哪里……若李家出手,咱们如何是好?”

    “李家?咱们军机秘府杀人一直以来都是光明正大,若李家胆敢插手,直接扣上叛国通敌的帽子,叫其知道咱们的厉害!今夜屠灭陈家,咱们光明正大的亮出招子,我倒要看看李家敢不敢光明正大的与我军机秘府做对。”

    李家

    李家灯火通明

    李神通面色阴沉,李渊在大厅中来回踱步。

    “确定是军机秘府的人?”李渊看向李神通,面色郑重的问了一句。

    “大哥,下面的兄弟绝对不会看错,今日城中涌来了数百位好手,虽然暗中遮掩了踪迹,但却训练有素,隐约中带有同样气机,绝对是军机秘府高守无疑”李神通焦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