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字据
    纵使心中有诸般种种不可思议,看着眼前的张百仁,朝阳老祖心中不由自主将之前的想法消灭。五年前张百仁才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娃娃,如何能有通天道法自大地深处取走三阳火符以及寒玉。但通过之前的调查,朝阳老祖知道五年前张百仁便已经有了修为,当日洛阳城满城风雨,困仙绳出世洛阳城中风雨连绵天雷垂落,惹得洛阳城中无数修士为之震动。

    五年前张百仁才不过五岁,如何能炼精化气?朝阳老祖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不单单朝阳老祖不可思议,就是所有知道张百仁过往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五岁孩童炼精化气步入道境,说出去骇然听闻!

    “不知二位来此,有何贵干?”张百仁喝了一口酒水。

    “你如何悟透三阳金乌正法关窍的?”朝阳老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如何才能修炼成三阳正法?”

    “机缘到了,自然可以练成三阳正法,机缘不到就算想破脑袋也悟不透其中关窍”张百仁老神再也。

    “关窍几何?”朝阳老祖面色闪烁。

    “不可说!”张百仁摇摇头。

    朝阳老祖顿时气结,他是觉得张百仁故意隐藏真相不肯告诉自己,不愿将秘密吐露出来。

    “陈家有何罪责,你居然屠灭陈家满门老小,你如今剑走偏锋,在左道的路上越走越远,终究有朝一日会堕入左道!”朝阳老祖痛心疾首:“你还是早早悔悟吧!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张百仁眼睛眯起:“是吗?老祖以为我剑走偏锋,但我心中清楚自己要走的是什么路。大隋欲开万世基业,非要有人做刽子手不可。”

    朝阳老祖无语,手指指着张百仁不知该说些什么,过了一会才道:“陈家家主虽然在湘南算计你,但陈家孩童何其无辜?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还是早早将李神通、陈家父子的印记化开,也算是为你赎罪了!”

    “嗯?”张百仁拉长鼻音:“这是本都督的事情,老祖怕是管不到本都督头上,本都督如何行事,不劳烦道长关心!”

    虽然知道眼前男子极有可能是自家便宜爷爷,但张百仁丝毫面子也不曾留,言语中锋芒十足。

    “都督,朝阳老道的话你听不进去,那我且问你,你曾答应过贫道闭关五年不得踏入江湖,可还做的数?”孙思邈站出来,面带阴霾的看着张百仁。

    “作数,自然作数!待我料理了朝廷的不安因素,在去闭关也不迟”张百仁笑眯眯的看着孙思邈。

    孙思邈气急:“都督好生无赖,故意拖延时间诓我,你今日必须给我个准确时间不可!”

    瞧着气急败坏的孙思邈,张百仁到也知道自己不厚道,只能厚着脸皮道:“或许一年,或许两年,总归不会拖延个三五年,真人放心吧,本都督也并非那种蛮不讲理之辈。”

    听着张百仁振振有词的话,一边孙思邈气结,指着张百仁许久无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真人息怒,气大伤身啊!”张百仁苦笑着道。

    “简直是……孺子不可教也!”孙思邈指着张百仁,却没有任何办法。眼下张百仁势大,得了朝廷正统之名,孙思邈虽然闲云野鹤,与李家关系亲近,但并非对大隋有敌意。更何况眼下大隋气势正盛,就算见神不坏胆敢跳出来作乱,也唯有死路一条。大隋并不缺乏强者,贺若弼不也是被杨广下令击杀了吗?

    大隋资源无数,天下各路天骄任凭挑选,高手没了再造一批就是了,没什么好惋惜的!大隋缺的不是高手,而是大局观的掌舵人。

    孙思邈气结,一边的朝阳老祖看着张百仁,面色阴沉不定,过了一会才道:“百仁,虽然没有明说,但咱们之间却也应该并不陌生,三阳金乌大法乃我金顶观至高心法,你与我如此关系,练成此法诀乃我金顶观幸事,绝不会有任何人追究,只是……。”

    “只是如何?”张百仁喝了一口酒浆,手指轻轻敲击着膝盖,眼中迷醉,酒气喷涌向着对面的金顶观老祖卷了过去。

    “只是你还需写下关于三阳金乌大法的感悟,若我金顶观有人能练成三阳金乌大法,威压天下道观,一统乾坤指日可待!”朝阳老祖目光灼灼的看着张百仁。

    “哦?”张百仁上下打量朝阳老祖,朝阳老祖看着张百仁身后阵型整齐,队伍森严的众人,连忙道:“当然,老夫也不能白要你的东西,金顶观各种资源,都会尽数倾注到你弟弟的身上,不知你以为如何?”

    打量朝阳老祖许久,张百仁深吸口气,也知道自己修炼了金顶观的至高法门,日后必然麻烦不断,倒不如今日趁机做个了断,虽然眼前之人和自己血脉关系很深、很深。

    “只要我写下感悟,关于三阳正法之事日后金顶观再也不会有人找我麻烦?”张百仁看着朝阳老祖。

    朝阳老祖连连点头:“不错,只要你写下感悟,日后不会有人追究你修炼三阳正法之事,日后三阳正法你可继续修炼,继续使用。”

    “所有资源都会向我弟弟倾斜”张百仁重复了一句。

    “那是当然,只要你写下感悟,金顶观所有资源任凭你弟弟取用”朝阳老祖道。

    “口说无凭,不如立下字据如何?今日恰好孙真人在此,咱们请孙真人做个见证”张百仁眯起眼睛。

    朝阳老祖一愣,看着面色正容的张百仁,露出苦笑之色:“都说亲兄弟明算账,你小子果真精明的很,只是有些精明过头了,凭咱们……我能坑你吗?”

    张百仁笑而不语,对身边的侍卫道:“取笔墨来。”

    有侍卫端着笔墨,张百仁提起狼毫笔,挥腕泼墨于纸上,但见剑意冲霄似乎能斩开无尽虚空中的天庭。

    挥笔写下文书,看向了朝阳老祖与孙思邈:“老祖请!”

    朝阳老祖无奈,强行忍住冲霄剑意,挥笔在纸上写下了自家的名字,并且留下印记。

    单单凭借纸上的剑意,便可震慑那些阳神之下的修士,可以说此时纸张浸染了张百仁的剑意后,已经化作了一部剑典。江湖草莽得之,必然会一跃成为天下屈指可数的剑道高手,江湖中剑仙侠客得到,必然可以得窥至高武道境界,窥视传说中的剑道至高之境。

    “孙真人,做个见证吧”张百仁笑眯眯的看向孙思邈:“孙真人放心,要不了多久本都督便去闭关,绝对不会在江湖上继续晃悠。你也知道大隋江山风雨飘摇,内有门阀世家作乱,上有天宫法界不和,外有异族虎视眈眈随时有可能会南下牧马,践踏我中原儿女。若大隋乱,则天下乱,黎明苦不堪言,虽然修道之人可以趁机而起,篡改长生法则,但苦的却是黎民百姓。”

    说到这里,张百仁猛然一拂衣袖,霸气冲天:“我张百仁虽然年幼,但却也知规矩二字,大隋如今国富民强,现如今日子来之不易,当今天子虽然急功好利,性格燥虐,但只要给我十年时间,本都督必然还天下一个大同世界!我虽然不及弱冠,但却也敢为天下先,不管是谁胆敢作乱大隋,还需问过我张百仁手中的长剑。修行之人自诩为高高在上,不将黎民百姓放在眼中,视众生为蝼蚁,我张百仁决不答应!”

    ps:今天第三更,感谢“zl大帝”的打赏,大家不要打赏了……貌似欠账有点多啊。明天开始盟主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