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屠戮
    “军机秘府的人突然来太原做什么,莫非要对我李家动手?”李渊眼中闪过一抹恐惧。

    “不可能!”李神通摇了摇头:“陛下想动李家,最先来的应该是大将军鱼俱罗,然后才是各路高手汇聚。如今朝廷只来了军机秘府高手,肯定不是针对我李家的。大兄尽管放心吧,我李家虽有些小动作,但都叫人摸不到把柄,陛下对于大兄的信任前所未有,就算张百仁那小贼几次谗言,也不见陛下有任何动摇,大兄的一颗心就放回肚子里吧。”

    听着自家兄弟的话,李渊心神放松,细一想倒也是如此,若朝廷想要铲除李家,来的可不是军机秘府高手,而是大将军鱼俱罗当先,在之后各位见神不坏相随,阳神真人紧随其后。

    “朝廷忽然派遣军机秘府高守前来,定不是无缘无故,想来有所目的”李渊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朝廷的军机秘府侍卫突然到来,我李家事先竟然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只怕此事……。”

    “大兄暂且静观其变,朝廷派遣如此多军机密高手,定然抱有某种目的,待咱们查明朝廷来意,再做选择也不迟!”李神通压低嗓子。

    外界

    灯火通明,整个太原除了李家外,各大势力虽然察觉太原地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但却始终没有找到气氛的来源之处。

    太原城中

    张百仁顺着军机秘府提前挖好的密道出现在城中,看着庄园内的一千军机秘府侍卫,一副冰冷的铁面缓缓贴上。

    “陈家老祖已经被本都督斩于剑下,今夜我等屠了陈家,以正我朝廷正统之威”张百仁拍拍手掌,只见左丘无忌手中端着托盘:“所有的任务都在这里,你等各自上前拿了任务,速速暗中布置,等候午时三刻便动手吧。”

    各位千人长、督尉纷纷走上前来拿了任务,然后也不交谈领着自家手下消散在黑夜中。

    看着剩下的三百人,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冷酷笑容:“你等随我前往陈家主家,屠了陈府上下满门,不留任何活口!”

    说完话抓住身边黑色军机秘府特制的袍子披在身上,领着手下侍卫穿梭在在街道中,向陈家围了过去。

    夜-寂静

    太原城实行禁宵令,有侍卫在街头来回巡视,见到气势汹汹,周身杀机四溢的军机秘府众人,那巡逻侍卫被气势所摄,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

    “什么人!”

    侍卫回过神来,好似头头的人强自忍住恐惧,喝问了一句。

    “军机秘府办事,无关之人速速闪开!”左丘无忌将令牌抛出,落在侍卫手中。

    看着火把下幽冷森然刺骨的令牌,侍卫一个激灵,赶紧将令牌还回来,然后迅速靠边让路。

    军机秘府众人一路小跑,还不待陈家反应过来,众人已经将整个陈家团团围住,在无死角。

    大红灯笼高高挂,门口处两尊石狮子格外醒目。

    “铛!”

    “铛!”

    “铛!”

    一位军机秘府侍卫前去敲门。

    “谁啊!”有打更的声音传来,一路小跑推开大门,待见到眼前一袭黑衣,成群结队的军机秘府侍卫时,门房已经发现了不妥,正待立将大门关上,一抹寒光划过黑暗,折射的月光为之摇摆。

    “噗嗤!”

    弯刀划过门房的咽喉,尸体缓缓瘫倒在地,军机秘府侍卫推开大门,成群结队的军机秘府高手纷纷纵身越入大门,手中长刀出鞘,划过一道道森然之光。

    “男女老少,除了管事留下问话之外,鸡犬不留!”左丘无忌面带杀机。

    有五十位军机秘府高手留在外面警戒,剩下的各路高手纷纷冲入陈府。

    此时正是三更时分,众人陷入沉睡,还不待反应过来,只听得屋门哐当一声,一道寒光伴随一道弯月,咽喉处猛然一痛,整个人瞬间失去了知觉。

    一场杀戮就此展开,不过陈府也不是吃素的,有侍卫发现军机秘府高手摸入院子,顿时一声怒喝:“有敌人!”

    一阵高呼,整个府邸热闹起来,只见各路高手纷纷纵身跃起,与军机秘府的侍卫厮杀到一起。

    陈家精心培育出的侍卫,自然也不是庸手,不过此时军机秘府侍卫占据了上风,杀的陈家人乱成一团,男女老幼在院子里到处乱钻,整个陈家一片紊乱,根本就难以布置起有效的防御。

    “何人胆敢冒犯我陈家?阁下莫不是有什么恩怨结错了,我陈家若有得罪之处,日后定然登门赔罪”阵阵音爆卷起,陈家家主所过之处军机秘府侍卫倒飞出去。

    军机秘府的侍卫可不是庸手,陈家家主也不是善茬,在灵药的堆积下猪也该化成易骨大成修为了。

    “我等乃军机秘府侍卫,尔等还不速速束手就擒!”左丘无忌怒斥一声,指挥着几位军机秘府高手向陈家家主围了过来。

    易骨大成武者举手投足间音爆滚滚,若非张百仁随行带了四位易骨大成武者,还真要自己动手才能拿下这陈家家主。

    此时一位易骨大成军机秘府高手纵身跃起,与陈家家主缠斗在一起。

    陈家去寻找劳什子宝藏,大部分高手都被带走,只留下一些老弱病残以及武道修为浅薄的弟子门人乃至于女眷。

    是以面对着这群人,军机秘府高手犹若狼入羊群,瞬间卷起道道腥风血雨,简直是一边倒的屠杀。

    “我陈家遵纪守法,并未与军机秘府有任何过节,不知为何军机秘府要灭我陈家满门!”陈家家主看着一边倒的屠杀,气得眼睛都红了,只是不断跺脚,眼中杀机四溢。

    “爹!救我!救我啊!”一个五六岁孩童面对着逼近的军机秘府侍卫不断哭嚎。

    “尓敢!”陈家家主便要脱身救人,但军机秘府高手纠缠得紧,陈家家主根本就无法摆脱。

    “噗嗤!”

    血液喷溅,喊叫声停止。

    “畜生!他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啊”陈家家主呲目欲裂,凶戾之气爆发,居然将军机秘府的高手给压制住,若非脱不开手,只怕军机秘府的高手不知死了多少。

    “困兽犹斗,最是凶戾!”张百仁背负双手,静静的站在院子里看着杀戮,面上毫无波动,无动于衷。

    仙道贵生,无量度人!道家宗旨虽是仙道贵生,讲究心怀慈悲,但眼下自己与陈家结下死仇,张百仁并非那种顽固不化之辈,岂会留下尾巴日后找自己报杀父之仇?

    “斩草除根免去所有后患才是王道啊”张百仁眯起眼睛,背后剑匣颤抖,不断吸收着虚空中的魂魄。

    “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李家

    李渊端坐在案几前,一盏烛火混混沉沉。

    自从入夜后,李渊便觉得心血来潮,难以安宁,于是直至深夜也依旧没有入睡。

    此时听闻外面焦急的呼喊,猛然站起身:“发生了什么?”

    “大人,军机秘府的人动手了,正要灭陈家满门!军机秘府的目标居然是陈家!领头的乃当今都督张百仁!”

    “什么!张百仁!这厮好大的胆子,我尚且没有找他麻烦,他居然敢来我太原作乱,莫非活腻味了不成!速速召集各府高手前往陈家支援,万万不能叫这小贼得手!”李渊腾的站起身,带着自家手下,太原城中兵马,脚步匆匆向着陈家走去。

    尚未接近,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已经顺着风中飘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