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五十章 大锅炖了
    并非每一个佛家僧人都是光头,事实上在佛家传入中土之前,人家可都是有头发的,不见释迦摩尼脑袋上顶着一个个大疙瘩吗?

    自中土后,佛家遍地开花,教义衍生,方才出现大乘佛教与小乘佛教。

    出现苦行僧与寺庙僧人!

    何为出家?

    并非你在寺庙里就是出家了,那只是肤浅的表层含义。

    白莲教当年便是唐朝时佛家形成的组织,此时距离历史上的李唐王朝不知差了多少年,自然不会有白莲教,但或许该有了白莲教的雏形。

    “佛家莫非暗中发展了白莲社,逐渐积蓄力量,准备反扑?湘南俱都是本土高手,乃塞外蛮夷之地,为中土高手所不屑,所以佛家打算从湘南发展不成?亦或者不单单湘南,而是白莲教已经在大隋暗中不断积蓄实力”张百仁忽然想起了一个可怕的结果,历史上李唐十三棍僧救秦王,于是方才有了佛家大兴,少林寺的崛起,佛家与道家并驾齐驱。后有白莲教出世蛊惑世人,看起来到有些像佛家手段。

    “佛!”

    张百仁在白纸上写下一个‘佛’字,仔细端详许久后摇了摇头,将其放在青灯下点燃。

    “都督,再有三日便可到达湘南地界,还请都督早做准备”左丘无忌手中拿着一份密信走了进来:“当初暗算大人的地方有一尊强大神祗,唤作:‘漠河’,执掌附近三百里山脉,算得上当地最强大的神灵之一,执掌流沙之力,端的厉害。当初突然天崩地裂将大人陷入地底,必然有此神灵暗中做手脚。”

    “漠河!”接过左丘无忌递过来的密信,张百仁眼睛里满是杀机“大船直接开往衡阳,待本都督诛杀了那漠河,再去衡阳官府问罪也不迟。”

    上次张百仁被人坑害之地,乃是衡阳的一座不知名大山,属于那种荒无人烟之地,要不是白帝府邸出世,即便哪里风水不错,也不会有人发现。

    大船直下,三百艘朱红色大船顺着水流,直接向衡阳而去。

    路过有各地水师,遥遥见到军机秘府的旗帜后,立即纷纷上前讨好,却被军机秘府督尉斥退,只见那军机秘府的三百艘大船气势汹汹直接向着湘南不知名山川而去。

    白帝府邸遗址

    某一处虚空内,一位身形高大的神祗与李昞相对而坐,此时那神祗面色阴沉,李昞手指敲击案几:“漠河,白帝府邸你不能在呆下去了,还是早早撤离的好。张百仁的性格没有人比老夫更了解他,简直睚眦必报,上次咱们暗算他,却被其逃出生天,这小子绝对不肯善罢甘休。”

    “赔本了!本以为能杀了他,却不曾想居然真的有白帝府邸出世,这小子定然得了白帝传承,才能自白帝府邸内冲出来!当年李大人承诺本尊再增添八百里统摄神土,如今张百仁气势汹汹而下,李大人有何教我?”漠河攥着杯子,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昞。

    李昞面色阴沉不定:“前些日子有密探来报,这小子在洛阳城中惹得满城风雨,闹出好大动静,也不知道炼制了什么宝物,居然有天雷垂落为之锻造。如今这小子大张旗鼓南下,想来那件宝物便是对付咱们的底牌所在,不然这小子如何敢这般嚣张南下?湘南地界是休想太平了,你还是早早离去吧,老夫在天宫中为你谋了一件好差事,你暂且在天宫中避避风头,待这件事过去,再回来继续当差也不迟。”

    “也只能如此了,只希望白帝府邸不要出现什么意外”漠河阴沉着脸。

    正说话间,忽然只听外界传来一阵焦急的呼喝:“山神!山神!张百仁的大军到了!张百仁的大军到了!”

    “怎么速度这么快?”

    李昞与漠河惊得齐齐坐起身,一双眼睛死死看向了法界外,远处涛涛杀机向白帝府邸逼近。

    “待我去收拾一些宝物,遣散了手下的儿郎”漠河对着李渊焦急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去理会那些歪瓜裂枣,那些破铜烂铁也别要了,这小子会缩地成寸,一旦走晚被其吊住,唯有死路一条”李渊抓住了漠河的手臂,瞬间化作流光遁了出去。

    “等等……”漠河还要在说些什么,已经被李昞拽着消失在虚空中不见了踪迹。

    朝廷大军气势汹汹,所过之处山野妖怪纷纷退避,众人顺着水路直接来到白帝府邸,湘南别的不多,就是水域河流多的数不胜数。

    “封锁白帝府邸所有河道,但凡发现妖兽,若肯乖乖束手就擒也就罢了,若敢顽抗格杀勿论!”张百仁声音冷厉。

    妖,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妖也分三六九等。

    比如说是兔子、野鸡、鱼等妖怪,即便是成了精,化作妖怪,也未必是普通壮汉的对手。

    就像一只兔子永远都打不过一个人,即便这个兔子懂得了一些道行。

    同境界门槛下,人类算的上是上流种族。

    一声令下,大船开播,一张张天网洒下,封锁了周边所有河道,惹得无数山野精怪暗中窥视。

    有湘南本土高手听到动静或者提前听到消息,俱都站在远处观望,暂时没有插手的打算。

    “此方山水河神何在?”左丘无忌站在船头喊了一声。

    一言落下,河面无语,群山寂静。

    “十个呼吸,若没有人问答,所有妖兽、精怪斩尽杀绝,一个不留!”张百仁端着茶盏站在船头,一袭火红色赤练霓裳,在阳光下不断飞舞,仿佛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一”

    “二”

    “三”

    “……”

    左丘无忌面无表情的开始数数,手掌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刀柄上,眼中杀机开始酝酿。

    “大人且住,小老儿来回答都督的话”一只螃蟹精面色紧张的走了出来。

    “此地山水河神何在,我家都督叫其出来问话”左丘无忌横门冷对螃蟹精。

    “老夫乃水府内的档头,此地山神也好,水神也罢,方圆三百里都是我家大人的神域,此地唯有我家大人一位至高尊神”螃蟹精面色恭敬道。

    “你家大人呢?”张百仁磕着茶碗。

    “我家大人听闻都督到来,就在刚刚已经逃走了!”螃蟹精恐惧的道。

    “逃走了?”张百仁眼睛顿时眯起:“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此地方圆三百里内漠河的所有亲信俱都指认出来,饶尔等一条生路。修行不易,这是尔等唯一的机会,若指认不完全又恰恰被我发现的话……所有妖兽尽数屠戮干净下锅炖了。”

    话语落下,有军机秘府侍卫在岸边架起滚滚油锅,一双双眼睛看向了河水里的鱼虾,露出眼馋之色,瞧得那鱼虾心中憋屈,但却不敢反抗,只能硬生生忍了。

    “现在开始,便指认吧!”张百仁放下茶盏,背负双手立在船头。

    一言落下,河水一片寂静,左丘无忌像极了反派里的狗腿子:“怎么,没有人肯指认吗?那就将所有水妖屠戮一空,斩尽杀绝。”

    “大人切慢,小老儿指认那水府大将军乃是水神嫡系,还有其麾下一队人马,也是水神嫡系”眼见着左丘无忌手掌即将落下,大螃蟹赶紧开口指认,顾不得什么道义同族,顾不得往日交情,还是活命要紧。

    “来人,将那大将军以及水神的嫡系部队斩尽杀绝,全都下锅炖了!”左丘无忌舔了舔舌头。