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失身
    “都督莫非当真一点情面都不肯留!”见到张百仁铁了心想要拿下场中众人,一边的李渊顿时面孔阴沉下来,门外弓弦吱呀作响。

    听着场外声音,再看看李渊严肃的面孔,张百仁轻轻一叹正待开口,却听陈家家主呵斥道:“还请李阀主为我做主,将这小子留在太原,此子屠戮我陈家老小无数,非要其血债血偿不可。”

    李渊闻言面色一变,一边的张百仁猛然一掌伸出,仿佛托举了一个小太阳,瞬间烙印在陈家家主的胸口。

    “住手!”李渊一步迈出,想要将张百仁拦截下,就见张百仁猛然一掌挥出,雷声震动,惊得李渊体内气血为之凝滞。

    “砰!”

    陈家家主被张百仁一掌落在胸口,整个人倒飞而出,撞在远处的墙壁上,倒塌了不知多少院落。

    “李渊,你敢对我动手?莫非李家想要造反不成!”张百仁一步迈出,袖里乾坤张开,在那袖里乾坤内,一个赤红色的太阳缓缓升腾,悬浮于乾坤门口。

    空间扭曲,李渊身形不断缩小,只见得一尊无上手臂托举着一轮大日,向自己缓缓镇压而来。

    “袖里乾坤太恐怖!”李渊猛然发力突破音爆,逃离了袖里乾坤的笼罩范围,然后绕道张百仁身后,使出一套小擒拿手,欲要拿住张百仁关窍。

    张百仁冷冷一哼,身形扭动间沾染上了一层绿色,然后就见张百仁纵身跃起,与李渊的手掌撞击在一起。

    “砰!”张百仁倒飞而出,后退了五步,李渊身形稳若泰山,声音沉着:“都督,还是莫要顽抗了,本官今日再此,决不能叫你将李家屠戮。”

    “是吗?太原虽为李家地盘,但军机秘府也不是吃素的,我军机秘府自从建立至今朝,还从未有人胆敢阻扰军机秘府办事,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将我等全部都留下”张百仁肉身恢复了正常颜色,瞧着对面的李渊,冷冷一摆手:“屠戮殆尽!”

    “是!”

    众位军机秘府侍卫齐齐应了一声。

    “尓敢!”李渊身边的李神通怒喝一声,双手向张百仁锁来。

    “噗嗤!”

    “噗嗤!”

    血液喷溅,陈家老幼妇孺尽数被切下了脑袋,唯有陈夫人面色苍白的站在院子里。陈家家主面色赤红,周身仿佛一块烙铁,到处在院子里乱撞,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居然扯断了勾住琵琶的锁链,撞断了围墙逃出陈府。

    有军机秘府侍卫正待追赶,张百仁摇了摇头:“莫要追了,此人中了我的三阳大法,唯有死路一条!”

    “张百仁!小小年纪好狠毒的心肠!”李渊呲目欲裂,怒火冲冠想要将张百仁拿下,将所有军机秘府侍卫留下,但他不敢!

    大隋如今强盛至极,李渊虽然有些心思,但绝对不敢漏出来。

    “你能奈我何?湘南白帝府邸之事咱们没完,陈家只是第一家!”张百仁背负双手:“胆敢对我出手,就要承受对我出手的代价。”

    “都督,在下李神通欲要讨教都督高招,都督在我太原做下屠戮门户之事,还需给我太原群雄一个交代!”李神通迈步走出来,眼中满是怒火。张百仁此举根本就不将李家放在眼中,若李渊不找回场子,日后如何面对太原各大世家?李渊身为李阀阀主,身为朝廷命官,有些事情他不可以做,但李神通可以做。

    “李神通?”张百仁上下打量对方一眼,然后嗤笑了一声:“你活了一把年纪,居然也来挑战我这尚未成年的稚子,也罢……本都督就看看你活了几十年,有何等手段也来挑战我。”

    看着张百仁,李神通一步迈出,推动空气化作滚滚浪潮,向着张百仁席卷而来。

    掌风过处,卷起滚滚的狂风,空气不断炸开,一时间飞沙走石,树木连根拔起。

    见到李神通出手的声势,张百仁眼皮子跳了跳:“好个老狗,居然已经打破枷锁,得以虚空见神,身体已经开始蜕变,再给你三五年时间,这世上又多了一尊见神不坏的大高手。”

    李神通出手的架势已经超乎寻常易骨大圆满,开始向着见神不坏靠近,此时的李神通修为惊天动地,虽及不上真正的见神不坏,但其已经破开见神关窍,只要在给其三五年,便可彻底完成蜕变,化作真正见神强者。

    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剑意流转:“李家心怀不轨,如何能叫你顺利突破见神不坏。本以为屠灭陈家获得上古宝藏便是大机缘,不曾想居然发现了你这条大鱼,若能将你破功,坏了你的见神境界,叫你知晓本都督厉害!所有的敌人都要消灭于萌芽状态。”

    张百仁面带笑容,纵身一跃猛然出手,袖里乾坤施展开,虽然收取不得李神通,但李神通若继续撞过来,唯一的下场便是自己落入袖里乾坤内。

    所以李神通退了,李神通退避,张百仁左手化作印诀,番天印诀变换,在袖里乾坤的加持下向李神通砸了过去。

    “砰!”

    这一次李神通选择硬抗,整个身形凭空被印诀砸入地下三尺。

    张百仁变换印诀,三阳金乌大法再次运转,一步迈出来到李神通身后。

    “轰!”

    李神通一拳打向身后,卷起层层风暴。

    “砰!”

    张百仁倒飞而出,在空中化作了翠绿色的水晶,然后猛然一个转折,手臂似乎化作了强劲的弓弩。

    张百仁青木不死真身上了火候,比之百年老树也不差分毫,念动间手臂绷直,犹若大弓拉开。

    下一刻只听得空气爆鸣,李神通化作一条白线,瞬间被蹦飞撞碎不知多少围栏,院墙轰然坍塌。

    一步迈出,三阳金乌大法运转,只见张百仁左掌拖着一颗太阳,霸道绝伦的向着废墟中的李神通狠狠印了下来。

    “砰!”

    废墟炸开,无数残片犹若子弹,打在了张百仁的身上。

    “嗖!”

    赤练霓裳不愧是叫杨素致死依旧念念不忘的宝衣,碎片虽然狠辣,但却奈何不得赤练霓裳分毫。

    斗笠破碎,一袭红衣的张百仁出现在场中,看着口中喷血的李神通,张百仁肉身化作常色,然后猛然手指颤抖屠龙剑出鞘,诛仙剑意迸射,向李神通恶狠狠的镇压了去。

    “厉害!”此时即便李神通也不得不赞一声张百仁确实手段了得,天下间易骨境界再无敌手。

    “嗖!”

    李神通突破音爆,不敢掠夺锋芒,屈伸拿起一道横梁,掉头向张百仁恶狠狠的砸了过来。

    “混账玩意!”

    看着波动的气浪,张百仁身子在空中转折,然后脚下缩地成寸倒退,没入了沙土之中。

    “砰!”

    怀抱粗细的柱子砸在地上,卷起层层烟尘。

    “可怕!”

    烟尘中张百仁纵身跃起,肉身化作翠绿色,托举着一尊血红色夕阳,细腻白玉般的掌落在了李神通的胸口。

    “砰!”

    李神通不见反应,张百仁却倒飞而出,一条手臂炸开,化作了淋漓血肉。

    惨烈!

    张百仁稳住身子,面无表情的看着李神通,嘴角露出冷然一笑。

    “都督,本官失手坏了都督肉身,还请都督莫要怪罪!”李神通看着张百仁空荡荡的左臂,脸上吊儿郎当丝毫诚意也无:“不过双方比试,刀枪拳脚无眼,都督想来也不会怪罪吧。”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看着李神通:“是极!是极!既是双方比试,当然各凭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