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朝阳老祖的震惊
    感受着那股犹若跗骨之蛆,凝聚不散的力量,源源不断的吸纳着自然之力,将张百仁冰封住。

    张百仁眼中冷光闪烁,体内三阳正法运转:“区区小道,岂能奈我何!”

    太阳之力过处,所有寒冰犹若阳春白雪瞬间消融。

    “大人,您没事吧!”左丘无忌赶紧上前:“可惜叫陈家的那条老狗跑了。”

    张百仁眉毛微微一抖,最后一点寒霜也犹若雨雾般,彻底消散在空气中。

    “无妨!老狗中了本都督一掌,必然殒命!”说到最后张百仁略带迟疑,陈家老太爷执掌了寒冰之力,虽不能化解自己的夕阳之力,但压制住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太阳之力看起来只有火热之力,却不知太阳之力还有时间的属性,时间之力无可消融,无可抵挡!

    “大人,这是从陈家老祖身上击落的!”左丘无忌自怀中掏出一卷兽皮。

    张百仁接过,随即瞳孔一缩,别人或许不识得这兽皮上的上古仙文,但张百仁接受过广成子的传承,如何不识得仙文妙用?

    将兽皮卷起塞入袖里乾坤,张百仁左右打量一眼无业寺的群山:“既然陈家已经了账,那咱们就速速撤退吧!”

    说完后领着一群侍卫下了无业寺,众人上大船连夜走水路,向洛阳城而去。

    自己在太原做下这等杀业,李渊必会参自己一本,太原地界的各路群雄也都义愤填膺,说不得在某些人的唆使下做出什么无脑之事。

    出了太原地界,张百仁松开一口气,此时站在船头,遥遥的看着太原地界原来越远,眼中杀机缭绕:“陈家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太原

    陈家老祖跌跌撞撞回到荥阳城中,来到自家府邸前,却见府邸不远处围聚了一群人指指点点交头接耳,陈家老祖顿时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连忙推开众人,向大院内走去。

    入目处,一具具尸体触目惊心,叫人忍不住呲目欲裂。

    太原城中守卫不断清理着院子里的尸体,瞧见陈家主人走进来,俱都面色沉重的恭敬一礼。

    “谁做的!”陈家老祖咬牙切齿。

    “老祖,家主已经被唐国公带到了李府,勉强保住性命!李大人叫我若遇见陈家之人告知其去唐国公府一行”侍卫恭敬道。

    “唐国公府!”陈家老太爷眼中杀机四溢,充斥着殷红血液,眼睛里红光爆射而出,猩红之气升腾,胸口处的夕阳似乎折腾的更加厉害了。

    唐国公府

    李渊与金顶观的朝阳老祖站在一起,看着池水中逐渐停止折腾的陈家家主,面色阴沉道:“可有办法化解这暗算?”

    朝阳老祖摇摇头,慢慢伸出手掌缓缓压在陈家家主胸口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这不可能!没有人能修炼成三阳金乌大法!我金顶观自从立下道观至今朝已经数百年,三阳金乌大法为至高核心奥义,却无人能参悟其中关窍,怎么会有人修成三阳金乌大法!”

    看着朝阳老祖眼中的不可思议,李渊心中一突:“可有办法解救?”

    朝阳老祖没有回答李渊的话,而是自顾自的打量陈家家主胸前的印记,夕阳殷红如血栩栩如生,眼中露出一抹痴迷:“这是我金顶观至高奥义,如今竟然有人悟透其中关窍,要不了多久我金顶观复兴便在眼下,指日可待。”

    “不知是我金顶观哪位高真出手”朝阳老祖转过头看向李渊。

    李渊面色阴沉:“朝廷军机秘府都督张百仁!”

    “张百仁?这不可能,他如何会我金顶观的至高法诀,大人莫不是弄错了”朝阳老祖一愣:“而且张百仁虽然天资出众,但若说以区区稚子之龄便可以练成我金顶观至高大法,无异于痴人说梦,大人莫非骗我?”

    “那个骗你,就是张百仁出手,也不知道这小贼如何学去了你金顶观的法门,陈家家主可还有救?”李渊道。

    朝阳老祖愣了一愣,随即连连点头:“有救!当然有救!只要取得三阳火符,便可化解这三阳正法的力量,不过当日三阳火符被我金顶观叛徒盗走致使北地大旱,这件事李阀主应该最清楚不过吧。三阳火符就埋在北地地底,只要将三阳火符带出来,陈家家主的危机就算是化解了。”

    “还请老祖施加援手!”李渊郑重抱拳一礼。

    朝阳老祖点点头:“那是自然,不过三阳火符深埋北地,老夫也无可奈何,还要请大人派遣墨家宗师走一遭。”

    朝阳老祖若能拿地底的三阳火符有办法,就不会任由三阳火符沉寂于地底。

    “无妨,此事本官亲自去沟通,所有事情要劳烦老祖亲自动手”李渊道。

    送走了金顶观老祖,李渊赶紧召集太原各路高手,开始商议此次事情。

    其实不单单陈家着急,李渊比陈家的人更要着急,李神通中了一记三阳正法,步了陈家老祖的后尘,你叫李渊如何不心中忧愁?

    太原城中吵翻了天,各大家族对张百仁各种破口喝骂,恨不能将其抽筋扒皮,以宣泄心中之恨。

    涿郡北

    金顶观朝阳老祖与墨家机关高手驾驭着机关兽来到三阳火符沉没之地,朝阳老祖道:“三阳火符便在此地,还请大师动手。”

    “真人客气了!”墨家高手回了一礼,驾驭机关兽扎入地下。

    过了一会才听墨家高手的声音在大地深处传来:“真人莫不是记错了?”

    “没有?”朝阳真人眉头皱起:“这不可能!”

    说完后朝阳真人阳神出窍,钻入大地内不见了踪迹。

    过了许久,才见朝阳真人面色难看到了极点:“果真不见了,这回麻烦大了,如何与李家交代?三阳火符乃我纯阳道观至宝,绝对不能流落在外,还有寒玉更是我纯阳道观诸宝之一,绝对不能遗失。”

    “咱们速速回转太原,这件事我纯阳道观必要追查到底!”朝阳老祖急眼了,金顶观两大至宝丢失,对于纯阳道观来说,损失之大简直无法估量。

    “大人,陈家老太爷来了”李渊正在与洛阳群雄商讨如何制衡张百仁,找机会报复回来,有侍卫走入大厅在其耳边低语。

    “速速请他进来!”李渊眼睛一亮。

    陈家老祖面色难看的走了进来,此时其周身一片血红色,肌肤似乎随时能渗出血水,面色阴沉的走入大厅。

    “老祖!”看着陈家老祖的神态,李渊顿时大惊失色:“莫不是也中了三阳金乌大法?”

    “李大人好眼力!”李渊深吸一口气,眼中满是杀机:“还请大人为老夫做主,那张百仁小儿屠戮我陈家满门,更抢走了无业寺镇狱寒风洞内的宝物,就连老夫也受到那小儿算计,如今生命之力不断流失,要不了三五日便会丧命,还请都督做主。”

    “老太爷莫要慌张,本官已经请纯阳道观的老祖出手,这秘法来自于纯阳道观,不知因何被那小子学了过去,纯阳道观老祖出手,必然轻而易举的化解了伤势。孙思邈真人也在向着此地赶来,老太爷莫要担忧,还是去后院看看家主吧,家主修为及不上老太爷,难熬的很啊!”李渊面色凝重道。

    领着陈家老祖以及各大门阀世家的主事人来到后院,却见池塘内李神通与陈家家主仿佛蒸红了的螃蟹般,周身散发出火热之气,池塘之水为之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